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曾為青樓女 上吊自盡墮地獄

我從小記憶力很好,一、二歲時家裡發生的一些事情,譬如睡在搖籃裡,看見母親幫氣喘病的父親打針,自己如何被鵝群趕著學走路的樣子⋯⋯至今都還依稀記得。

有時腦海中會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是青樓女子在地獄受苦的情景,我告訴父母,父母總以為我是小孩子胡思亂想、亂講話。

六歲那年,縱橫交錯、無法連貫的前世記憶終於串連起來,成為歷歷清晰的影像。

我前生是一位風塵女子,身著鳳仙裝,喜歡聽歌仔戲,但不知是屬於那一年代。

因從小家境不好,只好到一戶有錢人家裡當廚娘,因頗具姿色,竟被又老又醜的老爺強暴,後來就到青樓賣笑。

青樓的老闆夫婦及身邊的ㄚ環對我非常好,當時我很年輕,利用美色騙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騙過,最後被一個小白臉騙得床頭金盡,人財兩失。

我難以忍受這種痛苦,心有不甘地在自己的房間裡上吊自盡。

獨木橋(圖片來源:Pixabay)

肉體死亡之後,我的靈魂來到一個偌大的、灰濛濛的衢道上。

到處都是男女老少,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凝重沮喪,卻又各自走上彷彿早就安排好的那一條路。

我感覺好像有股吸力,直往人群走去。走了一陣子,來到一個岔路口後,分散開了。我和一群人一起走到一個架有獨木橋的山谷邊(俗稱奈何橋),這裡陰冷潮濕、哀號遍野,陣陣惡臭及血腥味撲鼻而來。

很多人從灰暗且濕滑的橋面摔了下去⋯⋯我不想走,卻不由自主地踩了上去。

走不遠即滑落,掉入山谷。那是一條極為寬廣的深谷,沒有邊、也沒有崖,谷裡面充滿了五顏六色、大大小小,帶有利刺的蛇,那些蛇多得無法計算,不斷攻擊我。

隨後我又發覺深谷中有很多人,卻看不到他們的頭,因為每個人都跟我一樣,迅速沉沒在蛇群裡。

那些蛇如泥鰍穿豆腐般,不停地在我體內穿梭,鑽骨穿筋、血流不止,我的身體猶如被炸彈轟開來一樣,非常非常的痛苦,稍後皮肉馬上又複合,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如此無邊的痛苦。

此時,我才知道這裡就是地獄。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Jerry)

 

标签: 分類: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