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彭心元/報導

國光劇團與日本橫濱能樂堂合作的《繡襦夢》6月在日本首演,得到熱烈回響,9月將回到台灣演出。然而這齣磨合三年,結合舞踊、三味線傳統藝能與崑曲的台日跨國製作,雖然激盪出新的藝術火花,卻也歷經重重困難,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直言:「雙方都有對傳統的堅持,數度陷入僵局,幾乎都要破局了。」

《繡襦夢》是以崑曲與日本的傳統藝能舞踊、三味線合作,題材則是與能劇故事《松風》相呼應的中國古典故事「鄭元和與李亞仙」,由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與林家正共同編劇、現代劇場導演王嘉明執導、柯智豪音樂統籌,京崑小生溫宇航與旦角劉珈后主演。

一邊是百戲之母的「崑」、一邊是約六百年歷史的「能」,兩者如何找到一同說故事的方法?張育華坦言,從劇本完成到音樂、服裝乃至排練等各個環節,都存在著許多藝術理念的衝突與拉鋸,所幸雙方也都付出極大的誠意與耐心,以謙卑的態度進行深度磨合;對內堅持傳統,對外追求探索,國光經由這次強烈的文化差異與碰撞,開拓未來藝術創造的新方向,也讓國光品牌更進一步的向上提升。

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笑說,「這三年來有很多糾結,第一年在抗拒,想要推掉」;「能劇和崑曲有太多不能動的東西,怎麼編劇?」後來她在戲劇顧問林于竝的啟發下,從能劇舞台的形製,找到敘事結構,並發現能劇中「夢幻能」與「怨靈回眸」的特色,與崑曲中的情緒深掘、心靈書寫相呼應,才順利展開創作。

她表示,新編《繡襦記》翻轉傳統的大團圓節局,依循「夢幻能」的敘事方式和思想情感,讓男主角鄭元和在垂暮之年回顧一生,對自己的生命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旦角飾演的「繡襦」是鄭元和思念的愛侶李亞仙親手織成,因為情感浸潤而有了生命,成為男主角回憶與想像的媒介,雖然結局仍是分離,但心靈得到些許安頓。此外,整場演出並以傳統崑曲、日本舞踊、新編實驗崑劇三段式演出呈現。

國光劇團 ╳ 日本橫濱能樂堂的新編《繡襦夢》9月將回台灣巡演。(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提供)

溫宇航為了《繡襦記》還特地學了日本舞踊,他表示,不管是崑曲還是日本舞踊的表演形式,都要以服務「人物角色」的需求來統整,他希望是深層的藝術融合,而非只是表面的形式揉合。

《繡襦記》6月日本首演之後,劇評家大岡淳給予「實現了崑曲與夢幻能的交融」高度評價,9月回到台灣巡演,9月8、9日將於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演出兩場,9月14、15、16日於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演出四場。

(責任編輯:戴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