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大地上,夸父他是最高大的人;有著最強健的身軀,最充沛的力量,和一雙最結實的腿。他一腳跨過就是幾百里遠,山林川海,盡在腳下。每一個人看見他時,都要舉頭仰望。         

    

「哼!人們簡直就像群螞蟻一樣!每天忙呀忙的,到處亂竄!」而這些工作,他只要隨便出點力氣,就可以一次全部完成了!                 

    

夸父總是覺得寂寞,沒有人比他長得更高,沒有人比他看得更遠;當然囉,一定也沒有人比他更聰明智慧!他不禁沾沾自喜起來。直到那一天,一個農夫抬起頭,竟然不是仰望他,而是在仰望比他更高的太陽。

    

「晚安,太陽啊!感謝你又照顧了我們一天!」農夫喃喃自語。      

   

耳邊忽然揚起一陣歡快的樂聲,原來是腳下的事物;那些花草,那些樹木,那些河流和沙石,那些鳥獸昆蟲們,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隨著農夫的感謝一塊兒唱起了讚頌太陽的歌。

夸父抬起頭來,生平第一次仰望比他更高的東西。

    

太陽,這個不說話的老小子,居然搶了自己的風采!        

    

有什麼了不起的呢?這個老傢伙!每天早上總是看他不疾不徐地從東邊山底不知道哪裡冒出來,慢吞吞一副走不動的樣子,花整個上午才能挨到中間那座山的山尖上;接著沒待多久,就又晃呀晃地下山了;一入夜便氣喘噓噓,躲到西邊不知道哪個地方窩起來睡覺。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就是會放點兒光罷了,我一腳便可以跨到他前面去!」夸父心想,「不如把這老傢伙抓來,以後就由我來幫人們照亮吧!我可比這有氣沒力的老傢伙能幹多了,到時人們想怎麼亮光我就給他們怎麼亮,還可隨我意調整高低哩!」

夸父追日(圖:翻攝自網路)    

念頭一起,夸父興奮地幾乎睡不著覺。才一天亮,就看見太陽又遠遠地從東邊冒出來了,夸父想也不想,隨手提起一根手杖便追向前去。

「嘿,老小子!你別忙了,我來代替你吧!」夸父一腳跨過了一片森林。

    

太陽還是慢吞吞的,沒有答話。看來馬上就可以追上了。

    

「嘿,你別走了,停下來歇歇吧!你跑不過我的!」夸父輕鬆地攀過了一座山。

    

太陽仍然慢吞吞地走著,卻還是看起來那麼遠。

    

「怎麼會這樣?」夸父開始感到吃驚。

    

他不再說話,全心全意奮力地向前奔跑。很快地,奔過了一座一座山,穿越一片又一片森林,跨過無數條溪流甚至大江。

大地開始震動,夸父追逐太陽的事很快傳遍了所有的地方。

「看呀,是夸父呢!他跑得真快!」一朵雲飄過。

夸父正想歇歇腿,突然間不覺得累了。

    

「啊,是夸父呢!他真強壯,一定很快就可以追上太陽!」一條小溪輕唱著。

    

夸父正要喝水,轉念一想,還是先追上再說吧!

    

「喔,夸父!」一隻鷹飛過,看了他一眼。

   

 夸父的眼睛被興奮模糊了。

    

「所有的人都在注意我夸父!」

   

 夸父不休息,不飲水,也不再能看見其他的景物,他的眼裡只剩下太陽。

「這個老小子,這個老小子,慢吞吞得怎麼走那麼快?」他不能停下來,也不能思考,他每一秒鐘都在逼近太陽。

「下一秒,下一秒就會追上,我不可以功虧一匱!」每一秒鐘太陽都像要觸手可及了,他不能停,千萬不能停下。

  

夸父拚命地追,拚命地追;天慢慢黑了,太陽減弱了光芒,仍是不疾不徐地向下滑,終於距離愈來愈近,愈來愈近,也愈來愈大…愈來愈大…夸父一腳踏進了太陽的光圈中!

呈現在面前是如此巨大的景象;他從來不知道太陽是如此壯觀,如此驚人,如此偉大!

「原來這個老小子,他只是不愛顯示自己罷了。」

    

夸父突然失去了最後的勇氣,他感到慚愧充滿內心,一下子仆伏倒地。

    

「啊,好熱!」

    

太陽的力量原來是如此可怕!「以前我只是遠遠看著,從來不懂得去尊敬!」夸父全身像火燒一般,喉嚨一陣乾渴,他想起一路上只顧著追趕,竟忘了最重要的自己。

    

他轉過身來,提起最後的力氣,奔向一切有水的地方。他撲向前去拚命地喝,喝乾了一條江,喝光了一條河,喝完了滔滔的渭水和黃河。

「還是渴啊!好渴啊!」這些竟然仍無法解決他的乾渴!

夸父撐起身子繼續往前,他要尋找下一個水源;記得北方還有一片大澤不是嗎?他拖著沉重的腳步向前邁去…快,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夸父終於不支倒地。

平靜和喜悅,在放下一切之後。

    

躺在地上,繁星滿天;漸漸地,月亮也沉了,太陽的光芒灑在身上,卻不再熾熱。

    

啊,天又亮了!是這樣地輕鬆,這樣溫暖。

夸父的身體染成了金色,與太陽融合為一。

原來只要靜靜地仰望,拋下成見與自私,就可以分享到這些光芒(圖來源:Pixabay)

原來只要靜靜地仰望,拋下成見與自私,就可以分享到這些光芒。而他偏要親手去操控,真傻!

夸父安祥地闔上了眼。他的手杖變成一片森林,為所有因追逐而乾渴的人遮蔭。

請告訴他們,我曾經因為一個念頭,遮住了單純清醒的心。

來源~新三才

(責任編輯: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