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名周,字子休(亦說是子沐)。戰國時代的宋國蒙人,至今我們仍能讀到他寫下的許多寓言故事,發人深省。

莊子在《田子方》中,說了列子(列禦寇)為伯昏無人(戰國名師)表演射箭的故事。

列子跟關尹人學射箭,學得很好。一次,他向伯昏無人表演射箭。列子志得意滿,將弓拉滿後,還在自己的手肘上放一杯水。

第一支箭剛射出去,第二支箭就緊跟著發射出去了,而第三支箭已經在弦上等著了。

這時,列子手臂上的那杯水紋絲不動,列子心裡非常得意。

但伯昏無人卻說:「嗯,這是射箭之人的技術,而不是真的會射箭。(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想想,我們一起去爬上高山,踩在不平的山石上,面對著懸崖,你還能這麼心如止水的射箭嗎?」

於是,列子便跟著伯昏無人一起爬上高山,踩在搖搖欲墜的石頭上,面對著萬丈深淵。

伯昏無人請列禦寇上來射箭,此時此刻,列子蹲在地上,汗都流到腳後跟了。

「所謂的高人,往上能瞭解天象,也能看透腳下黃泉之事,八方世界都能瞭然於心。任何時刻,都能夠神色不變,氣定神閒。(夫至人者,上窺青天,下潛黃泉,揮斥八極,神氣不變)」

伯昏無人對列子說:「你現在心驚目眩,再讓你射箭,射中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這個故事說明,人間的技巧固然可以達到令人吃驚的地步,但要尋求成為真正的「高人」,就要看我們在危境之中的心態如何了。

當面對外在恐懼毫無懼色的時候,這個人才是真正的勇者,否則,勤加練習技術,再笨的人一定會熟能生巧的,也就是說,還會有人練出像列子一樣的技術。

一個人的心境可以克服外在的恐懼,才能成為真正的勇者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在莊子看來,真正的生活是自然而然的,不需要刻意教導什麼,規定什麼,而是要學會放下,忘掉機心。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知識是無窮盡的,以有限的生命盲目追求無限知識,而忽略我們周圍的一切美好,這都是一種限制、障礙。

 紀清子養鬥雞

紀清子為大王培養鬥雞。大王很喜歡鬥雞,希望紀清子能養出一隻能稱霸四方的鬥雞,儘快出戰。

十天過去了,大王問紀清子:「我那隻雞能鬥了嗎?」

紀清子回答說:「還不行,因為這隻雞『方虛靨而恃氣』,大公雞盛氣凌人,羽毛張開,目光炯炯,非常的驕傲,胸中有股氣。」

又過了十天,大王又來問。

紀清子回答說:「還不行。牠的氣開始收斂了,但別的雞一有響動,牠馬上就開始反應,這樣的雞還不行。」

又過了十天,大王第三次去問。紀清子說:「還不行。他現在雖然對外在的反應已經淡了很多,但是牠的目光中還有怒氣,要再等等。」

又過了十天,大王來問。

紀清子終於說:「差不多可以了。別的雞響動鳴叫,牠已經不為所動了。」

真奇怪,紀清子培養的鬥雞越來越溫和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現在牠像什麼樣子呢?套用一句我們常用的成語,就是「呆若木雞」。

紀清子說,這隻雞現在已經訓練得像個木雞一樣,「其德全矣」,就是精神內聚。

所以,這隻雞往那兒一站,任何雞一看見它,馬上就會落荒而逃。此時,這隻雞就可以所向無敵。

在《莊子》中,有很多寓言相當發人深省,因為它提供了與我們常人大相徑庭的判斷模式。

我們認為,一隻雞如果去爭鬥的時候,就像在戰場上為將士擂三鼓一樣,趾高氣揚,必勝之心顯露無遺。

而莊子告訴我們,當把外在鋒芒全都消除後,一切銳氣都納於內心,而是鬥志內斂。以不動制萬動,在挑釁面前毫不動色,在真正的爭鬥中,就能取得勝利,不在於外在勇猛,而在於內心的潛沈。

 梓慶木匠

這是莊子〈達生〉篇裡的木匠故事。

有個魯國的木匠,名叫梓慶。他把木頭做成鐘鼓架旁的猛獸雕飾,書中稱為「鑲」。

「見者驚為鬼神」,看見的人都認為這是鬼斧神工。怎麼會做得這麼好?

上面的猛獸栩栩如生,梓慶名聲因此傳遍鄰里,魯王也知道了,召見了梓慶,想要問一問他其中的奧秘。

梓慶說:「哪有什麼訣竅?我只是一個木匠,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只是我在準備的時候,進行齋戒,目的是為了『靜心』,讓自己的內心真正平靜下來。

當齋戒到第三天的時候,我就可以忘記可以獲得的功名與封賞。到第五天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乎別人對我的毀譽是非。

第七天的時候,我可以達到忘我的境界,忘記我是在為君侯做事,因為這往往讓我心有雜念,這樣就做不好了。

這個時候,我會進山。進山以後,靜下心來,尋找我要的木材,觀察樹木的質地,看到合適的木材彷彿像一個成型的鑲,出現在我腦海中。然後,我就會把這個最合適的木材砍回來,它就會成為現在的這個樣子了。」

梓慶最後說:「我做的事情無非就是『以天合天』,這就是我的奧秘。」

木匠的故事讓我們認識到,有一個坦蕩的正確心態,就能使自己達到最佳狀態,達到「以天合天」的心態,才能把事情做到最好。

人要做什麼都好,首先要平靜自己的內心,這就是木匠的奧秘 (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各行各業的最高技術歸結到最後就是「道」,順天而行,不要逆天而為,用誠敬清明的心,以及本身的技術,就能開創高峰。

而這名木匠齋戒七天,一共穿越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忘記利益,不再去想用利益得失,去博取人世間的財富。

第二個階段,忘記名譽,不再去想著討好他人,自己的毀譽有多重要。

第三個境界,忘記自己,人只有達到忘我之境,才能將事情做到最好。

在今天這樣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如果要真正能夠打動人心,就必須要達到木匠所說樸素而又玄妙的道理,要穿越三個階段:忘利、忘名、忘我。

這只需要我們將心底很多樸素的事物重新撿回來,「見素而抱樸」也就是去華取實的意思。

(責任編輯:大勇)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