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字博大精深,可以拆解成象形、指事、會意、行聲、轉注、假借等六大類。其中「女」這個字以象形造字,從甲骨文到金文、大小篆,最後在小篆定型。如果我們去看金文,會發現這個字是一個女子跪坐,雙手放在膝上,到了小篆,僅取其形而成為「女」

平安的「安」是由「宀」與「女」所組成。「宀」代表著屋頂,下面是個女,意思是,屋簷下的女人能令此處安定、一帆風順。

為了一帆風順,女人應該降低其自我意識(半跪的姿勢)

「男」這個字,上面是「田」下面是「力」,意味着男人負責出力耕田,所以是家庭的支柱;也由男主外、女主內衍生成安定的社會的家庭。

當女人住在屋頂下擔任好其的本分的時候,家庭則安,即一切都一帆風順(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但如今,大部分女人都選擇出社會賺錢,家裡不再有做家務、照顧丈夫與孩子的人,又或者邊工作邊做家務,也因時間有限而做不好。

以前男人回家後,被妻子溫柔地問候、照顧、尊重、休息,可以暫時忘掉外面工作的奔波艱苦,隔天繼續賺錢,養活全家。如今,男人回家後,不能好好休息,而妻子下班回家也很累,不管夫妻倆怎麼分配,都十分辛苦。

雙方的壓力逐漸變大,因為男人無處休息,沒有女人的擁抱安慰。女方也出去工作後,也需要休息時間,兩人都需要對方來安慰分享,但這並不容易,因為兩人工作一天後都筋疲力盡了,而這也是家庭不安的主要原因,我們應該盡量避免對另一半發泄憤怒,才是成功的長遠之道。

古人的做人之道以陰陽平衡為準,這樣才能達到天地人的和諧。而《易經》描述了宇宙的運行規律。

夫妻之道對應天道和諧。

《易經繫辭》的第一章寫道: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簡單來說,上天尊遠,而大地親和(卑在此是「近」之意),用乾、坤代表天、地,並以此定出世間的運行法則。天、地與人們之間的關係因為遠近而有不同的發展,也形成了人類對天、地的必然想法。

而易經繫辭中提到的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盪,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是指天地萬物在一陰一陽的融合下孕育。而夫妻相處的模式,也脫離不了這個道理。現在最常使用的「男尊女卑」並不是指男性尊貴或女性卑賤之意,而是指符合乾坤運行之理。男人在外拚搏,女人在家打理,一為剛,一為柔。

剛柔相濟,相互扶持,就能維持家中的平衡,如同天地運轉一般。

女人溫柔體貼,男人才有機會展現大丈夫地位,證明他就是女人穩固的肩膀。一位品德高尚的男人,會受到女人的尊重。在家庭中,男人正直高尚,女人圓融包容,那麼這個家庭爭吵肯定少很多。

如今的社會陰盛陽衰,家庭的不穩定造成了社會的不安定,紛亂頻傳。

在家庭中,男人正直高尚,女人優雅寬容(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傳統文化中的女人就是人緣,也是家庭的風水

女人如水,放在方形的容器中就變成方形,放在圓形的容器中就變成圓形,這表明女人可以適應所有的環境,比如:富窮、高低。女人可以在最低之處謙虛忍耐,女人的寬容之心可以容納萬物,在家對丈夫柔順,孝敬公婆,與妯娌相處和順,照顧子女。

如果遇到事情經常抱怨,也會掃掉了家庭的運氣。一個家庭是否平安或旺盛,妻子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倘若女人可以養性如水,肯定可以幫助丈夫取得成功、幫助家庭圓滿。

每個女人擁有不同的個性,有人溫柔賢惠,有人堅強活潑。但說到最後,無論擁有什麼個性,女人也不得缺少氣質。女人一旦缺少氣質,就如一朵有色無香的花。

現代的社會非常重視女權,許多女性學習的對象是男人,從語言到行為,女人的確有能力可以承擔半片天空,但違背了女性原有的柔順,恐怕也是造成家庭不睦的原因。

長孫皇后——賢惠仁德的妻子

「家有賢妻,如國家有個有德行的宰相。」唐太宗李世民的妻子長孫皇后就是歷史上的賢妻之一,她以賢德聞名天下。

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長孫無忌是長孫皇后的哥哥,也是李世民的好友,二人一起出生入死。李世民登基為皇,立刻想封長孫無忌為宰相,長孫皇后向皇上稟告說:「我已經成為皇后了,具有尊貴的地位,家族也因我而榮耀。但我不想讓兄弟子孫們站在朝廷之中。漢朝呂后就是因為提拔整個家族,漢朝差點斷送在外戚手上。懇求陛下千萬不要封兄長為宰相。」

在皇后再三懇求下,唐太宗只好讓長孫無忌擔任有名無實的官職「開府儀同三司」。

當長樂公主出嫁時,希望唐太宗幫她準備很多嫁妝,比永嘉公主(唐太宗之姐)還多一倍。大臣魏徵表示,長幼有序,如此未來將落人把柄。太宗不以為意,認為國家已經富強,嫁妝豐厚也代表對公主的疼愛。但長孫皇后得知消息後,立刻誇讚魏徵果然是良臣,並採納意見,減少了很多嫁妝。

長孫皇后說話行事遵守禮制,從來不干涉政事,總是及時勸諫唐太宗,提醒太宗勿在氣頭上處理事情,並幫助皇帝重用正直大臣、遠離佞臣。

例如,有次,唐太宗出宮打獵,魏徵卻說:「眼下是春天,萬物發芽生長的季節,不適合打獵。」太宗偏偏不聽,魏徵就站在路上,攔阻太宗去路。唐太宗大發雷霆,只好打道回府。回到寢殿後,唐太宗大為光火,對著長孫皇后說:「魏徵實在太不像話了,我非得處置他不可!」

長孫皇后問清楚事情原委後,回到內室穿上禮服、戴上皇冠,走到唐太宗的面前,叩頭行禮說:「恭喜陛下!」

唐太宗十分驚訝,問:「什麼事讓皇后如此慎重?」

長孫皇后莊嚴地說:「臣妾曾聽說過,如果皇上英明,大臣會忠心耿耿。陛下聖明,魏徵才敢如此直言。身為皇后,看到皇帝英明、臣子忠誠,這樣的好事,我怎麼能不穿禮服來恭喜陛下您呢?」

唐太宗聽完後十分感動,也就氣消了。

貞觀八年,長孫皇后與唐太宗一同啟程前往九成宮時,身染疾病,且病情逐漸惡化。在身邊服侍的太子李承乾就向提議大赦天下,祈福延壽,但遭到皇后拒絕。

她說:「大赦囚犯是國家大事,如果可以隨便就赦免囚徒,必會有損於國家政體,而且也不是你父皇所願意的。我豈能以一婦人之身亂天下之法?」

太子便不敢向太宗秉告此事。

貞觀十年,長孫皇后在立正殿崩駕,年僅36歲。幫助唐太宗建立「貞觀之治」的長孫皇后從此名留青史,也讓太宗一生懷念。

***
在《女誡》中,作者班昭寫道:

「陰陽殊性,男女異行。陽以剛為德,陰以柔為用,男以強為貴,女以弱為美。」柔順是女人獨有的美德,當然不是女人吃大虧還是受盡委屈,但也不要剛強逞能而失去柔順,恭敬柔順的態度是女人最基本的禮儀。

孔子提出「三從四德」及「德言容功」是每個女人必須有的品德,它們可以幫女人完善自己。其中「恭敬和柔順」是女人最重要的禮儀。夫婦以平衡陰陽為道理,夫婦之間「相敬如賓」,在與天理和諧之中保持自己的地位,這樣夫妻的關係才和諧美滿,家庭就不會存在所謂的「不和。」

(責任編輯:寶真)

分類: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