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遼寧義縣城內東北一隅,有一個聞名遐邇的奉國寺。這座寺院,是大遼國的皇家寺院,也是中國僅存的遼代寺院建築。集古建築、雕塑、繪畫、考古等於一體,獨步天下。建築學家梁思成曾稱它為千年國寶、無上國寶、罕有的寶物。       

奉國寺歷史沿革

宋遼時期,中原地區佛教相對衰落之時,北方的遼國把佛教當作國教。倡導佛法的蕭太后,據說是王母娘娘轉世,而她的兒子聖宗皇帝–耶律隆緒,則自稱是釋迦牟尼轉世。

蕭太后去世後,聖宗皇帝於遼開泰九年(1020),在蕭太后的故裡–義縣,建了這座寺院弘揚佛法。

奉國寺,遼代叫咸熙寺,金代改為奉國寺。因為大雄寶殿內有七尊大佛,俗稱大佛寺,或者七佛寺。經歷代修葺,形成了目前較為完整的建築格局。

據資料記載,自遼到金元之際,是奉國寺發展的鼎盛時期,當時全寺的建築規模非常宏大。

元末時,戰火頻頻,奉國寺也日漸凋零。到明清時期,僅存大雄寶殿,現有的六角鍾亭、四角碑亭、無量殿、牌坊、小山門及西院祥堂均為清代續建的。

大雄寶殿木結構建築   

大雄寶殿位於南北中軸線的北端,聳立在高闊的月台上,是寺內唯一保存下來的遼代建築。

殿的形製為五脊單檐廡殿式,建築面積1,800多平方公尺,中國境內遼代木構遺跡中面積最大的一座建築。

支撐整個大殿的是梁、柱、枋、斗拱組成的木結構,其間完全找不到一根鐵釘。

在中央七間的內槽和外槽採取了減柱法;角柱有明顯的側角和升起,四周角柱依據「側角作法」向內傾斜,以增強支柱抗拉的穩固作用;檐下斗拱用材粗大,工藝簡練,氣勢渾厚有力。

由於支梁架柱完全符合結構力學原理,雖歷千年仍保持著平直挺健,沒有出現彎折扭曲的現象,這確實是中國古代建築史上一項極為光輝的成就。

(圖:翻攝自網路)

大寶雄殿「過去七佛」塑像

寺院大都供奉一佛、三佛或五佛,奉國寺大寶雄殿內的佛像與眾不同,以「過去七佛」作為主尊供奉,十分罕見。

高大的佛壇上由東而西排列著七尊佛像:迦葉、拘留孫、尸棄佛、毘婆尸佛、毗舍婆佛、拘那含牟尼、釋迦牟尼。

正中間的毘婆尸佛塑像最高,合座高度為8.6公尺,向兩側依次低下;釋迦牟尼佛微微面向西邊,以示遙望家鄉之意。

諸佛生態端莊,高大慈祥,莊嚴殊勝,無比的美好,望之令人肅然起敬。

(圖:翻攝自網路)

在每尊佛像前兩側,各有一尊協侍菩薩(高2.5公尺以上),造型生動優美,神態各異,共14尊協侍菩薩。

佛壇東西兩端各塑一尊威武剛勁的天王像。在正中一佛,即毘婆尸佛的背後,有明代重塑的男相倒坐觀音–木雕韋馱,格外引人注目。

大雄寶殿遼代彩繪、飛天

大雄寶殿梁架上的彩繪,是國內極為罕見的遼代建築彩畫實例。有飛天、蓮荷花、海石榴、草鳳等,色彩艷麗,形象如生。其中飛天形象最為精彩絢麗,具有極高的藝術水準。

佛教中把飛翔在空中的天人稱為飛天。奉國寺的飛天繪製精細、刻畫深入、色彩豐富,面相豐潤喜悅,衣飾繽紛,姿態優美。

(圖:翻攝自網路)

奉國寺所保存的飛天皆有頭光,或戴寶冠或結雙髻,面部祥和飽滿,曲眉紅唇,佩纓絡、釧鐲,披天衣。

面部多為男像和童子像,男像有蝌蚪狀鬍鬚,童子像則多結雙髻。

從身材上看,介於男像和女像之間,應該是傳統佛教中的形象。現存飛天中只有第30軀為女像。

飛天風格頗具唐風,飛舞在七佛正上方,或持花束、或捧果盤,飛翔於雲端做散花供養。

與端坐的七尊大佛上下呼應,動靜相襯,構成一幅肅穆的禮佛圖景。

(圖:翻攝自網路)
(圖:翻攝自網路)

殿內三面牆上都繪有壁畫,東西兩面牆上各畫有五佛像,北面牆上畫有八菩薩像,均為元代的作品,正面牆上原畫有十八羅漢,已於1984年修繕時被取下,保存在大殿後面,為明代的作品。

奉國寺退卻劫難顯神奇

歷經千載,中國古代著名的佛教寺院原始建築無一不遭破壞而毀滅,唯獨供奉七尊佛祖的奉國寺竟不可思議的退卻了五次歷史上的大劫難,得以保存。

一劫–金滅遼戰爭;二劫–元滅金戰爭;三劫–元代大地震。最神奇的是距今最近的最後兩劫。

四劫–遼瀋戰役義縣攻堅戰。

1948年10月1日,奉國寺大寶雄殿殿頂被一枚炮彈擊穿,炮彈不偏不倚正落在佛祖釋迦牟尼佛雙手之中,結果炮彈竟然沒爆炸,只是損傷了佛像右手(已經修復)。更為神奇的是,另有兩枚砲彈落在寺院中,也變成了啞彈。

五劫–文化大革命。

1966年紅衛兵造反派破「四舊」,拆廟毀佛。奉國寺也先後有全國各地數十起紅衛兵光顧,揚言要剷除舊世界,剷除佛像。

奉國寺的文物專家劉謙,依託國務院1961年下發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標誌,跟前來的紅衛兵講解文物知識,竟勸退了紅衛兵,而且還使清華大學紅衛兵寫了一條「造反派要保護文物古跡」的標語,再後來者見此而返,佛寺的建築和佛像因而得以保存。

這真是文革中的奇蹟,或許這也是佛寺神聖莊嚴的魅力令頭腦發昏的年輕人們清醒了一些吧。

古往今來,奉國寺七佛法力無邊的故事說不完道不盡,充滿了玄妙神聖。

更令人稱奇的是,上世紀90年代,有一位氣功大師到此地傳功,先後幾次到大佛寺,當他在奉國寺內打起大手印時,佛像中的拘留孫佛竟流下了兩行眼淚,如今還清楚可見。

(圖:翻攝自網路)

退卻千年劫難,七佛舊貌安然。七佛同在的大寶雄殿,凝聚著天人合一的智慧與文化。

殿外左右懸掛的兩塊牌匾「法輪天地、慈潤山河」,詮釋著七佛安居的弘旨,字字透著無量慈悲的法光。

這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能悟得其中真諦,方不枉此生來過。

 

文章來源:新三才

(責任編輯:Tom)

标签: 分類: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