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說的是,北宋年間包拯為官時發生在民間的一件事。    

有個村莊住著一個10來歲、腿患殘疾、父母雙亡的孩子,生活十分困苦,都靠鄉鄰施捨或乞討活命。這個村子的前面有一條河,往來的人都需要涉水而過,隊上了年紀的老人十分不便,每當河床漲水時,更是無法通行。

但年復一年,誰也沒想改變它。人們能夠看到的就是這個孩子天天撿石頭,堆在河邊。居民問他要做什麼,他說,要修一座石橋,為村民行走方便。               

眾人不以為然,認為孩子說話不能當真,大多哈哈一笑了之。

可是日積月累,年復一年,石頭堆成了小山。鄉鄰開始改變想法,被這個孩子的精神感動,加入到了撿石、採石、修橋的行動中。

鄉鄰請來了工匠,開始建造石橋。        

這個殘疾孩子全身心投入其中。橋尚未建好,這孩子卻在一次鑿石頭中給弄瞎了雙眼。

人們痛惜、怨恨,怪老天不公。這麼可憐的一個孩子,一心為大家,卻招來這樣的報應。可是這個孩子毫無怨言,每天摸索著在修橋的現場上幹著能做的事。             

在大家齊心合力下橋終於修成了,眾人歡呼喜慶之餘,無不將憐惜、讚賞的目光聚向那個孤苦伶仃的孩子身上,已經一條腿殘疾,現在又瞎了雙眼,眾人紛紛嘆息。

但這個孩子雖然什麼也看不到,但臉上露出了平生以來最歡樂的笑容。

一場不期而至的大雨似乎要為這座石橋洗去浮塵,一聲震耳欲聾的響雷過後,眾人發現孩子已被巨雷擊中,倒地身亡了。眾人壓抑不住的情感噴瀉而出,嘆息孩子命苦,指責蒼天不公⋯⋯

恰巧民間稱之為青天大老爺的包拯出公差到這裡,聽說此事,特地前來查看。

百姓紛紛攔住官轎,問包公:「好人為何不得好報?那以後好人還怎麼做?」

包相爺也大嘆老天不公,被村民激動的情緒帶動下,他揮毫疾書,寫下「寧行惡 勿行善」六個字後,拂袖而去。

回到京城,包公將這事連同路上見聞奏明皇上,卻省略了自己題字一事。

儘管他心中為那孩子行善事、得惡報之事十分不解,但三思之後,還是為題那六個字覺得不妥。沒想到,皇上退朝後,非要拉他到後宮說些私房話。

原來前些天,皇上新添龍子,十分招人喜愛,可孩子整天啼哭,特意讓包公去看看。

包公見那孩子肌膚如雪,嫩白的小手上有一行字。近前一看,正是自己寫的那六個字「寧行惡勿行善」,大大吃驚,趕忙伸手向字擦去,說來奇怪,字瞬間蹤跡全無。

皇上見皇子手上的胎記被包公抹去(別人看那行字,只是一個胎記),擔心抹去了福氣,斥責包拯。

包拯連忙跪下,將題字一事說了一遍。皇上覺得蹊蹺,命令包公用陰陽枕到地府一探究竟。

原來那孩子上世做惡多端,罪業甚大。償還那一世罪惡需三世惡報才能還清。神原來安排,第一世以殘疾之身孤苦伶仃;第二世以雙眼瞎了卻殘生;第三世遭雷擊暴屍荒野(圖來源:Pixabay)

原來那孩子上世做惡多端,罪業甚大。償還那一世罪惡需三世惡報才能還清。神原來安排,第一世以殘疾之身孤苦伶仃;第二世以雙眼瞎了卻殘生;第三世遭雷擊曝屍荒野。

那孩子第一世轉生窮困殘疾,但痛改前非,只想為別人做好事。於是神就讓他一世還兩世的業,讓他瞎了雙眼。可孩子不怨天尤人,只是默默的為別人做好事,神就把他第三世的業力也拿過來一世還,所以雷擊斃命。

閻王爺問包公,三世惡業一世還清,好還是不好?

一世還了三世業,因為他專行善事,心裡只是想到別人,毫不考慮自己,某些方面已達到「不修道已在道中」的境界,積德甚多,故而死後轉生為當今太子,享受天子福份。

宇宙真理與我們人類的道理不同。人想的都是享受、舒適、如何過的好,為此斤斤計較、損人利己、勾心鬥角,甚至犯下傷天害理的壞事。

對於修行之人,吃苦、磨難、還業則是大好事。只有捨棄才能得到,常人在世間,看事物只能看到一個點、一條線,頂多也只能是一個面,看到的全是假相、表相。

而不同境界的修練者,則能多角度、全方位、立體的去體悟和觀察事物,能把握住事物的本質。

來源~新三才

(責任編輯: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