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明末清初年間。距北京城幾十里外有一個村子叫瓦家店。在這個村子裡,有大戶人家,人稱「錢員外」。      

距離他們家兩里外,有一個農戶人家,此人姓李,人稱:「李老二」。由於他會一些泥瓦匠的手藝,所以經常到錢員外家工作。

每次到錢員外家工作,錢家給的工錢都不少,幾次下來,就和錢員外混得很熟。所以,錢李兩家來往比較密切,錢員外稱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稱錢員外:錢大哥。

有一年,錢員外全家要到南方去辦事,要幾個月才能回來。錢員外把李老二找來說:「李老弟,我們關係不錯,我有點事項託付給你,不知你是否答應?」

李老二說:「錢大哥,你有事就儘管說,能幫的事我一定盡力幫忙。」

錢員外說:「我有一批好酒,擔心離家之後,被看家護院的僕人偷喝了,想放到你家保管,不知你意下如何?」

李老二說:「當然可以!你放心走吧!等你回來,我原封不動還給你就是了。」

就這樣,錢員外讓人把三十罈封好的酒罈,送到李老二家中。李老二把這些酒罈擺到西屋的空房中,平時用鎖鎖著。

時光飛逝,錢員外家走了兩個月了,杳無音信。       

有一天,李老二想起錢員外寄存於他家的好酒,就打開房門看一看。這三十罈好酒都用牛皮紙封口,罈上貼著一張紅紙,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酒」字。李老二用雙手捧起一個酒罈聞了聞,沒有甚麼味道。

他心中覺得奇怪:「這酒罈封得再嚴,也應該聞得到酒味啊?」

他雙手晃了晃,也聽不到酒罈裏有酒的聲音,出於好奇,他索性拆開一個酒罈,倒出的東西讓他大吃一驚:「這哪裏是酒,竟然是白花花的雪花白銀!」

他把所有的酒罈都打開一數,正好是白銀三千兩。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財富,看著這些白銀,李老二就起了貪念,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把這些白銀據為己有的妙計。

最後,他終於想出了一個損招。他上街買來一些好酒,灌到酒罈中,再把酒罈原封不動地封好,然後把這三千兩白銀埋在自家的地窖裏。

幾個月後,錢員外回來了。李老二就把這三十罈酒送回錢家。等李老二一走,錢員外打開酒罈一看,白銀變成了白酒。錢員外又氣又驚,心中明白一生的積蓄,全被李老二據為己有了。

本有心到衙門去告他。又一想,當初說好讓他保管的是酒,他送回來的也是酒。這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錢員外又氣又惱,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憂鬱而死。

李老二看錢員外已死,又無人找他要帳。於是用錢員外的白銀買了一塊地,蓋起了大宅院,又娶了幾個小妾。真是昔日寒門冷落,今日門庭若市。

他的妻子一直都沒有生育,但一個小妾懷孕了,李老二高興得不得了,這可是唯一的子嗣。

就在臨盆的前一天,李老二突然做了個夢:他正在一個房間裏喝茶,門突然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人,他仔細一看:竟然是錢員外。那錢員外肩上搭著一個錢褡褳(中國古時人們出行時使用的一種裝錢物的口袋),笑呵呵地對李老二說:「我來討債了。」

李老二猛然驚醒,出了一身冷汗。這時,一個女佣人走進來說:「恭喜老爺,二少奶奶生了一個兒子。」

本來是件令人高興的事,可是一想到昨晚的夢,李老二就渾身不自在。不斷想著這個夢與他兒子有甚麼聯繫。因此,他對這個兒子也存有戒心。

可是,這個兒子卻出奇地孝順,到了上學的年齡,李老二為他請了幾個老師,孩子非常爭氣,學過的東西過目不忘,老師也常誇他是個奇才,將來一定能考個一官半職。

時間一長,李老二對於夢中討債的事,也就漸漸淡忘了。

李老二的兒子到了十八,進京趕考,一考即中,封了一個七品官職。李老二家中紅燈高掛,喜慶盈門,親朋好友都來祝賀。

席間有一個人說:「如今時興用錢買官。我看李兄你家也不缺錢,不如花點錢給你兒子買個大一點的官。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替你當引見人。」

在座的人都說是個好主意。李老二心想:「自己的唯一的一個兒子才華橫溢,當個七品太枉才了,買個大一點的官也行。」

於是,李老二又花重金為兒子買官。幾個月後,那個收了重禮的宰相果真把李老二的兒子提拔成四品官。

這又是一大喜事,李家更是歡天喜地的慶祝了一番。因為官也有了,提親保媒的人也多了。兒子千挑萬選,相中了朝中大臣的千金小姐。

於是,李老二免不了又花重金送禮,請媒人說媒,花了許多錢,女方總算同意了,可是卻索要了一大筆彩禮,沒有辦法。李老二也只好咬牙答應。事情總算辦妥了。

迎親的日子定在下月初五,這一天漸漸臨近了,李老二很是高興。

高興之餘,晚上他多喝了幾杯酒,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十八年前的那個夢境又出現在他的眼前,錢員外笑呵呵地對他說:「你欠我的債,我討了十八年,總算要回來了,還帶了一點利息。」

說著還伸手拍了拍肩上的錢褡褳,果然,當時的錢褡褳扁扁的,現在卻塞得滿滿的。

錢員外接著說:「債討完了,我也該走了。」

李老二猛然驚醒,這時一個佣人慌慌張張的跑進來說:「老爺,不好了,大公子生病了,快去看看吧!」

李老二三步併做兩步的跑到兒子房間一看,兒子已經嚥氣了。李老二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終於明白了:「錢員外真的托生成他的兒子,來向他討債。」

他回想起來:從他兒子出生、到請老師、趕考、買官、定親,他的兒子足足花掉了三萬兩白銀以上呢!難怪錢員外臨走前,還說帶了一些利息呢!

李老二整天像乞丐一樣在大街上見人就講他騙財害人的往事,勸人們別幹這些傷天害理的事(圖來源:Pixabay)

兒子過世,李老二不但沒人送終,白花花的白銀也幾乎花光了,人財兩空。

他整天在大街上遊蕩,見人就說他騙財害人的往事,勸人們別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但是人們都以為李老二瘋了⋯⋯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