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咸豐年間,鄞縣新來了一位知縣,名叫段廣清,字俊明,安徽宿縣人,舉人出身,為官清正廉潔,經常深入民間察訪民情,深受百姓的愛戴。              

民間流傳他的「巧斷斃雞案」,案件雖小,但影響廣泛,並被載入《清朝野史大觀,清人逸事》中。

此事發生在段廣清到任後不久,他微服察訪,來到城隍廟附近。             

看到一間米店門口,團團圍了2、300人,發出一片喧鬧之聲,忙叫隨從前去詢問。不一會,隨從帶來兩人。那兩人已從隨從口中得知段廣清身份,立刻俯伏在地,口稱:「青天大老爺,為小民作主。」

段廣清叫他們兩人起身說話。只見一個是農民打扮的鄉下人,面帶愁容;一個是頭戴瓜皮小帽,身穿青綢衫褲,臉露狡黠的生意人。

那個鄉下人開口說:「稟告大老爺!只因父親患病卧床,小人一早來鄞縣城裡抓藥,心急慌忙,在米店門口不小心踏死一隻小雞,店老闆要小民賠償九百文錢,而我袋中只有為父親抓藥的三百文錢。我家裡又哪裡能拿得出這麼多錢?因此才吵了起來。」

段廣清聽了即問:「唉!一隻小雞難道真的值九百文錢嗎?」

鄉人回答:「店老闆說,這隻小雞,品種良好,只要餵養二、三個月,就可重達九斤。按市價計算,一斤雞可賣一百文,九斤的雞就可賣九百文,因而索賠九百文。小人無力賠償,求大老爺作主。」

段廣清回頭問店老闆:「此話當真?」

店老闆察看段廣清臉上並無慍怒之色,就回答:「大老爺!小人的雞確實特別,求大老爺公斷。」

此時,周圍觀看的人越來越多,段廣清說:「果真如此,索賠之數也不過分。」

鄉人聽段廣清此說,急得淚水直流,說:「縣老爺!我不是違抗不從,實在是無法湊足此數賠償啊!」

段廣清說:「賠錢不足其數,也可典衣作押。本官念你有一片孝心,與你湊足此數。」

鄉人聽了雖然感到委屈,但也無可奈何,只得聽命,脫了布衫典押換得三百文錢,連同身上的三百文錢,共六百文錢,全部交給店老闆。         

還差三百文,段廣清叫隨從自包裹中取出三百文,補足賠款,交與老闆。

周圍觀看的百姓見段廣清如此判決,都十分不平:「一隻小雞居然要賠九百文錢?糊塗縣官竟也信以為真。」

這時,大街上的人越聚越多。

俗話說:『斤雞斗米』,飼雞一斤需米一斗。現在小雞已死,不再飼養,不是替你省下九斗米,對不對?(圖片來源:Pixabay)

當店老闆拿了六百文銅錢,眉開眼笑,叩謝段廣清後,準備起身回米店時,卻被段廣清叫住:「且慢!」

「本官只判了前半段,還有後半段未判。你說你這雞三個月可養至九斤,但如今尚未長到九斤,俗話說:『斤雞斗米』,飼雞一斤,需米一斗。現在小雞已死,不再飼養,不是替你省下了九斗米,對不對?

今天他既然賠你九斤雞的雞錢,你也應該將省下的九斗米還給他,才算公平合理。」

群眾不禁暗地叫好,大讚:「段大人實在是包公再世,判得讓人無話可說。」

店老闆哪裡敢說不,只好派人取來九斗米,賠給農人,要知道九斗米的價錢,是九百文錢的好幾倍,店老闆真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心疼不已,只好悶悶不樂的回到店裡,氣了整整三天三夜。

 

文章來源:看中國

(責任編輯:鈺唐)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