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貞觀十五年,也就就是西元641年,文成公主在江夏王李道宗(太宗族弟)和吐蕃迎親專使祿東贊的伴隨下,離開長安,前往吐蕃。                       

松贊干布本人則在柏海(今青海瑪多)親自迎接,謁見道宗,行子婿之禮後,與文成公主一同返回拉薩。文成公主在吐蕃生活了近四十年,始終備受尊崇。         

據《吐蕃王朝世襲明鑒》等書記載,文成公主進藏時,禮儀極為隆重、隊伍非常龐大。唐太宗給予的嫁妝中,錦緞綢衣、金銀玉器等各式珍寶自然少不了。            

文成公主也帶去了中國的營造工技著作、百種治病藥方、醫學論著、醫療器械,還有各種穀物、種子等。

而其中最重要、數量也最大的就是釋迦牟尼像、金玉書櫥等360卷經典。

西漢公主嫁給匈奴單于時,還不准攜帶桑蠶種子、絲綢、瓷器等器物。到了唐朝,瓷器、絲綢的製作技術還是由官方壟斷。但文成公主卻帶了大量ㄉㄜ攜帶到青藏高原,這本身就是朝廷的恩寵與信任。

文成公主帶來的漢族樂師們開始履行職責,他們十分賣力地為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演奏唐宮最流行的音樂,音樂舒緩優美,使松贊干布大有如聞仙音的感覺(圖片來源:Pixabay)

待生活安定下來後,文成公主帶來的漢族樂師們開始履行職責,他們賣力地為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演奏唐宮最流行的音樂,音樂舒緩優美,使松贊干布有如聞仙音的感覺,他對樂師和音樂大加讚歎,並選了一批資質聰慧的少男少女,跟隨漢族樂師學習,使漢族的音樂漸漸傳遍了吐蕃的領地,流進了吐蕃人的生活中。

一同前來的文士們也幫助整理吐蕃的有關文獻,記錄松贊干布與大臣們的重要談話,使吐蕃的政治有了明確的文字記載、朝政體系。                  

松贊干布很是滿意,又命大臣與貴族子弟拜文士為師,學習漢族文化,研讀他們帶來的詩書。一批又一批的吐蕃貴族遠赴長安,進入唐朝,研讀詩書,將漢族的文化帶回吐蕃。

文成公主帶到吐蕃的農技人員把從中原帶去的糧食種籽,播種在高原的沃土上,然後精心地灌溉、施肥、除草,等到了收穫的季節,那豐碩的莊稼,驚人的高產,讓吐蕃人瞪讚嘆不已。

吐蕃人雖然也會種植青稞、蕎麥之類的作物,但因不善管理,常常是只種不管,所以產量極低,這也使得他們不得不佩服唐朝發達的種植技術。

徵得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同意後,農技人員向吐蕃人傳授農業技術,使他們在遊牧生活中還能有穀物可以收割。尤其是把種桑養蠶的技術傳給他們,吐蕃也逐漸有了自製的絲織品——這項技術是跨時代的創舉。

唐太宗駕崩後,太子即位,是為唐高宗,他授松贊干布為駙馬都尉,封西海郡王,並派特使送去大量的金銀、絹帛、詩書、穀種,並為文成公主送去了飾物和化妝品,以嘉勉她和親撫蕃的功績。

松贊干布因之上書謝恩,並忠心地表示:「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勤兵赴國除討。」

並獻上珠寶十五種,請代置太宗靈前,以表哀思。

唐高宗對松贊干布的忠心十分感動,又晉封他為賓王,更賜彩帛三千段;吐蕃使者到長安後大開眼界,趁唐高宗高興之際,向他請求賜給造酒、碾米和製造紙筆墨硯的技術,唐高宗都一一答應了。

大唐王朝與吐蕃的關係,在文成公主的關係下,至此已到了水乳交融的頂峰。

大唐永徽元年,也就是西元650年,松贊干布去世後;文成公主一直居住在西藏,並深受百姓愛戴。她曾設計、協助建造大昭寺和小昭寺。

在她的影響下,漢族的碾磨、紡織、陶器、造紙、釀酒等工藝也陸續傳到吐蕃;她帶來的詩文、農書、佛經、史書、醫典、曆法等典籍,促進了吐蕃經濟、文化的發展,加強了漢藏兩國的友好關係。

文章來源:新三才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