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頓將軍的禱告詞     

1944年深秋,盟軍連連逼退德軍。12月初,第三軍團占領了德國城市梅斯(Metz),巴頓準備繼續東進直搗柏林,然而遭遇陰雨不停的天氣,減緩下來。不同於其他軍團盟軍指揮官們的自信和放鬆,巴頓非常擔心德軍會反撲。                

12月8日,第三軍團牧師主管奧尼爾上校(Colonel O’Neill)接到巴頓將軍的電話︰「我是巴頓將軍,你有關於天氣的禱告詞嗎?如果還想贏得戰爭的勝利,我們必須對付現在的天氣。」

奧尼爾上校答應一個小時之內交給巴頓,他在文獻中沒找到合適的,就自己寫下了著名的「巴頓禱告詞」,如下所示。

巴頓將軍的祈禱書(圖:翻攝自網路)

「全能慈悲的天父,我們謙卑地懇求您節制這個不停下雨的惡劣天氣,請您賜予我們戰鬥所需的好天氣。請您開恩傾聽我們這些軍人的呼喚,以您的神力,助我們不斷取得勝利,粉碎邪惡敵人的壓制,在人間與諸國為您伸張正義。」

奧尼爾上校將禱告詞打在一張卡片上,因聖誕節臨近,他覺得將軍會同意給將士們一個節日問候,奧尼爾上校就在卡片的另一面以巴頓將軍的名義祝美國第三軍團每一位軍官和士兵聖誕節快樂!

奧尼爾到總部呈交禱告詞和聖誕祝辭卡片,巴頓看過後,在聖誕祝辭上簽名,交代奧尼爾負責印25萬份,保證軍團每人都能看到。

巴頓將軍隨後邀請奧尼爾上校坐下來談談。巴頓停頓了一下,然後起身走到大玻璃窗前,望著外面不停的雨,玻璃窗映襯他高大魁梧的身軀。

奧尼爾上校心想,將軍要談什麼呢?

他看到這位居高臨下發號司令的將軍,能在戰爭間隙中指導將士們如何防止壕溝足病(因在泥水浸濕時間過長,而導致足部皮肉壞死),檢查前線的士兵是否有足夠的乾爽襪子可以替換,也看到過他跪下給受傷的戰士注射嗎啡,等待擔架的到來。

將軍現在擔心什麼呢?

巴頓問奧尼爾第三軍團的將士們祈禱做得怎麼樣?

牧師不得不承認,因為下雨沒打仗,將士們只是在等待,並沒有做禱告。而且對很多人來說,祈禱需要在一個正式的地方、有一個儀式。因而這裡沒有什麼人在做禱告。      

巴頓告訴奧尼爾牧師︰「我堅信祈禱的力量。」巴頓接著對牧師說,一個重大的軍事行動需要周密的計畫,然後由訓練有素的隊伍執行。然而真正能決定軍事行動成敗的,有人稱之為運氣,他則稱之為是神助。

「這就需要我們做禱告,尤其是在遭遇磨難時。到目前為止,神真的是在眷顧我們第三軍團,我們從沒敗退過、也沒遭受饑荒和瘟疫,那是因為祖國的人們在為我們祈禱,但是我們自己也要為自己祈禱。

一個優秀的戰士在做事時,不僅要思考和行動,還要擁有更深一層的東西:那就是勇氣,而勇氣來源於對高於他個人的真理、力量的堅信,對我來說,就是對神、對宗教的堅信。」      

巴頓又談到聖經中基甸(Gideon)的故事,出生在以色列最小部落、卑微家庭的基甸率領300人戰勝了13萬5,000敵軍的勇士。基甸堅信他的能力不是來源於自己的英勇,而是因上帝耶和華的神力。

巴頓將軍強調現在是需要所有軍官和士兵祈禱的時候了,我們要懇求神助我們改變這惡劣的天氣。我們的禱告將會「接通」來自上天的「電源」。

最後,巴頓將軍指示奧尼爾牧師依照他談話的內容,寫一封培訓信,主題是讓全體官兵重視祈禱,隨時都要做禱告。

12月12日到14日間,第三軍團25萬名的將士們收到「巴頓的禱告詞」和聖誕節祝福的卡片。代表32個宗教派別的486位牧師和近3,000名各級別軍官也接到巴頓將軍簽發的重視祈禱的信函。

神跡出現

16日拂曉,如巴頓所料,德軍憑借暴風雪、大霧的掩蓋,聚集全部兵力反擊盟軍,開啟被稱做「突出部之役」(Battle of the Bulge;也稱Ardennes Offensive), 二戰中西線規模最大的戰役。

德軍攻擊盟軍最薄弱之處,位於比利時、盧森堡交界的阿登山區(Ardennes),那裡森林覆蓋,只有美軍第一軍團第八師駐紮。

開戰後,美軍遭遇二戰以來最慘重的損失,德軍衝破盟軍防線,將第八師第101空降師團圍在了阿登山區附近的交通要道:巴斯通城(Bastogne)。一些將士認為如果失去巴斯通,德軍可能將盟軍一分為二,迫使盟軍撤出德國。

此時,第三軍團距離阿登山區以北約160公里,雖不知德軍攻勢有多大,但巴頓已開始和部下商量援助第八師的戰術。

18日,盟軍統帥艾森豪威爾將軍召開緊急會議,問誰可解救第101空降師?

巴頓說他可以將第三軍團轉向90度向北,穿過盧森堡,48小時後攻打圍在巴斯通城的德軍,在座的各指揮官都認為絕不可能,況且暴風雪還在肆虐。

19日,第三軍團開始轉向。

20日,第三軍團的祈禱接通了「電源」,天空忽然放晴,恐懼的德軍和興奮的美軍都驚異不已。

21日,又是一個好天氣,兩天兩夜行軍的第三軍團沒有休息,直接投入戰鬥,數千架美軍飛機得以協助步兵和裝甲兵,巴斯通解圍,接著又有4天的好天氣,扭轉了整個戰局。

今天的軍事史學家也承認,那時天氣的好轉真是奇蹟,巴頓的第三軍團如此迅速的行動亦史無前例。

一切榮耀都會逝去

二戰結束了,巴頓將軍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在耳邊︰「一切的榮耀都會逝去。」

隔年的12月9日,留在德國的巴頓將軍在一次車禍中撞傷,頸部以下癱瘓,知道自己這一生的使命已完成,得到家人同意,他要求葬在盧森堡的美軍公墓,與「突出部之役」陣亡的第三軍將士葬在一起。

70年過去了,巴頓將軍的忠誠、勇氣及軍事天賦依舊存留人間。這位能號令千軍,亦能謙卑跪地祈求神的啟示和幫助的「血膽將軍」今生在哪裡呢?

「未來的永遠,如久遠的往昔,我在奮戰中」

So forever in the future, Shall I battle as of yore.

「死亡無懼 … 勇氣長存」

Death is nothing … Valor is all.

巴頓將軍簡介

小喬治・史密斯・巴頓(George Smith Patton, Jr.,1885年11月11日-1945年12月21日)是美國陸軍四星上將。

1909年畢業於西點軍校,1913年贏得西點軍校「第一把軍刀」(Master of Saber)的美譽,也是M1913型軍刀(又稱「巴頓軍刀」)的設計者。

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先後指揮美國陸軍第7集團軍、第3集團軍而聞名。

圖:圖左立者為18歲時的巴頓。他的故鄉是大洛杉磯聖馬利諾市(San Marino)。右一為父親老巴頓、該市首位市長,右二為西部鐵路大王,大收藏家、杭廷頓圖書館(Huntington library)創建者亨利‧杭廷頓(Henry Edwards Huntington)。此圖為杭廷頓1903年作客巴頓家時的合影(圖:翻攝自網路)

 

轉自~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