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老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她幾年前結束的那場婚姻,仍讓她沉浸於消極和悲觀之中。當談到妻子和丈夫如何能和睦相處時,她認為女人需要「狡猾」、耍「手段」,才能牢牢掌握住自己的婚姻。

聽她說完,我笑著回答:女人最重要的是,知道如何控制自己,考慮到生活中合適的距離和不忘分寸,才能避免情感的衝突。

事實上,女人在婚姻中真正該做到的不是「狡猾」,而是善用溫柔的力量。換句話說,就是學會如何「謹言(出言謹慎)」。

的確,作為一個女人,配合場合說出正確的話,是非常重要的。

特別是在家庭之中,當面對最愛的人時,人們往往不懂得如何克制自己。

許多女人認為,「家」是自由做自己的地方,可是完全不考慮別人的感受,這樣就不行了。

尖銳的言語會讓另一半裝滿負面能量,最好的方法就是,擺脫負面情緒,使心靈處於平和。

古代先哲曾說,在開口之前,先問自己三句話:

「這句話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再問問自己:「這句話是否有必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問自己最後一句:「這句話是善意的嗎?」

能通過這三道門,才代表你說的話是真正溫柔體貼的。

女人在正確的地方是否說正確的話是很重要的(示意圖,圖片來源:Pexels)

在青銅穗的小說《閨範》中,有句話:「婦言尚簡婉。」意即女子說話崇尚謹慎溫柔。

而在古代班昭所寫的《女誡》中,也有這麼一句話:「婦言,不必辯口利辭也。」

即是說女子柔軟的語氣,才容易為對方所接受。

作為女子,在開口前,要先學著思考上面三個問題,這樣才能使性格越來越大度,從而受到別人的尊重。

再看看歷史上的例子,流傳千古的才女卓文君與司馬相如的故事。據說,文君因為愛上相如的琴聲,而願意與他攜手到老。

因為卓父乃地方有頭有臉的人物,對窮小子司馬相如自然看不上眼。

兩人婚後只好搬到另外一個城市,重起爐灶,卓文君為了幫助司馬相如,以大小姐的身份親自在餐廳中燒爐火、招呼客人,完全不以為忤。

後來,司馬相如進朝任職,久久才回家一次,有不少達官貴人見他才華出眾,卓文君又不在身邊,便希望幫他介紹妾室。司馬相如面對水漲船高的聲勢,也認為有納妾的必要。

但他知道卓文君在家鄉等著他,又想到過去多年卓文君為他不惜與娘家翻臉的舊事,怕被說成負心漢,於是寫信回家,問卓文君的意思。

這天,文君喜不自勝的拆開來自京城的書信,一讀之下,臉色蒼白,她知道夫君周遭美人如雲,心中哪裡還記著自己的情意?

於是,她提筆回信:

一別之後,二地相思,

只說是三四月,又誰知五六年。

七弦琴無心彈,八行書無可傳,

九曲連環從中折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繫念,萬般無奈把郎怨。」

意思是:

「離別之後,一心兩處,

只約相離三四月,沒想到一別五六年,

弦琴無心彈奏,書信無從寄往,

折斷了連環玉,在長亭裡盼望著你。

百般相思,千般折磨,也只能無可奈何埋怨你。」

後半段,文君又用相如原信中的字反寫:

「萬語千言說不完,百無聊賴十依欄。

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圓人不圓。

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蒼天,

六月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陣陣冷雨澆花端。

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意亂。

忽匆匆,三月桃花隨水轉。

飄零零,二月風箏線兒斷。

噫,郎啊郎,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

意思是:

「萬語千言說也說不完,百無聊賴的依著欄杆。

九月九日登高處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圓但人未團圓。

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著上天。

六月伏天,眾人搖扇,獨我感到心寒。

五月石榴花開如火,卻遇上陣陣冷雨澆打花朵。

四月枇杷還未成熟,我卻對著鏡子心亂。

春光忽走,三月桃花凋落隨水漂流。

二月風箏斷了線,飄零無依。

郎君啊郎君,願求下一世,你做女子、我做男子。」

看完信,司馬相如非常感動及慚愧。

溫柔但充滿愛意的責備令司馬相如不得不為之動容。

不久後,他便辭官回鄉,與妻子團聚。

卓文君不用尖銳的話語、不亂嫉妒,用最真誠的詩挽回了夫君的心。

一個女人真正美麗之處,在於她的道德人格(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回到我們所討論的「謹言」,《女誡》中寫道:「擇辭而說,不道惡語,時然後言,不厭於人,是謂婦言。」

是指在與人交流時,女子不該說出違背道德、通滿惡意的話,只有善良的言語,才不會被人討厭,才能讓人愛惜。

在《弟子規》中也曾寫道:「彼說長,此說短,不關己,莫閑管。」

即是指不要隨意評論他人的是非、詆毀他人,要學習自我克制,培養道德,使氣質優雅而平靜。給別人帶來舒服及愉悅之感。

綜合上述,女子美的如一朵花,說話更應謹慎,真誠、溫柔、有分寸,敢於以適​​當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是種善於解決他人意見的美。

在說話前,先考慮一下對方的感受和心情。當我們可以克制自己,以善良的心來為別人深刻考慮,從而便能造就一份有內涵的美麗。希望所有的人們都能出言謹慎,選擇正確的詞語來表達,進而增加這世界的愛和美。

(責任編輯:心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