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院長陳其南甫上任提出「故宮台灣化」,隨即占據媒體版面引發爭議,他坦言的確想要帶來衝撞,因為「有爭議才會意識到這個問題」。

陳其南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坦言:「第一次記者會要有一些衝撞,雖然大家會擔心我莽莽撞撞,但就因為有爭議、擴散力就很大,才會立刻意識到這個問題。」

陳其南認為,引起爭論是好的,兩岸可以辯論這個問題,只要不打起來就好,文化領域、意識形態領域的爭論,大家不用太緊張,越是去談它、吵它,大家各自有立場,但至少有溝通、有對話,吵架也是對話的一種。

陳其南把故宮定位為具有學術研究性質的博物館,他表示,博物館跟身分認同、公民意識、國家共同意識是緊密連在一起,若是從學術觀點來看國家認同與國家博物館的定位,故宮跟一般台灣其他博物館性質就不太一樣,「故宮跟中國、台灣、近代台灣史政治糾葛很嚴重」,若是要談故宮的未來,不得不去談「台灣化」的問題。

台灣社會普遍已認為「故宮是台灣的」,但陳其南認為,對於台灣人來說,不見得每個人都能了解、接受故宮文物是因為國府播遷來台的歷史。

先前他之所以提到「台北故宮是北京故宮的飛地」,是想要強調故宮今日尚未台灣化,是需要經過一個努力調整的過程,讓台灣人接受故宮是台灣的故宮,目的不是要歸還文物,目的是要讓故宮文物、故宮這個體制讓台灣人認同。

陳其南舉例,法國羅浮宮、大英博物館都與歷史發展緊密相關。羅浮宮與法國大革命有關,是法國從帝王封建體制邁向民主自由平等的一個象徵,因此羅浮宮典藏品從屬於王公貴族的收藏,變成為全民所有。

即使是大英博物館,雖然包含著大英帝國殖民主義的收藏,但也隨著時代變遷,轉型成了公民化的觀念。陳其南認為,世界級博物館之所以偉大,是建立在帝國主義滅亡或殖民主義退場後的公共化。

陳其南認為,實踐「故宮台灣化」可透過策展的方式來深化,透過策展人的專業,從展覽深化故宮文物與台灣的連結,「文物不是死的,是活的,要怎麼樣把文物變成活的,要靠策展人」。

他直言,台灣許多博物館的策展都是由館內研究人員策劃,外界很有整合、很有創意的進不來,就會回到傳統策展觀念,生態就死掉了。應該要鼓勵外面的策展人也進來策展,「不只故宮,應該很多博物館大家一起來想辦法催生」。

學者出身的陳其南笑說:「我對學術的東西比較有興趣。」他到故宮後,最大心願是希望能再提升故宮的研究及出版水準,要隨著時代潮流與時俱進,不然會越來越落後。

未來他也希望能在故宮多舉辦學術性活動、博物館之間的交流論壇,以大館帶動小館的方式,讓故宮變成是台灣文化思想散發中心。

他也不排斥和中國的博物館或北京故宮交流,他說:「跟對岸我們都很開放,別的問題可以很忌諱,但博物館的問題、文化的問題,你不去參與、不來往就是輸的一方,有機會就會互動、對話。」

近日台中市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因中國打壓而遭停辦,中央社記者詢問,陳其南上任後提「台灣化」,是否擔心未來故宮在與國際博物館交流受影響。陳其南說:「國際之間也不是看不清楚問題、或是沒有意識到我們的狀況,他們都清楚我們的狀況,這一點不會引起問題。」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