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是寬廣的,透過科學能否發現更多隱藏的秘密?有些人相信有一個創世神,並用他的神力創造我們所看到的宇宙。

一些人認為,宗教不適合科學家,但提出大爆炸理論的人實際上是一個天主教神父,第一個提出現代遺傳學的是奧古斯丁修道士,解碼人類基因的人在20多歲時從無神論加入基督教。

今天的科學家可能不像普通人那樣信仰宗教,2009年接受調查的科學家中,有一半以上表示,他們相信有比人類更高的存在例如神靈。

2009年調查的科學家中有超過50%表示他們相信有比人類更高的神靈存在(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宗教與科學之間的衝突是否像某些人想的那麼強烈?讓我們用兩位科學家的角度分析,看看他們如何保持科學工作和宗教的平衡。

發現彗星的基督教天文學物理學家

珍妮佛・威斯曼(Jennifer Wiseman小時候就很喜歡和父母在美國阿肯色州的農場一起觀看夜空。

她分享:「星星很讓人驚訝。看著當時的夜空,我總是很好奇上面有些什麼?以及我怎麼辦才能接觸它?」

幾乎在同一段時間,美國宇航局首次將旅行者號太空梭送到太陽系中,並拍攝了奇怪的圖片。

最近,珍妮佛花了很多時間用望遠鏡來研究星星和行星是如何形成的 – 1987年,她發現了懷斯曼 – 斯基夫彗星(114P/Wiseman–Skiff)。

無數星星的夜空從小就吸引了珍妮弗(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到目前為止,珍妮佛仍然有像個孩子一樣的感覺,當她看著廣闊而燦爛的夜空,並且從未變過。

珍妮佛說:「在我們的銀河系中至少有2,000億顆恆星,和在我們可觀察的宇宙中可能有4,000億個星系,每個星系都有數十億顆恆星」。

雖然科學是「了解物質世界的偉大工具」,但珍妮佛進一步分享了她的宗教信仰比科學更能解答她的問題。

「在基督教信仰中,人類存在的本質是來自上帝愛的禮物 – 祂是宇宙的主宰」她說。

「我認為,重要的是人類可以真正的了解宇宙,讓我們瞭解宇宙的歷史知識,意識到我們與宇宙的真實聯繫,從而理解它。你和我都有原子在體內,這些原子是從更高的恆星中修練出來的。所以,我們可以和宇宙深深地連結在一起。」

與此同時,珍妮佛覺得從事科學工作更堅固了她的信仰:「上帝創造一切!所以,通過研究更多事物的本質,你就可以對上帝理解的更完整。」

珍妮弗懷斯曼 – 恆星的研究員(圖片來源:Wikipedia)

最近科學與宗教之間的對立現象越來越明顯,這是媒體塑造出來的現象。珍妮佛在美國科學進步協會,負責科學和宗教關係研究。

她說:「有趣的是,我與其他科學家在工作中,很少聽到這種衝突。當我與他們交談時,我發現大多數人實際上已經意識到有關於生命更深層次的問題,而這是科學無法充分解釋的,他們並不覺得有任何衝突。」

雖然《聖經》中的某些內容證明基督教與科學是不相容的,但珍妮佛說我們需要在其歷史背景下來看這本書。

「你要從《聖經》文學的角度來看待它所寫的觀點,那時代的讀者和當初的語言,當初的目的⋯⋯聖經不是科學的佐證。」

安得烈哈曼博士:佛教徒研究員

從英國英格蘭大學畢業後,安德魯到東南亞旅行,那是他第一次認識佛教。

安得烈分享「很奇怪的是,出現在《孤獨星球》旅行指南書中。我坐在老舊的公共汽車上,那時長途的旅程讓我很無聊,我就開始閱讀佛教的介紹。」

雖然出生在一個基督徒家庭,但安得烈沒有跟他家裡一起信教,他說他過了很無趣的童年。

「我相信,當你死了,那就是結束,生命就會慢慢地消失,那麼生命的目的是什麼?我認為這會讓我毫無頭緒。」

安得烈在佛教中尋找自己生命的意義(圖片來源:Adobe Stock)

2009年,安得烈成為佛教徒。目前,他在雪梨韋斯特米德醫學院的兩個實驗室,研究HIV病毒的傳播機制和克羅恩病的解方。

安得烈被宇宙學吸引 – 他最喜歡的書是史蒂芬霍金的《時間簡史》。他認為佛教能給科學不同的答案。

「科學是關於學習,佛教是關於生活。」

安得烈說,慈悲心是「開悟達成的條件」,慈悲心會讓人感到「無條件的愛,深沉而平和的思緒」。秘訣在於理解並接受「現實的真實本質」,並不在意年紀,家庭,工作或金錢等所有事物上—那是痛苦的根源。

「隨時會從我們身上消失的東西就是無常,如果你太重視,就會受到影響。」

「我不知道怎麼能讓你成為一個科學家的同時,又相信上帝的存在,儘管我的確有同事做到了,科學是尋找真相、並檢驗的這個假設。我不相信你能證明上帝的存在。」

「我反倒認為,佛教和科學是類似的。」

「只有你自己體驗到,才可以鞏固你的信仰 ,這是一種基於自己經驗的信仰。」安得烈發現,這特別有助於讓他克服科學研究中的問題。

「不過於依賴自己的理論,這意味著你可以更開放,更不教條。

可以說,宗教的確是科學,是高於人類今天所追求的科學基礎。

我們在宇宙、人體以及複雜的知識中,找到科學需要花1千年才能找到的東西。

所以有那麼多傑出的科學家,如笛卡爾、牛頓、愛因斯坦等人最終都走入了宗教。

我用微生物學和免疫學領域之父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1822-1895)的話結束這篇文章:

「一開始科學讓我們遠離上帝,深入研究科學後讓我們回到上帝身邊。」

(責任編輯:昊風)

bldaily.com
您可以通過手機下載“BLDAILY.COM”應用程序,以便瀏覽每日即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