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中最精采的一幕是巴頓將軍(George Smith Patton , Jr.)在五個月內將美軍第三軍團—完全沒有作戰經驗的部隊—訓練成英勇善戰的精兵強將。

從1944年8月1日凌晨到1945年5月9日二戰歐洲戰場的結束,他們連續作戰281天,閃電般橫掃歐洲,使21萬1,000多平方公里的領土、12,000多個城鎮恢復自由,擊斃、打傷、俘獲了181 萬多名德軍官兵,七倍於自身的人數。

有人形容巴頓將軍如同一顆鑽石,堅韌、多面閃閃發光。     

他外在粗獷、灑脫,言談直率、幽默,同時也內斂、睿智;能號令千軍,亦能雙膝跪地,祈求神的啟示和幫助。讓我們透過巴頓將軍的詩作及第三軍團的牧師奧尼爾上校回憶「巴頓禱告詞」的故事,來認識這位英勇善戰的將軍。      

輪迴中的勇士

1942年,巴頓將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第一個任務是到北非突尼西亞 (Tunisia),重振剛剛被德軍挫敗的第二軍團,準備反擊。

一天,巴頓將軍和布萊德利將軍(Gen. Bradly)勘察戰場,巴頓突然要求司機向右轉,司機不解︰「先生,戰場是在前方。」「請不要與我爭執。我已聞到戰場的氣味。」

司機驅車右轉,古羅馬式的廢墟突現眼前,他們下了車,巴頓蹲下後自言自語︰「戰場就在這裡。迦太基人(Carthaginians)被三支羅馬軍團圍攻。勇敢的迦太基人已支撐不住,不能保住這座城了。他們全部被屠殺,屍體暴露在烈日之下,兩千年前,我就在這裡。」

巴頓回身笑了笑,「你們相信我說的嗎?」布萊德利將軍和司機一臉茫然,第一次到北非的巴頓,如何知道這個迦太基人與羅馬軍團作戰的舊址。

深信輪迴、對神虔誠信仰的巴頓將軍從不避諱談及輪迴的話題。

他的外甥曾問過他︰「你真的相信輪迴轉生嗎?」

巴頓說,我知道很多地方我曾去過,但不是在這一生。巴頓告訴外甥其中的一次經歷。

他在首次去法國一個小城執行任務時,一位熱心的法國軍官要帶巴頓轉轉,巴頓對這位軍官說︰「不必,我很熟悉這裡。」軍官當然不信,巴頓就帶著他去了小城各處的古代建築遺址。

「就像有一個聲音 在我耳邊低語,我們來到那裡古羅馬的露天競技場、士兵的操練場、公共集會地、戰神(Mars)和阿波羅神殿。我從未轉錯一個彎。你知道,我前生去過那些地方!」

1944年,巴頓率領第三軍團橫穿法國時,寫下了這首詩一一《透過冥冥中的一片玻璃》(Through a Glass, Darkly),詩中描述了他看到自己在千百年來輪迴的角色。

除了前面提到的北非古國迦太基的戰士、為凱撒(Caesar)而戰的羅馬士兵外,巴頓看到自己也是在滑鐵盧戰役中、拿破崙的陸軍元帥;在英法百年戰爭克雷西會戰 (Battle of Crecy) 中的法國騎士;參加公元前332年「泰爾圍城戰」(Siege of Tyre)中,與波斯人作戰的希臘勇士。

再往前,雖景象有些模糊,但他看到長矛、扭曲的臉龐、逐獵著猛獸。

美國陸軍四星上將小喬治•史密斯•巴頓(圖:翻攝自網路)

巴頓感嘆︰

「在這個星球上,在無數盛大而艱辛的戰爭中,我奮鬥又隕滅,歷經著世世的熬煎。」

“Through the travail of the ages, 
Midst the pomp and toil of war, 
Have I fought and strove and perished 
Countless times upon this star.”

「透過冥冥中的一片玻璃,看見我奮戰在亂世紛爭中,以各種形象,以各種的名字,可都是我。」

“So as through a glass, and darkly, 
The age long strife I see, 
Where I fought in many guises, 
Many names, but always me.”

在詩中,巴頓還表達了他對生生世世參與戰爭的反思︰

「雖不知道生生中我奮戰的目的,但知神的旨意高於人的紛爭,我是在遵循神的意愿而戰。」

“And I see not in my blindness,
What the objects were I wrought, 
But as God rule o’er our bickerings, 
It was through His will I fought.”

轉自~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