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有一個名叫季咸的人,通過看相,可以準確說出一個人的生老命死、福禍壽命,鄭國人對他非常尊敬,而列子因為好奇,跑去看他相命到底準不準?

列子回去後,告訴了老師壺子:「老師,以前我認為您的道術是登峰造極,我去看了季咸,才知道有比您更高明的啊!」

壺子說:「我只是給你講了一些皮毛,還沒講到實處,你就以為得道了,用這等程度與對方交戰,當然會被對方輕易看破。你去叫季咸來,讓他給我看看相。」

列子前去邀請季咸給老師看相,季咸對列子說:「您的老師看來不妙,可能活不過十天。」

列子淚流滿面,壺子笑着說:「剛才我故意閉塞了自己的生機。明天你讓他再來一趟。」

第二天,季咸又來給壺子看相,出來後,季咸說:「這位老先生幸虧是遇見我,危機已經解除了救,一切平安。」

列子又告訴了壺子,老師笑著說:「剛才我故意展現天地之間的生氣,明天你再帶他來。」

第三天,列子第三次帶季咸來看壺子,看過之後,季咸出來對列子說:「這位先生神色恍惚,我沒法看相,等他心神穩定後,我再看。」

壺子聽到列子轉述後,又說:「剛才我展示的如虛空般的太虛境界,明天讓他再來。」

列子第四次帶季咸來見壺子,季咸剛進房間,還沒站定,便奪門而出,壺子對列子說:「去追他回來!」

列子追之不及,回來向壺子報告:「跑得無影無蹤,沒法追啦!」

壺子說:「剛才我不給他看自己根本的東西,只是順勢而變,讓他難以猜測。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逃走了吧。」

列子這時才知道跟着老師多年,卻沒有學會一點高深的本事。之後,就努力修練,也不出去炫耀了。

整整三年,列子只煮飯給豬吃,幫助妻子做家務事,對世間上的所有事情沒有什麼偏見,他活着誠實樸素,在混亂的人間保持靜靜的狀態,一直這樣到死去。

算命先生對於普通人來說,一看就中,讓不少人佩服。但是,站在修煉高深的壺子面前,季咸的本事卻不值得一提,只是世間的小道。因此,看相這件事情就不準確了。

而列子也因為這次經驗得到深刻教訓——一個道行高深的人精進實修,永遠也不會炫耀。

(責任編輯:岳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