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末期兩位皇帝的老師這麼教導:「每臨大事有靜氣」。自古以來聖人和賢人,越是遇到驚天動地的大事、險事,越能心靜如水,見到大海但並不害怕。

古往今來,凡成大事者肯定是「心靜如水」的人。那麼,為何一個人能夠「心靜如水」呢?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在三國初期,有一個人名叫司馬徽,是一個識才尊賢的人,從未批評別人。

如果有人向他打聽某人的訊息,他只說:「挺好」,不管那個人是好是壞。

龐統是劉備謀士,也是司馬徽的侄子。他十六歲的時候,一次去看司馬徽。

那時,司馬徽正坐在樹上採桑葉,龐統便坐在樹下,和司馬徽談起了世間大小事,從早上一直談到晚上。後來,司馬徽稱讚龐統,說龐統一定會成為南郡文人的領導。

後來司馬徽回到故鄉潁川,龐統從南郡走了兩千多里,來看望他。

龐統到達司馬徽住的地方時,司馬徽又坐在樹上採桑葉,那時,龐統的思想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龐統對司馬徽說:「我聽說大丈夫生活在世上,應該掛着黃金大印,佩着紫色的印帶,怎能委屈自己的才能,在這裡做養蠶婦人的事呢?」

司馬徽聽了,笑笑說:「你知道揀小路走,能夠早點到達目的地,但不知道走​​小路,容易迷路。過去堯時的伯成子告別諸侯,到野外去耕地,並不羨慕功名的榮耀;原憲寧願住在用桑樹條圈成門樞的屋子裡,也不要高大的官家住宅。

他們不稀罕華麗的屋子、強壯的馬車、有幾十名侍女,這就是古代隱士許由、巢父心胸寬闊的地方,也是伯夷、叔齊足以驕傲的原因。

在我們這些人眼裡,像呂不韋那樣奸詐手段騙得官位的人,或者像劉景公那樣擁有駿馬的庸俗君主,都是不足以誇耀的。」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一個人能夠接受清貧生活,那麼在名利之前,肯定「心靜如水」。

一個能夠「心靜如水」的人,在利益面前完全不會引動,他的智慧和視野才夠高遠,從而辦成大事。

最後,龐統向司馬徽感謝說:「我出生在邊遠偏僻的地方,很少見識到大道理!如果不叩擊一下聲音洪亮的鐘鼓,那就不知道它的聲音之響!」

後來,龐統真的做到了這點,他過上清貧道行的日子,他得到了人生中的大美德和修養。

正因如此,龐統最終成為了劉備的軍師和中郎將,幫助劉備完成大業。

備註:按照《史記》,伯夷是商紂王末期孤竹國第七任君主亞微的長子。國王想將王位傳給他的第三個兒子叔齊,在父王去世之後,叔齊將王位傳給伯夷,但他沒有同意,他說需要按照父王的命令,然後他離開了,叔齊看到情況如此,便跟著他,孤竹國的人民只好支持伯夷與叔齊的兄弟亞朋登基。從此以後,伯夷與叔齊的寬容故事被後人代代相傳。

(責任編輯: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