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神僧傳》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唐朝非常顯赫的韋氏家族中,生下了一名男嬰,取名韋皋。   

韋皋出生才三天,家裡就舉行了召僧齋,請了很多高僧來為小寶寶祈福。有一個不知名的印度僧人,不請自來,看見還是嬰兒的韋皋就問:「別久無恙乎?」小韋皋似乎聽懂了他的話,直對著他笑,大家都非常驚異。

在韋皋母親的一再追問之下,這個僧人才說韋皋就是諸葛武侯的轉世,所以出生在世將之家,以後還要當蜀地元帥,庇護蜀地。     

僧人說韋皋就是諸葛武侯的轉世(圖:翻攝自網路)

韋皋的成長經歷印證了這名印度僧人的話。

韋皋才學過人,再加上出生名門望族,所以仕途順利,可就在他春風得意之時,發生了一場兵變。公元783年,淮西節度使李希烈反叛,唐德宗遂命姚令言率兵前往援救。

姚令言率五千士卒抵長安,正值隆冬大雪,士兵又累又餓,京兆尹王翔卻只賞賜粗飯。涇原兵不滿王翔犒賞太少,於是嘩然兵變,占領了長安城。          

亂兵推舉當時在長安的原鳳翔隴右節度使朱泚做了秦皇帝,德宗則倉惶逃到了奉天(今陝西乾縣)。

當時,身在隴州(今陝西隴縣)的韋皋運用智謀扭轉了局勢,讓德宗皇帝重返長安,因此被升為左金吾衛將軍,升為大將軍。後來他又被封為劍南西川節度使,成為封疆大吏,當上了蜀地的守護者。

定軍巴蜀地

熟悉唐朝歷史的都知道,劍南西川節度使並不是一個輕鬆的職位。蜀地民風強悍,少數民族眾多不說,南面有南詔,西面有吐蕃。天寶時期,唐軍和南詔的戰爭,總共18萬精兵都覆沒在這片土地上。

以韋皋所處的位置而言,僅附近雲南一地的少數民族就有數十萬,吐蕃入侵,常常以他們為前鋒,這給了唐軍非常大的壓力。

韋皋上任之後,很快對當地戰略地位進行分析,並制定各種不同的應對方法,果然保住了蜀地的安全。

德宗貞元15年,蜀地西南形成了大唐、南詔共同對付吐蕃的局面。邊境上雖然大小衝突不斷,但吐蕃總是無法再踏進蜀地一步。

貞元17年,當地爆發一場規模較大的戰役,由韋皋主動出擊,將軍隊分成十路,大舉向吐蕃腹地進攻。分散的軍隊並沒有被各個擊破,反而在一開始就擊破了吐蕃和阿拉伯阿拔斯帝國的聯軍。

這場大規模的戰爭從春天打到秋天,到了10月份,韋皋擊破吐蕃軍隊16萬,攻下城池七座、軍鎮五座。然後又向維州進攻,將吐蕃的救兵一一擊破,迫使正在襲擊西北方的吐蕃軍隊必須調頭回來救援,最後雙方在維州進行決戰。

韋皋誘敵深入,吐蕃10萬敵軍被殲過半,並活捉吐蕃總指揮論莽熱。

韋皋在蜀地21年,總共擊破吐蕃軍隊48萬,擒殺節度、都督、城主、籠官1500人,獲牛羊25萬頭,收器械630萬件。

和韋皋同一時代的武將幾乎無人能出其右。韋皋不但仗打得好,也將蜀地治理得很好,且輔佐太子登上皇位,最後得封南康郡王。

千古不朽之事

韋皋不只安邦定國,且擅長詩書,精通音律,文武雙全。不過,說到他做的千古不朽之事,並不是在仕途上。

韋皋與佛家有緣,一生也虔心向佛。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完成了樂山大佛的修建!

樂山大佛是唐玄宗開元初年(713年)動工的。修建的原因是因為古代的樂山三江匯流,水勢相當凶猛,舟楫常常被顛覆。每當夏汛,江水直搗山壁,常常造成船毀人亡的悲劇。海通禪師為減殺水勢,召集人力物力修鑿佛像。

建造大佛的消息一傳開,能工巧匠都爭先恐後雲聚到了凌雲山。到了開工的那一天,千錘擊石,喊聲震天,千古少見。

據說,深藏在江底興風作浪的水怪,都驚慌地躥出水面,倉皇逃遁。大佛的輪廓越來越清楚,三江匯流處也越來越平靜。

可是,當大佛修到肩部的時候,海通禪師去世了,工程因此中斷。

多年後,劍南西川節度使章仇兼瓊捐贈俸金,海通的徒弟領著工匠繼續修造大佛,但是當修到膝蓋的時候,章仇兼瓊遷家任戶部尚書,工程再次停工。

40年後,韋皋捐贈俸金,繼續修建樂山大佛,就這樣歷經三代工匠、90年,公元803年,樂山大佛終於開鑿完成了。

樂山大佛全景(圖:翻攝自網路)

韋皋還編寫了《嘉州凌雲寺大彌勒石像記》載錄了開鑿大佛的始末。

樂山大佛通高71米,是世界上最大的石造佛像,比排名第二的阿富汗巴米揚大佛高出18米。這尊彌勒佛坐像,雙手置膝,足踏蓮花,面對著滾滾東流的江水,神情自若,看護著芸芸眾生。

不過已經很少有人知道是韋皋最終完成了這個偉大的工程,更不知道原來他是諸葛亮轉世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