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意思是:不守信用的人,不知道他應該要如何處事?有人說,「信」是人的第二生命。這種說法其實也非常符合道德標準。

「仁,禮,義,智,信」與對人體的影響

古人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意思是:佔了有利的時機不如佔了地理優勢,佔了地理優勢又不如取得人心。

人的健康也是一樣,人倫五常,人的本性和習慣,對一個人的健康有著很大的影響。在《中庸》思想中,孔子提出「仁、禮、義、智、信」都與人體有著密切關係。

仁(仁慈、仁愛):屬木,與肝對應。

義(處事公正合宜):屬金,與肺對應。

禮(人際關係的正常規範):屬火,與心和血對應。

智(能明辨是非):屬水,與腎對應。

信(言而有信):屬土,與脾和胃對應。

古代醫學認為,人可以活在這個世界上是靠:腎 — 是「先天之本」(腎是生命的根源)和脾胃 — 是「後天之本」。說腎是「先天之本」是因為腎是沒有辦法用藥來補足與治療,而只能靠協調慾望、守德修身來保養。因此,腎要的是「養」而不是「治療」。

現代人有許多慾望,生活過得相當放縱,用藥補腎是「捨本逐末」越補越嚴重。脾胃是「後天之本」,人體全部必需的營養都由脾胃轉化而來。

因此,如果在慾望上人們不知道節制,就會傷害自身的「先天之本」 – 腎。當腎(屬水)缺水時,肝(屬木)就會乾枯而死,身體的所有臟腑都將衰敗。

如果人不守信,那麼「後天之本」,就是脾會受到嚴重的傷害。如果腎和脾胃受損,那麼這個人的生命就不會長久。

人如果不守「信」就不會有「義」,更不用說感恩之心了。那時,人們會互相防備,把彼此當成敵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變得非常緊張。

從更大的範圍來說,如果一個國家裡到處都是淫亂之事、互不信任、忘恩負義、道德頹廢,災難肯定不斷發生,老百姓生活困苦。這個國家就很難存在下去。因此,提倡「仁,禮,義,智,信」的價值也是保護每個國家和每個人生命最直接的方式。

古人為何如此重視信義?

 

示意圖(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有一個「三千里不失信」的故事:

兩個朋友在早春相遇。在分別前,家主問他的朋友,什麼時候再來玩。那個朋友說中秋節時,會再來跟他一同喝酒賞月。

到了中秋節,家主帶著酒和食物來到家裡的花園,不吃不喝,耐心地等朋友來。

到接近三更時,家主果然看到朋友來了,但他只站在花園門外問:「目前還沒過三更,還算是八月十五吧?」

家主回答朋友:「還沒,還沒,仍然還是八月十五。我就知道您一定會來的,因為在我的記憶中您從未失言過。請進,快來跟我一起飲酒賞月。」家主說完便跑到花園門口去請朋友進來。

朋友匆忙說:「請您不要過來!由於遇到特殊的情況,我無法準時來見你。我聽過有人說,人脫離了身體,只要一瞬間元神就可以抵達千里之外。所以,在二更時我就自盡脫離了這個身體,以便能在三更之前來看您。現在我能在這裡,看來這句話不是虛傳的。我和您現在已經是陰陽兩世的人,但我可以信守對您的承諾了。」

這個故事中的朋友將「信」字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甚至高於他自己的生命。

在《史記—欒布列傳》中有記載:「得黃金百,不如得季布一諾」,意思是:得到多少黃金,也不如得到季布的一句承諾。

這句話跟一個故事有關:在漢楚戰爭時期,季布是項羽的隨將,是一個非常重視信用的人。每當他向任何人承諾某事時,他從未失言。所以人們才視季布的承諾是非常有價值的,比百兩黃金還珍貴。我們現在說的:「一諾千金」,也代表了承諾的巨大價值。

當今社會上,承諾不值一毛錢。連契約也會造假,假信件、假文憑、假證書等等……。

「信義」這個詞,古人只要說出口,就會用生命去兌現。到了現在,比起「信義」,人們更常使用「信譽」(信用和名譽),只差一個字,但意義卻是不同的。今天的人們用這個詞,只為了滿足個人慾望,卻沒有提到道義。

故事中的人物,為了信守承諾,甚至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當一個人說出一句話,就有天地作為見證,所以我們不能隨便承諾,然後失信於人。我們需要以古人為榜樣,重視信義,這樣才能使這個社會變得更加美好。

(責任編輯: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