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這首詩千百年來傳唱不朽,您知道這首詩的作者是誰嗎?他就是唐朝的黃檗禪師。          

黃檗希運,別名黃檗,福建福州人。他自幼到黃檗山出家,因酷愛黃檗山,後來他說法時就以黃檗為名,世人尊稱他為黃檗禪師。      

黃檗禪師門下子弟眾多,他也收過唐宣宗、宰相裴休為弟子。黃檗禪師精準的預言詩《禪師詩》就是由裴休親自記錄的。

為帝王師

唐宣宗即位前,為了躲避災殃,曾有過一段出家的經歷。

宣宗年少時,有次爬到已經繼位的哥哥、唐穆宗的龍床上,作出接見大臣的神態,穆宗看了之後,讚不絕口。

唐武宗(穆宗之子)即位後,想起了這件事,對他心存芥蒂,就想害死宣宗。

為避鋒芒,宣宗出家為僧。他向黃檗禪師執弟子之禮,並學習禪法。為了使出身皇家的宣宗開竅,黃檗禪師還打過他三巴掌。

明 陳洪綬《隱居十六觀》之品梵,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為宰相師

黃檗的另一名弟子是裴休,他是大唐宰相,在時人眼中是一名忠厚篤實之臣。

裴休在擔任洪州刺史時,結識了黃檗禪師。當時,黃檗禪師在黃檗山的精舍修行,每天混在僧眾當中,做一些打掃、挑水、燒火、做飯之類的雜務。

裴休一心修佛,但一直不得要點,黃檗禪師就多方引導他。

黃檗禪師曾對他說:「現在修行的人,越來越看重外在的表現,不想去看自己的心,這都是背道而馳的做法。

如果能放下身段,心甘情願地做一粒沙子,看到滿天的神佛從身旁經過,沙子不會驚喜;

看到成群的牛羊蟲蟻踐踏自己,沙子也不會嗔怒;

看到琳琅滿目的奇異珍寶,沙子也不會貪婪珍寶,占為己有;

看到糞尿污穢流過,沙子也不會起厭惡之心。

在沙子的眼中,外在的一切對他沒有分別,一視同仁,心智自然光明,這就是本來的清淨之心啊。」

在黃檗禪師的開導下,裴休漸漸理解佛法大義,時人稱裴休是「河東大士」、「宰相沙門」。當時的唐朝,從帝王、宰相到百姓,都很尊崇黃檗禪師。

黃蘗禪師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禪師詩》預言千年後的中共

唐武宗會昌2年(公元842年),黃檗禪師口述了14首《禪師詩》,由已任宰相的裴休親自記錄。

這14首禪詩分別預言了唐朝以後的各朝大事,準確預言了明朝滅亡、清朝皇帝年號、太平天國事件、八年抗戰、國共內戰、國民黨退守台灣、中共奪權等重大事件。

因全詩篇幅較長,我們就看離現代較近的一些大事件,就可一覽黃檗禪師精深的預言能力。

其中,第11首詩是這麼預言的:

紅雞啼後鬼生愁,
寶位紛爭半壁休
幸有金鰲能戴主
旗分八面下秦州。

「紅雞」指的是現今中國版圖的形狀。

這首詩的意思,是中共和蘇共史達林裡通外合,欺騙國民政府,以高壓手段將外蒙古拉出了中華國門,栽贓陷害蔣介石。

中國版圖從一片海棠變成了公雞的形狀,紅雞的紅字也預言了殺人政權中共的奪權,所到之處一片赤禍,連鬼魅看了都膽戰心驚。

中共紅色政權崛起時,為竊中華大地而大戰國民黨軍;國民黨失利,無法保住半壁江山,幸好有海上的金鰲(喻指台灣)還能承載中原的舊主。

最後,中共兵分八路,攻下了中國土地。

第12首詩預言:

中興事業付麟兒:
豕後牛前耀德儀
繼統偏安三十六
坐看境外血如泥。

蔣介石來到台灣後,他後半生一直念念不忘的中興事業,始終難以實現,只好將希望寄託在「麟兒」蔣經國身上。

在一個屬「子」(豕後牛前)的年份,蔣經國正式繼位(就是「耀德儀」),使得台灣國民政府的偏安局面維持了36年(從1949年-1985年)。

在這段時間裡,中共一直在屠殺中國人,土改殺地主,工商改造殺資本家,消除宗教殺會道門,整肅知識分子,進行「反右」以及十年文革大屠殺。

一系列的殺戮事件,導致6,000萬至八千萬無辜生命的喪生。面對大陸「血如泥」的局面,國民政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卻無能為力。

因受篇幅的局限,本文暫列舉這兩首,以印證黃檗禪師高深的預言能力。細細品讀,這位既是帝王師、又是宰相師的黃檗希運,他的一生還真的很傳奇呢!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