諺語說:「家貧思賢妻,國亂思良相」,意思是賢妻和良相是至關重要的。他們可以使一個家貧窮或興旺和一個國家國混亂或繁榮。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在歷史上,有很多國家和朝代因為重用賢才而興盛繁榮。賢才是老百姓的福氣,其中,就屬齊國為首。

當提到齊國的興盛,人們就會想到晏子(晏嬰)。他是齊國的國相,也是一個才德雙全、聰明機智的人;同時又是一個著名的政治家。他為齊國的興盛發展做了很多的貢獻。

可以說晏子是一個才德雙全的典型人物,他一輩子為國為民,的確是個擁有仁義廉恥的人。有很多典故記錄晏子的才能和德行,下面我將引用《晏子春秋》上記載關於晏子的仁義廉恥的三個典故。

對於君王和人民:他正直廉潔

有一次,齊相晏子正在吃飯,正好齊景公派遣的使者來到。晏子起身迎接,並邀請使者一同吃飯。晏子把自己的飯,分出一半,招待使者,結果兩個人都沒吃飽。

使者回去後,把這件事告訴了齊景公。景公驚訝地說:「唉!沒想到國相的家裡,竟是這樣貧窮啊!我一直不知道,這是我做國君的過錯啊!」

於是,景公派人給晏子送去一千兩黃金和從集市上收來的稅租,讓他用來供養賓客。晏子說什麼也不要,景公三次派人送去,三次都被晏子謝絕。

晏子對景公說:「我並不貧窮,我靠國君的俸祿,恩澤已經惠及家族,而且足夠供交遊之用,還可以接濟窮苦百姓。您給我的俸祿,已是夠多的了!」

「我聽說,接受君主所賞賜的豐厚資財,而轉施給老百姓,這是臣下代替君主取悅於民。忠君之臣,是不會這樣做的;從君主那裡得到豐厚資財.卻又不施捨給老百姓,這是私自竊藏君主的恩惠。仁義之人也不會這樣做的。我的家中,現有一些布,一些糧食,已經足夠享用了。我為什麼還要接受多的賞賜呢?」

景公反問晏子說:「過去先君桓公,用書社五百,封給國相管仲,管仲一點也不推辭,就接受了。可您為什麼一再推辭呢?」

晏子向景公揖揖手,鄭重地說:「我聽說:明達的人,既使思考一千遍,也會有考慮不周的時候;愚鈍的人思考一千遍,肯定會有正確的時候。我想,管仲雖是聰明人,也會有思慮不周的時候;我雖然愚昧,或許也有正確的時候。大概,管仲失誤的時候,正是我正確的時候吧?所以我再三推辭,而不敢接受」。

齊景公聽了,點了點頭,看起來很佩服他。

 古人講道:無「廉」者什麼都敢爭,無「恥」者什麼都敢做

對於外交:他才華過人

(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有一次,晏子將出使楚國。楚王聽到這個消息,就對大臣說:「晏子是齊國一個能言善辯的人,他的口齒伶俐,唇槍舌劍。現在他奉命出使我國,我想侮辱他一番。你們看用什麼方法好呢?」

左右大臣紛紛獻計說:「等他來了以後,我們綁上一個人,故意從您面前走過。您看到後就問:「這個人是幹什麼的?」我們就回答說:「他是齊國人,犯了偷竊罪要被處刑。」這樣不就侮辱他了嗎?」

楚王聽後,連連拍手叫好。

不久之後,晏子來到楚國,拜見了楚王。楚王舉行宴會招待晏子。在雙方喝得正高興時,兩個差役拉着一個披頭散髮的人從堂前走過。楚王很不高興地問道:「你們捆綁的是什麼人?」

兩個差役回答道:「他是齊國人,犯了偷竊罪」。

楚王聽了,轉身地看着晏子,說:「齊國人天生就喜歡偷盜嗎?」

晏子看看楚王,站起身來,離開席位,鄭重地回答說:「我聽說,桔樹生長在淮河以南,就是桔樹;如果生長在淮河以北,就變成了枳樹。桔樹和枳樹的葉子極其相似,可果實的味道卻完全不同」。

說到這裡,晏子笑著問楚王說:「您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楚王不懂地搖了搖頭。晏子接著說:「造成這種不同的原因,就是因為南北水土不同啊!」。

說著,晏子指指堂下的那個被捆的人說:「這個人,生活在齊國的時候並不偷竊,來到楚國後卻偷起東西了,莫非貴國的水土,容易使老百姓做盜賊吧?」

楚王聽了,臉色一陣兒白、一陣兒黃。他尷尬地笑着說:「聰明賢智的人,真是不可戲弄啊!我這是自討沒趣了」。

對於家庭:他始終一心一意對待家人

( 圖片來源:Flickr/Cao Xueqi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晏子不僅是一個清廉才德的宰相,而且他還是一個一心一意對待妻子的好丈夫。

有一次,齊景公到了晏子家做客。齊景公看到晏子的妻子走過,便問:「這是你的妻子嗎?」

晏嬰答道:「是的」

齊景公笑着說:「唉,你的這位內助,真是年老又醜陋啊。寡人倒有個女兒,年輕而又美麗,寡人願意將她嫁過來,做你的妻子,你看怎麼樣?」

晏子聽完後立即站起來,恭敬地答道:「啟稟主公,我的這位妻子確實已經老了,而且也醜了。然而,我已經與她生活了好多年,她也有過年輕而又美麗的時候呀。作為女子,嫁人時就將自己的一生,包括年輕與衰老、美貌與醜陋都託付給人了。我晏嬰既然接受了她一生的託付,主公您即使施給我以恩惠,我也不能因此而背棄她的託付啊!」

說完了這番話,晏子又恭恭敬敬地對著齊景公一拜再拜,堅決辭謝了他的好意。齊景公看到晏子如此堅決,於是從此往後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責任編輯:大勇) 

分類: 傳統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