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洋文學作家夏曼.藍波安今天說,自己的作品「大海浮夢」被翻譯成日文,「當然是我的民族,也是我個人,也是我家族莫大的一個榮耀。」

夏曼出身蘭嶼島,是一位熱衷探索海洋的達悟族海洋文學作家,作品大海浮夢,被日本天理大學教授下村作次郎譯為日文,並在日本出版。夏曼今天受邀到東京台灣文化中心舉行新書發表會,暢談創作歷程。

夏曼談到作品被譯成日文版時表示,對於自己來說,作為海洋文學作家,或是身為世界島嶼的作家,「這樣的海洋文學基本上是我民族的海洋文學,是我們日常生活的海洋文學。」

夏曼說,他們面對大海,也面對傳統受到侵略或阻撓,造成傳統性愈來愈弱、傳統漁業也愈來愈退化。

台灣海洋文學作家夏曼.藍波安(站立者)20日說,自 己的作品「大海浮夢」被翻譯成日文,「當然是我的民 族,也是我個人,也是我家族莫大的一個榮耀。」(圖片來源:中央社)

他認為,這是外在的一種行為,而達悟民族整體性的思想,對他來說,就變成一部部的小說或是散文;而作品被翻譯成日文,「當然是我的民族,也是我個人,也是我家族莫大的一個榮耀。」

夏曼說,書本的好壞不是當下能得到立竿見影的成績,而是讓不同世代不同世紀的孩子們閱讀,不管是在台灣還是日本,這個成績是值得珍惜的。

他在新書發表會中,以一張張的照片,幽默述說過去那一段前進南太平洋的過程。

台灣海洋文學作家夏曼.藍波安作品「大海浮夢」被翻 譯成日文,並在日本出版。(圖片來源:中央社)

夏曼說,作為海洋文學作家,他跑了很多島嶼,曾在台灣文學界公開場合說過這句話,「你們是主流的作家,我是海流的作家」;台北不是他文學的中心與主流,他的海洋島嶼才是他世界文學的主流。

他說,觀念裡沒有主流或非主流,那是評論家的謊言,所有的作家沒有主流、非主流之分。

夏曼回憶過往說,一直到讀小學才知道有世界地圖,可是當時中華民國的世界地圖沒有蘭嶼島;世界地圖給他很大的啟蒙,讓他小學時就有了「哪一天我要去南太平洋」的夢想。

台灣海洋文學作家夏曼.藍波安作品「大海浮夢」在日 本出版,他20日受邀到東京台灣文化中心舉行新書發表 會,並幫讀者簽書。(圖片來源:中央社)

他說,在南太平洋的海上遇到3次風暴,同行的印尼人跑進船艙,但他開始洗澡,因為在海上用雨水洗澡比在六星級飯店洗澡更舒服。

夏曼說,他心中的海洋跟美國小說家海明威的海洋不太一樣,可以這樣說,海明威的海洋是靜態的,筆下的漁夫對蘭嶼人來說是很低等的漁夫,因為蘭嶼沒有一個漁夫要花83天才釣得到一條魚。

他說,但海明威沒有錯,因為海明威認識的海跟他認識的海不一樣,「海明威是世界海洋文學家,我是蘭嶼小島海洋文學家」。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