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齊威王統治初期,威王不論政事,沉迷享受,通宵玩樂。淳于髡常以幽默諷刺的方式勸戒、暗示齊威王,使齊威王回正道。

齊威王統治八年,楚國率領大軍進犯齊國。 齊威王派遣使者到趙國,趙王同意派出十萬精兵。楚國得知這個消息後,連夜撤退。齊威王非常高興,宮廷舉辦宴會請淳于髡來喝酒,並問:

「先生能夠喝多少酒才醉?」

淳于髡回答:「我喝一斗酒能醉,喝一石酒也能醉。」
  
「先生喝一斗酒就醉了的話,又怎麼能喝下一石酒呢?這裡面有什麼道理可說嗎?」
  
「如果是大王當面賞酒,執法官站在旁邊,御史在背後盯著我,我低頭彎腰心驚膽戰地喝酒,喝不了一斗就醉了;

如果是父母的貴客登門,我用繩束緊了袖套,躬著身子小跪,把酒送到他們身前,屢次舉杯敬酒應酬,喝不到兩斗便醉了;

如果是許久不見的朋友突然碰了面,大家高高興興地傾吐衷腸、追懷往事,我大概喝到五六斗酒才會醉;

如果是鄉裡間的熱鬧集會,男男女女混坐在一起,不受時間限制,彼此敬酒,而且一邊喝酒一邊吆五喝六、划拳行令、猜枚投壺,玩各種助興的遊戲,再加上呼朋引伴、相邀成對、眉目傳情不被禁止,在這種時候,我最開心,即使喝上八斗酒,也不過兩三分醉意;

飲至黃昏,興猶未盡,大家把殘餘的酒併到一起,男女同席,直到屋裡的蠟燭都燃盡了,主人單留住我,把其他客人都送走,女子薄羅衫輕解,略微能聞到那迷人的香味,這個時候,我心裡最高興,足足能喝下一石酒。」

「所以說,酒喝得過多就會出亂子,樂極就會生悲。天下萬事萬物都是這個道理。」

齊威王說:「是」

於是齊威王停止了徹夜歡飲之事,並且讓淳于髡出任賓禮官,專職負責接待諸侯賓客。此外,每次有宴會時,都會讓淳于髡來作陪。

淳于髡用幽默諷刺的隱語暗示齊威王不要太放縱自己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
酒後亂性,樂極生悲。從飲酒作樂中更廣闊地思考,在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不能夠沒有節制。人與動物不同,是因為人有道德,知道分寸與禮度,如果放縱自己發泄魔性;就會做出破壞人類道德的事情。

「分寸」在生活中的各個方面都是必要的,而不僅有飲酒而已。該怎麼做才能既不失禮又能守住分寸呢。唯有保持恭敬、謙卑的人才會有分寸、寬容。

恭敬是根,分寸是枝。有分寸而沒有恭敬就不會持久;有了發自內心的恭敬,那麼分寸自然能夠長存。

唯有保持恭敬、謙卑的人才會有分寸、寬容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智者想什麼、說什麼、做什麼,都有分寸,其實這是克制自己的「勇」的表現,培養善性,讓自己合乎道德禮法。

(責任編輯: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