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覺禪師禪定了四十九年,不說一句話,全身只有雜草,眉毛被灰塵覆蓋。只要再九十天,他就能就開功開悟,功成圓滿…

太陽快要下山了,楓林孤寂,猿猴的聲音環繞在懸崖和山脈,然後漸漸在寬闊深大的空間中不見了。

漫長的歲月已經將禪師的身影印在懸崖上。他坐禪時,有很多蟲子和螞蟻趴在他的身上,野獸經過他那裡,毒蛇也多次趴在他瘦瘦的雙腿。

一天又一天,每個時刻好像是無盡的,孤寂的山林也不讓修道者死心。不覺禪師堅定發願修鍊回天,超出三界中的痛苦輪迴。

一個星期又過去了,他天耳通的功能剛開通,可以與萬事萬物溝通,同時可以聽懂鳥兒、野獸、昆蟲和花草的聲音。

一天,突然有一對麻雀飛過來,它們在不覺禪師的耳郭裡做窩。

修鍊者仍保持沉默,他的身心都不動。

修鍊者仍保持沉默,他的身心不動(圖片來源:Pixabay)

每一天,這對麻雀在禪師的耳邊恩恩愛愛。有時它們還跟對方開玩笑,幫對方梳毛,跟對方說甜言蜜語…它們飛來飛去帶著垃圾放在禪師的頭上和臉上。母麻雀的用自己的毛幫公麻雀的結窩,不久後一個圓形的鳥窩出現在不覺禪師左邊的耳郭。

經歷幾夜的暴雨,母麻雀生下了五個鳥蛋。它們輪流抱窩,母麻雀呆在家裡,公麻雀去找食物。從有了鳥蛋的那天起,它們每天都很忙碌,每天只有它們展翅的聲音和母鳥抱蛋的聲音。公麻雀照顧妻子的聲音聽起來很快樂。有時候,母麻雀因為等丈夫去找食物等得太久了,它在家裡很餓,它伸出它的脖子,用自己很小的嘴巴打了禪師的耳孔,讓他覺得很痛。

但是那位禪師仍坦然不動。

它們想吃,它們爭食物,它們踏在別的,它們找父叫母,它們告發彼此…(示意圖,圖片來源:allaboutbirds.org)

過了幾十天,麻雀夫妻輪流抱窩。蛋終於也開了,小鳥漸漸長大,它們的聲音很大,它們想吃,它們爭食物,它們找父叫母,它們互相告狀…這些聲音真的讓人很難受!

可是,禪師仍坦然冷靜。

就在那位禪師將開功開悟的那一天。母麻雀去找食物,但她整個下午都找不到食物,真是:

「翅膀累了
彷彿飛往
日夜忙碌
疼愛孩子!」…

天黑了,當飛過一個大湖泊的時候,母麻雀看到一隻很大的蜘蛛,它在蓮花上結網。麻雀很開心!一看到麻雀,蜘蛛就馬上躲在蓮花瓣之間的深處。因為只想抓住那隻蜘蛛,所以日落後,母麻雀被困在蓮花中無法出來。

在家裡,公麻雀感到心急如焚,它飛來飛去找母麻雀,五隻小鳥因為沒有食物所以整夜大喊大叫,但是母麻雀還沒回來。

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陽升起了,蓮花也開了,母麻雀才能飛回來,它匆匆忙忙進入鳥窩。

(圖片來源:Pixabay)

不覺禪師的耳邊,麻雀夫妻大聲吵架。因為吃醋,所以公麻雀打罵母麻雀,但是哭著說:

「一心一意愛丈夫
絕不二心
這些放縱之事
我哪有做啊」

聽妻子說完後,公麻雀仍很生氣,它用嘴巴打了禪師的耳郭,然後生氣地對妻子說:

「又是這個麻雀
或是那個麻雀
敢於追求我妻
讓她迷妹
孩子日夜叫母
丈夫一直等待
真沒想到
我妻又變成這個樣子!」

因為吃醋,所以男的打罵女的(圖片來源:farmvina.com)

母麻雀聽完後,它十分傷心,它展翅擁抱孩子們然後大聲哭泣:

「我哪知道
你懷疑過
從晚到早
我真的餓
翅膀很累
雙腿也累
可憐我的
丈夫和孩子啊!」…

它們的吵架從早到午不停。

不覺禪師覺得很難受,再說小鳥看到它們的父母吵架,它們緊張的踏地,大聲哭泣!

在麻雀夫妻倆吵架得很厲害的時候,禪師非常生氣把鳥窩扔掉地上,然後他們說:

– 你們這個王八蛋!只有一個小小的事而鬧成這樣,讓我太難受了!…

說完後,不覺禪師忽然感覺好像他從上天降到地下,速度越來越快,上天的光芒越來越遠離他,他好像看不見光芒了。

說完后,不覺禪師忽然感覺好像他從上天降到地下(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

那位老禪師只嘆了一口氣,而他的一口氣是他一生修行的聲音,是他一生的痛苦、後悔和痛恨的聲音。他四十九年的修鍊算是白費了。

往後,三界還在等著他…

談論:

古語說:「厚三寸的冰不如一天的寒冷」,有時候日常生活中看起來很小很小的挑戰和障礙,如果讓它們長期積累而不發現和衝破,那麼很容易成為死關毀了修鍊者的意志和根基。

這對麻雀日常生活中所發生小小的事情,看起來很小但是沒想到它的毀壞性令人驚訝,使得禪師四十九年苦練的功德忽然沒了,就像雲煙過眼一樣!

目染耳濡;滴水穿石」;由於一個小小的間隙,可以讓大船在大海中間被淹下,由於一個小小的孔,可以讓氣球炸了。佛家講道:「作為君子,絕不忘記小節」,不忘記小節是否保持一顆純正之心和一顆堅定之心,這樣才可以無為克服塵埃所有的艱難、障礙和魔難。

比如上述的不覺禪師,因為他一時生氣糊塗,而毀了他一生修鍊的境界和功夫。真的太可憐了!

(責任編輯: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