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忍受疼痛,再次微笑著說:「一般的體內的火,藥物可以消除。但如果這個火來自神佛或邪魔,就怎麼治療都不能康復,除非修煉」。

有一位醫生,從以前到現在都一直在盡心盡力行醫治病。雖然他並非修道者,除了治病,他完全不關心世俗之事、不喜歡結識他人。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醫生漸漸成為孤獨的人,很多朋友幾乎都離開了他。

這位醫生的醫術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且無法再提升了,他治病救人的能力只限於這個程度了。對於常見的疾病,這位醫生可以順利醫治,但對於難以醫治的疾病,基本上他不能做什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醫生已經老了,他得了重病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醫生已經老了、得了重病。他覺得全身就像火一樣熱、從內往外,這種狀態使得他吃不好、睡不好,感覺好像有人拿著一把刀慢慢在將他的身體一片一片的切下。這種疼痛使他不停咳嗽,也使他的疼痛日益嚴重。他親自針灸、抓藥,希望可以消除自己體內的極熱之火。

已經過了好幾天,他的病情尚未好轉,他已經打從心裡討厭這種疼痛,無名之火讓他產生了怨恨,沒有辦法繼續治療。這位醫生終於明白,這種火焰般的痛無法用普通的方法治好,決定帶著十分疼痛的身子去深山去找世外高人。

到了山腳下時,這位醫生看到那裡有一排排的草屋,裡面有很多年輕的僧侶正在修煉。這醫生得知那些草屋都是特別為了雲遊路過的僧人所準備,所以不會收留世俗人。

這位醫生在山腳下休息了一會兒,他抬起頭來看著那座高山,看見一條忽隱忽現的小路可以直接爬上山峰。那條路很小很狹窄,隱藏在廣闊的綠色山脈中,與春季百種鳥兒的歌聲相結合,看起來很平安清閑。這位醫生突然產生一個念頭,他想要爬上那個山峰,所以他沿著那條小路一步一步地爬上去,但這對他來說很困難。

最後,走到那條路的盡頭時月亮已經高高升起、照亮了大地。這明亮的月光讓這醫生看見一間特別的草屋,與山腳下那些相比顯得老舊許多。在這位醫生猶豫不決、不知該不該走進去的時候門忽然打開了,一位老僧人走了出來並請他進去。

進去後,醫生發現在草屋裡就可以看到明亮的月光。那位老僧沒說什麼,就是繼續地坐禪。由於太累了,這位醫生在乾草堆上很快就入睡了。

天亮後,醫生看到那位老僧仍在坐禪,但在他的臉上和身上長了許多紅斑,那位老僧不停顫抖和咳嗽。這位醫生見狀覺得很不忍心,不知不覺地忘記自己的病,心急如焚地想馬上幫那位老僧治病。

那位老僧不說什麼,他繼續坐禪 ( 圖片來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等老僧出定後,這醫生請求要幫他治病。老僧看到這位醫生發自內心的好意,想到如果因為戒律而冷落他、拒絕他,那麼世人就會有所誤解;如果否認他的這片好意,也難以讓世人看到修佛者的慈悲。於是老僧忍受疼痛,微笑地對這位醫生說:「你一生給人家醫治,但是否能治好自己體內如火在燒一般的痛呢?」醫生聽完後很驚訝,他不知道為什麼老僧知道他的心事,於是害羞地回答:「不能。」

老僧忍受疼痛,再次微笑著說:「一般體內的病火,用藥物可以消除。但如果這個火是來自神佛或邪魔,就怎麼治療都不能康復,除非修煉。」

這位醫生覺得好奇,很想知道為什麼修煉可以消除他體內的病火?老僧坦然地說:「修煉者修煉的就是慈悲。人只要有了慈悲心,對於疼痛的感覺就不會覺得很煩了。如果人有慈悲之心,就不會對導致他們疼痛的生靈產生怨恨;如果人有慈悲之心,就不會以苛刻的態度對待眾生;如果人有慈悲之心,則能克服許多痛苦,在人內心裡真正的光明和喜悅就能昇華,這才是所謂的解脫,才可以普度眾生。」

這位醫生不明白,他問:「但是你全身上下都是紅斑,世人看到你,怎能理解這就是修煉帶來的慈悲呢?」老僧還沒回答,就聽見一個聲音說:「師叔,我給您帶素菜。」老僧讓那個小和尚進來,他看到老僧的樣子受到很大的驚嚇,問:「師叔,昨日您還好著呢,怎麼過了一夜就變成這個樣子?」

小和尚看著這位醫生,這位醫生看看自己、然後看向那位老僧,突然明白了這一切。他跪在地上叩頭地說:「感謝高僧治療我的病!感謝高僧治療我的病!」。

那時這位醫生才發現,他體內如火燒一樣的痛早就沒了,而那位老僧的病狀原來是為了幫他治療而產生的。

老僧說:「既然有緣來到這裡,就晚一點再下山,在這裡讀完了經書後再下山吧!這次,我需要很長的時間入定,你等我恢復後再走,好嗎?」這位醫生答應了,並坐下來恭敬地研讀佛經。醫生認真地讀,雖然好幾日沒離開這間草屋,但他絲毫不覺得疲憊,讀完以後老僧也出定了。

這位醫生收拾好他的行李,帶著對佛法的尊敬且願意弘揚的念頭準備下山。當他把這間草屋的門打開時,他驚訝地發現外面竟然是像雪一般的天空。陽光照亮了這座雪山,就像一座銀色的佛塔,散發著吉祥的光芒。只有短短幾天,已從開花的春季到了寒冷的冬季。

當這位醫生想回頭看看草屋時,才發現這草屋已經消失不見。才一眨眼,他再回頭一看,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家鄉的弓形橋樑上,周圍還是溫暖春天的場景。這位醫生終於明白,原來修煉者的慈悲可以穿越不同的時空,帶人到了不同的場景而不覺得偏遠。

這位醫生站在弓形的橋上,就在想起那位老僧時突然覺得有個女人拿花兒在看他。這位醫生尚未成家,保持著清新的人格與形象,他的面容莊嚴、一點邪念也沒有。就在那個時候,醫生看到女子背後是一片晴朗的天空,突然間一道光閃過,眨個眼那名女子也不見了。醫生突然間明白了,活在世界上的人心裡都有一片這樣晴朗的天空。

每個人活在這世界上,面對他人各種不同的言行舉止,只要能夠慈悲地看待,眨眼間就能看到那片晴朗的天空。

(責任編輯: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