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色得福       

道教有一本善書,名為《文昌化書》,其中記載了林茂先的故事。

北宋時期,林茂先是江西信州人。才學過人,卻因家貧,只得閉門讀書。在得到鄉薦後,便有一位富人之婦十分欣賞他的才學。        

婦人因為厭棄丈夫不學無術,對林茂先十分欽慕林茂才名,竟於某夜私奔到他家,希望能有特殊的關係。

林茂先在明白對方的來意後,嚴肅道:「男女有別,禮法不容,天地鬼神,羅列森布,你怎能玷污我的品行呢?」婦人聽後,慚愧而退。

隔年(北宋天聖八年),林茂先考取了進士,因才華橫溢,功勳卓著而被朝廷重用,在京城擔任太常卿,官居二品。

其後,他的四個兒子也同樣地考中了進士,獲得了「一門五進士」的稱譽,可謂一門榮貴。

《中庸》有道:「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者也,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所謂慎獨,即是指君子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要警戒謹慎,在人聽不到的地方也得戒慎恐懼。評論小人時,則說他們「無所忌憚」。

可見修身要務在於敬畏二字,「男女有別,禮法不容」,敬也;「天地鬼神,羅列森布」,畏也,可見林茂先真的已經將書中做人道理化為自已的修養。

古人敬天敬神,即使身在暗室,亦知有神明監察,神目如電,不敢放縱自己的欲念,能把持住自己,修善積福,上天佑護,人神共欽。          

小人則不信因果,肆無忌憚,心懷不軌,自以為作惡無人所知,殊不知或許可以瞞過人,卻瞞不過天地神明,造下種種罪業,人神共憤。

文昌帝君(圖來源:翻攝自網路)

勸善感神

明代嘉興府人李定,為人敦厚,平日抑惡揚善,但凡是聽見同學或親戚朋友談論違背操行的不正當之事,便嚴正地加以阻止和訓誡。

為了使人明瞭妄論人是非、詆毀人名節、好談淫穢等事的過錯,他甚至特撰了一篇《戒口孽文》以規勸他人。

他屢屢勸人應多看善書,切莫無端造業,受他的訓誨,因此以此為戒的不在少數。

長年於考場失利的李定,本來對於功名早已心灰意冷,但在晚年,曾被他的學生請去一同赴考科舉。

放榜前一夜,李定夢見了他過世的父親,告訴他說:「你前世少年及第,卻因你恃才傲物,不知謙恭待人,上天罰你今生屢試不中,終生不發達。但此次有一個應試的人,註定今科該中解元,來年復可進士及第,只因好色貪淫,前月淫污了一個未出嫁的少女,功名已被削去。

文昌帝君因你作《戒口孽文》,又勸勉他人看善書,認為你積累陰德很大,受你勸化戒邪淫及不敢再談淫穢事的人很多,故特奏上帝,補列你的功名,望你以後能更加勤勉修德,以報天恩。」

他醒後,欣喜異常。放榜果然真中了解元,次年也順利地得進士及第。

在他作官後亦不敢懈怠,愈加謹慎,力行善事,後來以其為官清正,仕途順遂,官至御史。

感應之機,如此之快!這種勸人改惡從善的慈悲之心,也足以感動天地!

轉自–《禁書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