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說他想問我三個問題,但先說個故事給我聽。

朋友說:「第一個故事,一個女人懷孕了,她已經生了8個小孩了,其中三個耳聾、兩個眼盲、一個智力有障礙,這個女人自己又有梅毒,請問,你會建議她墮胎嗎?」

我剛要回答,朋友制止了我,又問我第二個問題:「現在在要選舉一名領袖,而你這一票很關鍵。」

候選人A:跟一些不誠實的政客有往來,而且會星象占卜學。他有婚外情,是個老煙槍,每天喝8到10杯的馬丁尼。      

候選人B:他過去有過2次被解雇的記錄,每天睡覺睡到中午才起來,大學時吸鴉片,而且每天傍晚會喝一大夸特的威士卡。       

候選人C:他是一位受勳的戰爭英雄,素食主義者,不抽煙,只偶爾喝一點啤酒。從沒有發生婚外情。

我把答案寫在紙上,然後朋友告訴我:「候選人A是羅斯福,候選人B是邱吉爾,候選人C是希特勒。」

我聽了答案張大了嘴巴。朋友問我:「那你會建議那個婦女去墮胎嗎?」

我說:「這個問題不用考慮,我建議她墮胎。」

朋友告訴我:「那你就殺了貝多芬,她是貝多芬的母親!」

我又一次張大了嘴巴。

朋友說:「嚇一跳吧?本來認為很好的答案,結果卻扼殺了貝多芬,創造了希特勒?」

朋友接著告訴我第三個故事:「一艘遊輪遭遇海難,船上有對夫妻好不容易來到救生艇前,艇上只剩一個位子,這時男人卻把女人推向身後,獨自爬上了救生艇。女人在漸沉的大海上,向男人喊了一句話……」

講到這裡,朋友問我:「你猜,女人會喊出什麼話?」

我情緒有些激憤地說:「我恨你?我瞎了眼?」

朋友說:「女人喊了句『照顧好我們的孩子!』下面,我把這個故事講完。

輪船沉沒了,男人回到家鄉,獨自帶大女兒。多年後,男人病故,女兒整理遺物時,發現了父親的日記。原來,父親和母親乘坐游輪時,母親已患了絕症。

關鍵時刻,父親衝向了那唯一的生機,他在日記中寫道:『我多想和妳一起沉入海底,可我不能。為了女兒,我只能讓妳一個人長眠在深深的海底……』」

世間的善與惡,對與錯,有時錯綜複雜,難以分辨,所以,不要用既定的價值觀來思考事物!(圖來源:Pixabay)

世間的善與惡,對與錯,有時錯綜複雜,難以分辨,所以,不要用今天的現狀去判斷任何人的未來,包括自己。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