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了年齡之後,休閒時常坐著回想起以前的事情,突然可以領悟「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如果把人比喻為爬在沙灘上的螞蟻群,那麼沙灘最終的目的地是什麼?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一定要說,那終點就是一個墳墓,在生與死之間的距離,其實只是一個短短的人生。而對螞蟻而言,他們從來沒想過面前的路會是什麼。       

螞蟻只知道勤奮地向前爬,小心、嚴肅、細緻的在沙灘上留下痕跡,不是整齊的直線,就是傾斜的斜線。

人類看到這個痕迹會說,一隻螞蟻爬過去。這可以看作是螞蟻生命的價值,但人類呢?為什麼必須知道在面前的路有花園、有鳥在風中唱歌,有鮮花綠草、有人鼓掌歡呼,才會努力走下去?    

對於那些人來說,「最終到底去哪兒?」將成為判斷人生有沒有價值的標準。

至於人行走過後留下的足跡,卻無人問津。人活在生活中,就像勤奮的螞蟻一樣,盡自己的能力向前,在整個人生中,自然會留下足跡,但這才是生命真正的價值。

人類真正的價值在於他們留下的足跡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如果不是這樣,那麼人應該只站在一個位置而已。因為沒有人可以肯定前面有一個花園。

當螞蟻爬出巢穴時,它們沒有帶上任何東西,輕鬆自由自在。在路上,遇到了一粒米飯,背上肩膀上,遇到一個草,就繼續背上。

對於人類來說,米粒像人的位置,葉子像人的名譽,一個草像人的一筆大錢,或是出國的機會……但是有沒有人能像螞蟻一樣,身體不帶上任何東西?這樣的人幾乎沒有。

但是,在身體上帶上東西是一回事,心裡有沒有帶上東西,卻是另一回事。

有兩個和尚走在路上,到達河邊時,就遇到了大雨。一位濕漉漉的姑娘在河邊顫抖著,師兄果決背著那個女孩過河,師弟耿耿於懷。

晚上他忍不住問:「師兄,佛門不近女色,為什麼師兄還背著那個姑娘呢?這樣不就有肉體接觸了嗎?」

師兄回答:「我放著那個姑娘下來很久了,為什麼你現在還背著呢?」

身上背著太重,那麼心裡更要早點放下,我們需要這樣做。不幸的是,今天我們很多人背上太多的負擔,心裡卻背著更多、更重。

更悲慘的是,有些人在肩膀上從未背過負擔,看著別人背,就急眼、著急,在心裡突然背著更沉重的負擔。

放下心裡的負擔,心裡會更展開、更輕鬆、更悠閑、更自由和更柔軟。

在肩膀上背著更重,心裡就更需要早點放下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把人當做螞蟻,不是蔑視忽視人類,反而更提高人類。

螞蟻只完成自己的任務,它勤奮、努力、堅持,不自以為是,也不吹噓炫耀。人類在看別人之前,不妨先看看自己做了哪些事情。

(責任編輯: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