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寶十四年(755年),節度使安祿山起兵叛亂、攻佔洛陽,次年稱帝入長安,並遣部將史思明占河北廣大地區。玄宗逃往四川,肅宗在靈武(今屬寧夏)即帝位。        

757年,安祿山被其子安慶緒所殺,唐將郭子儀等收復長安、洛陽。

759年,史思明殺安慶緒、自稱燕帝、克洛陽。不久,史思明被其子史朝義所殺。唐軍屢敗叛軍,763年,史朝義被迫自殺,歷時七年的叛亂被平息,但唐朝也由此轉衰。            

每個朝代的更換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據《定命錄》中記載,當年唐玄宗在勤政樓設御宴招待文武百官,還在樓下安排各種雜藝表演,唐玄宗與安祿山一同坐在東間觀看。

後來,繼位成唐肅宗的太子李亨直言規勸說:「兒臣讀遍古往今來的所有典籍,也沒有臣下與君王坐在一起看戲的記載。」

唐玄宗說:「安祿山相貌奇特,我是想借他祭禱除邪啊!」

唐玄宗曾與安祿山一起在夜間飲宴,安祿山喝醉後,躺倒那兒變成一頭豬,卻長著龍的頭。手下人忙去稟報唐玄宗,玄宗皇帝說:「他是一頭豬龍,沒有什麼作為!」最終也沒殺他。

可見,安祿山也是有來歷的,不過不是真龍天子,而是豬龍,起兵叛亂後稱帝,是用來叛亂、搞垮唐朝來的。

開始時,安祿山在韓國公張仁願帳下做一名走使小吏,張仁願常讓安祿山給他洗腳。

張仁願腳下有一顆黑痣,安祿山在給他洗腳時偷看那顆痣。張仁願望著安祿山笑著說:「黑痣是我的貴相,你特別注意觀察它,難道你也有嗎?」

相學中有言:腳底有痣,貴不可言;腳踏一星,能管千軍萬馬。

此時安祿山說:「我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不巧的是我兩隻腳上都有痣,比將軍的顏色黑而大,竟不知道這是什麼好兆頭?」      

張仁願看了安祿山腳上的痣後很驚異,越發親近、厚待他了。並且相互約定,安祿山做了張仁願的義子。

癩哈蟆(圖來源:Pixabay)

從此以來,張仁願更加寵幸,並極力向朝廷推薦安祿山。

可見,上天安排一個朝代(或國家)滅亡,也會相應造出一個「豬龍」、「癩哈蟆」等之類的東西來禍亂天下,從而讓其走向滅亡

其後安祿山的起兵叛亂,也早在十二年前,被一塊石頭上刻著的字預言出來。

當時唐朝蘇州吳縣有個農民叫汪鳳,他的住宅在通津。在那裡,常常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不到十多年的時間,汪鳳的妻子、孩子,以及家裡的僕人等幾乎全死了。

汪鳳感到住在這裡很不太平,於是就把它賣給同城的一個叫盛忠的人。

盛忠住了不到五、六年的時間,他的親戚也死了不少。盛忠十分憂愁害怕,就想降低價錢便宜賣出,可是人人都知道是什麼原因,所以很長時間沒有賣出去。

當時城裡有個叫張勵的人,家裡很有錢。跟隨他的人很多,勢力很強大,是城裡有名的壞蛋。他橫行霸道,和盛忠是鄰居,每天到官署上班時,都要經過盛忠的門前。

有一天,他遠遠的看見盛忠的宅院裡有兩股青氣,像箭桿那樣粗,而且密接無間直貫長空。張勵認為住宅下埋藏著久久無人知曉的寶玉,所以青氣才往上升騰。但他卻不把這想法告訴別人,自己天天觀察。

過了不久,他就到盛忠家裡,請求用一百個銅錢買盛忠的住宅,並很快就搬進去。他又在早晨看見青氣非常旺盛,於是就準備簸箕和鍬,挖那冒著青氣的地方。挖地不到六、七尺深,就碰上一塊大磐石。

挖掉磐石,就發現地下有個石櫃,上面刻有圖案,製造的工藝十分精巧,四周用鐵索鏈捆綁著。

這石櫃被用鐵水把四周堅固的焊上,又用石灰把它封得很嚴密。它四面各有七個紅色的文字標記著,而那些字就像寫錯的篆字彎彎曲曲的勾連著,使人難以認識。

張勵於是拿鉗錘用力敲打、拆開石櫃,打開石櫃後看見裡面有一個銅鍋。此鍋可以盛十斗的東西,鍋口用盤蓋著,又用鉛錫將它緊錮保護,還用紫印九顆來回在上面印著。

但印文和前面的筆體不一樣,全像石篆字,沒有人能解釋。

大猴(圖來源:Pixabay)

張勵拆掉了銅盤,那鍋口用紅色的絲織品覆蓋了三層。張勵剛打開,忽然一隻大猴從裡面跳出來,人們都驚訝害怕,沒有人敢靠近。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大猴跳躍著也不知到哪裡去了。

張勵就看那鍋裡有石頭上刻著字說:「禎明元年,七月十五日,茅山道士鮑知遠,在這裡囚禁神猴,有發現的,發現後十二年,胡兵就要大肆擾亂,天下煙塵四起,而發現的人不久也就要滅族。」

禎明是陳後主叔寶的年號,禎明元年是587年。張勵是在天寶二年(743年)十月發現神猴,即距埋下石櫃時已有一百五十六年了。

到了天寶十四年的冬天,安祿山起兵叛亂,剛好是發現石櫃後十二年,石頭上刻的字都應驗了,從這時以後一年,張勵家也就都死了。茅山道士能在一百多年前就能預見到這一切,可見萬事皆是神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