話說古時候,我村有個胡財主,雖長的一幅好面相,卻為人刁鑽、刻薄、狡詐。常常幹些坑蒙拐騙見不得人的勾當,掙得了萬貫家財。雖如此,卻有不順心的為難事。他膝下有一獨生子,娶了個嬌滴滴的媳婦兒。只要一提起兒子兒媳就會把他氣得夠嗆。怎麼回事呢?兒子嗜好賭博,兒媳懶惰又好吃,按常人講,兒子兒媳好吃懶做不成性。

胡財主的兒子兒媳好吃懶做不成性(圖片來源:Pixabay)

為了眼不見心不煩,在村外買了一塊地,蓋了一座院落,準備讓兒子兒媳居住。房子蓋好了,讓兒子兒媳倆人搬到新家去過日子。天有不測風雲,沒想到,小夫妻二人剛搬過去,當天夜裡就衣衫不整地從新家慌慌張張地逃出來。原來裡面鬧鬼,可把二人嚇壞啦!從此,新家空了起來,賣又賣不了,住又不敢住……這又成了他的另一塊心病,咳—— 

時日不長,胡財主得個促病死了,不久老伴也隨他去了。好好的一個大家主兒就落在了不成性的兒子兒媳手裡。起初兩人還挺高興,哪個逍遙喲,哪個自在喲!該大吃就大吃,該大喝就大喝,該賭就賭,總之該出手時就出手……

好景不長,父輩留下的財產被兩人揮霍的乾乾淨淨,這下傻了。他們又把主意轉到那鬧鬼的新家身上,想歸想,沒人買,人家總是說,甭說用錢買,白給都不要。是呀,誰敢跟鬼住一塊呢?後來,請到一位相士,為他測字算卦。相士告訴他,只有等機會把那新家白送給別人,人家又敢在此居住的話,才能化解目前的困境。

等過了些日子,村裡來了倆個逃荒人,一男一女夫婦倆。眼見天色將完,二人要找落腳處。他聽說後,趕緊前去找到那逃荒人,說:「我家有一處院子,就是鬧鬼,你們要是不怕鬼敢住的話,我分文不要,就把它送給你們啦。」起初,人家不信,後經村裡的鄉親作證,兩逃荒人才信意為真,不得已,住到那裡,打算安家落戶。 

王石安慰妻子: 「怕啥?身正不怕影子斜。(圖片來源:Pixabay)

這兩個逃荒人男的姓王名石,村裡人就叫他們王家夫婦。當天晚上住後,妻子聽說這裡鬧鬼,有些害怕,直往男人懷裡鑽。王石一個勁的安慰:「怕啥?身正不怕影子斜。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說歸說,他心裡也有點玄,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鬼啥樣,聽說怪嚇人的,要真是那樣……想著想著,他的後背也起了涼意。

正在王石忐忑不安之際,突然,本來沒有風的天氣,院子裡就像颳起了大風一樣,「嗚——嗚——」響了起來。鬼來了!嚇得妻子更是往王石懷裡鑽,王石的脊樑溝里直冒涼氣,心裡嗵嗵起來。他強打精神,堅持著。忽然,有聲音在窗外響起:「終於把這家主人給等來了,我倆也該回去交差啦。」「哪咱們是否向該家主人告個別?」「可別,瞧咱倆這長相,要把人家嚇壞了,閻王怪罪下來,咱們這當小鬼的吃不了兜著走!」「那好,咱倆回去交差去。」不一會,外面風平浪靜,寂靜無聲,一切靜悄悄……王石一夜沒睡,窗外那倆小鬼的談話讓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僅僅明白,小鬼是說,他是這家的主人,可又為什麼呢?

次日一早,外面不遠處聚集了不少鄉親,都來看熱鬧。這個說,「昨天夜裡準把二人嚇個夠嗆,那有不怕鬼的!」那個說: 「可能嚇的沒到半夜就逃跑了。」有的還說:「是不是嚇死啦?」總之講啥的都有。王家夫婦從家裡一出來,人們蜂湧而至,圍上去問這問那,詢問端由。王家夫婦微笑不答,只是說,以後就在此安家落戶了,望各位相鄰照顧。

上午,王家夫婦收拾院落,清理房舍。在某隱秘處發現了一個封口小甕,打開一看,好傢伙,原來是一甕銀元寶!當下夫婦二人商議,這錢財不是自己的不能竊為己有,應該歸還胡家夫婦,於是夫婦倆抬上那甕銀元寶前往胡家送去。

且說胡家夫婦正在家裡高興呢,鬧鬼的房子終於有主了,這下我們又有好日子過咯!這時,王家夫婦來到家裡,等人家說明來意,把胡家夫婦樂了個半死。等王家夫婦走後,胡家夫婦打開甕蓋一看,氣了個半死。原來甕裡面哪來的元寶呀,盡是一些石頭塊。胡家夫婦怒火衝天,怒不可懈,抬起那小甕直衝王家而來。他倆衝到王家牆外,也不進門,從甕里拿出那一塊塊「石頭」狠狠的向王家院中丟去。一邊丟一邊嚷:「給你家這銀子,給你家這銀子……」

王家夫婦正在屋裡忙呢,聽到響聲,出來一瞧,只看見一錠錠銀元寶打牆外飛進來,落在地上。等胡家夫婦罵夠了、走了,王家夫婦還在納悶呢⋯    

晚上,王石做了個夢,夢到父親來了,父親對他說:「吾兒,今個白天發生之事為父一清二楚。莫為這甕元寶為難,他應該是你的啊。」王石不解,問其原由。父親便將其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原原本本道了個詳細。

原來,父親王員外是個精明能幹又心地善良之人。憑著自己的能耐幹出了一番事業,在當地成了很有名氣的大財主,因為人厚道,樂於助人,被百姓送個綽號:王大善人。一次,在生意上結交了一位胡姓朋友。二人相識後,越談越投緣,越談心越貼,後來結拜為異姓兄弟,成了無所不交的好友,於是二人合夥做起生意。常言道,人逢喜事精神爽,生意做的很紅火。可是好景不長,那胡員外起了歹心,把二人做生意的老本席捲而逃。父親忍受不了打擊,氣的吐血而死,不久母親也相繼而去。父親又告訴他,這家院落和這甕元寶正合胡員外偷拐的咱家錢財的數目,不必推辭,理當享用,受之無愧。

這時王石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父親含恨而死,並在母親也死後,本地發生大旱災,莊稼顆粒不收,落的到處逃荒的根由了。

從此,王石夫婦在我村落戶,他們用自己應得的家財過起了幸福安康的日子。讓人羨慕的是,他們的光景如有神助般的越來越興旺。他們時常發善心周濟日子拮飢的窮人,當然也忘不了胡家夫婦。可喜的是,胡家夫婦在王石夫婦的影響和帶動下,改掉了很多舊習,漸漸的也會過日子了。雖說不太富裕,卻也能過的去……

這正應驗了老百姓常說的話:是你的東西丟不了,不是你的別爭,爭也爭不來。老天有眼,神目如電,看來還真是這個理。

******

轉自~新三才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