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知恥近乎勇」,知道羞恥的人也被認為是勇敢的人。一個人知道廉恥,遇到財物就不會起貪心,陷入難以逃脫的困境。因此,無論是個人修養還是國家的氣質,「恥」都是良心的「引導者」

一個人知道如何保身,做壞事知道慚愧,那個人是有「恥」的。孟子也講:「人不可無恥」,即是做人不能沒有「恥」,不能不知道羞恥。他還講,一個不懂羞恥的人不能算是人。他認為,會羞恥的人才有良好的道德,不被名利吸引而做出違反良心的事情。           

知恥的人敢於承擔責任

范純仁和司馬光都是宋朝的大臣。但在處理正事時,他們往往有相反的意見,每當談論正事,他們兩個人都會爭辯不休。

後來,司馬光因為得罪皇帝而被治罪。與他一起受罰的,還有其他人。

有一個名叫韓唯原的人一開始同意司馬光的意見,但後來因為不同意他的意見並疏遠他所以幸運地逃脫這次罪行。

還有范純仁,這次范純仁的意見也跟司馬光的一樣,所以也要受罪。有人看到後就建議范純仁學習韓唯原,去見皇上表達自己並不同意司馬光的觀點,藉以逃罪。

范純仁聽後說:「雖然我和司馬光在處理政事有些不同,但不是爭鬥,我們只是治處理方法不同而沒有個人私仇,怎麼能以其為推卸責任的理由。別人怎麼做我不管,但我有我自己處理事情的原則。一個人最難做的事情就是重視自己的良心。要正直無私才能活着。如果我做違反良心的事就是生不如死。人活著要有羞恥心,否則就像死了一樣!」

范純仁曾經跟人們說,在他的人生中,最深刻的教訓是「忠恕」(忠誠和寬恕)。

他經常勸誡子孫:「人雖然愚蠢到極點,但對於其他人的壞習慣可以很清楚講出來,而對於自己的事情就模糊不清 。聰明人以責怪別人的心責備自己,以原諒自己的心原諒他人,才不必擔心自己達不到聖人的境界。」

范純仁的生活方式就是活得良心無愧,並教訓范家,讓後代也可以如此。

知恥的人不違反違背職責和良心

在戰國時期,齊莊公,實名叫姜光被齊國大夫官崔杼殺死。崔杼命令當時史官太史伯在歷史書中記載齊莊公是因瘧疾而死。太史伯不肯,堅決寫着:「崔杼殺死皇帝」。

崔杼非常生氣,殺死了太史伯。太史伯有三個弟弟,分別是重,叔,貴。太史重在史書中也這樣寫着,崔杼就殺死太史重。到了太史叔也像兩個兄長一樣寫着,然後他也被崔杼殺死。到太史貴的時候,他也是拿著竹卡按着三個哥哥寫得一樣。

示意圖(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崔杼拿起竹卡,問太史貴:「你三個哥哥都因為這句話而死了,你難道不怕死嗎?你如果按照我的要求寫,我會饒了你」。

太史貴正色回答:「據事直書,是史官的職責,失職求生,不如去死。

以前,趙川(趙盾的弟弟)殺死晉靈公,當時史官董胡認為趙盾是清官卻不懲罰自己的哥哥趙川,所以他在史書中記載:「趙盾殺了皇帝」。趙盾不責罵史官,因為他知道這是史官的責任。

雖然今天臣不寫這句話,但在天下一定會有人寫下這個事實,臣即使不這樣寫,陛下的臉面也保不住,並且讓知道事實的人更嘲笑陛下而已。因此,臣寧死也會這樣寫的,請陛下明見!」

崔杼只好把竹卡還給他且並沒有殺他。

太史貴拿著竹卡出去,當快到史官時就遇到南史氏,太史貴問他為什麼到這兒,他說:「我聽說你的兄弟們因決心寫了真話,都被殺了,所以我擔心將沒有人寫出這個真相了,所以匆忙拿著竹卡到這兒。」

太史貴把手中的竹卡給他看,那時他才安心離開。

這個故事讓人們非常感動。 以前一代又一代的史官不僅給彼此傳下義務和責任,而且還傳下正直的精神,因為歷史的事實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這也正是不屈不撓的精神,是古人的正直義氣。

(責任編輯:玉蓮)

分類: 傳統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