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心只想儘快離開山谷及被蛇群攻擊的痛苦,隱約聽到很多人在痛苦哀嚎,聲音非常微弱。好不容易,我終於離開了那個山谷,到達了崖邊。

但是,到達崖邊後,並沒有結束地獄的苦。爬離山谷後,我赫然看見一尊神像,比一般人高大,著黑灰色道袍,相貌極為莊嚴,不似世間的神祗。

他未曾開口,卻以心靈感應交談的方式,讓我知道:因為我不信神佛、不尊重父母、撒謊、欺騙、從事青樓賣笑等不道德的職業,並利用美色騙害某位男子致死等種種罪過,所以才來這個地方受苦。

他還讓我接受處罰後,一定要努力修行。

這時候,我還覺得自己沒有錯,別人也是如此騙我,也是致我於死地,讓我含恨上吊及被蛇噬咬,心中仍然充滿怨恨。

漸漸地,神祗消失了。

神祗離開之後,一個皮膚蠟黃似癆病的鬼差驅趕著我登上一座高山。

路面顛簸崎嶇,絆倒時,方見各式各樣像鑽子、刀子、錐子等尖銳的器具突然從地面冒出來,大大小小,不一而足。

不管我走到哪裡,只要一跌倒,這些利器瞬間自動冒出,像劍鑽由下往上直直的將我全身戳裂刺穿,頓時血迸肉裂,血流不止。

痛得我剛昏死過去,肉體又隨即複合,極大的折磨和痛苦也不斷地產生,前仆後繼,未曾停歇。

越過高山後,我被推進一個很大很大、隆隆旋轉的石磨裡。

我怕被碾軋,卻找不到空隙躲藏,只好不停地在石磨裡面跑,肌膚一寸寸地被消磨殆盡後,又復原。

我聽到鬼哭聲此起彼伏。不久,我又被反綁在燒熱的赤銅柱上,焦味四溢、皮肉模糊、神識不清,直至每一寸肌膚爛盡。

油炸(圖片來源:Pixabay)

接著,我又被綁在另一根大銅柱上,鬼差以尖鉤狀的利刃拔出我的舌根,直到舌根拉斷為止。

隨後,我又被丟進熱油鍋,我的身體像炸豬皮似的不斷地翻滾、膨脹,感覺身體好像被一顆炸彈炸開時的那樣痛苦,不但極苦,而且瞬間身體又恢復了。

只要頭一出鍋面,立即被鬼差用棒子壓回油鍋,繼續烹炸。

就這樣,我求死不得,又不斷重複那種極端的痛苦。

從油鍋裡釋放以後,我與一群人一起搓泥丸,像在做勞役,有人因土太乾搓不成形,有的大、有的小,形狀和數量不一,完成後丟入各自的葫蘆瓶裡。

因未曾進食,每個人又累又餓,走到像賑災區的地方,交出葫蘆瓶後,獲得一碗又臭又臊的白色膿湯。或許是宿生某種因緣,此時我覺得事有蹊蹺而未食用。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