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徐珂寫的《清稗類鈔.詼諧類》中,有一篇談及乾隆皇帝南巡時,一日遊天寧寺時,聽說天寧寺住持有不守佛門清規的傳言,就詢問他︰「你有幾個妻子?」住持答說有兩個。

乾隆皇帝很詫異,又仔細追問,住持解釋說︰「夏擁竹夫人,冬懷湯婆子,寧非兩妻乎?」乾隆皇帝一笑置之。

由此可知,湯婆子和竹夫人是古人「冬暖夏涼」的兩大法寶。竹夫人是消暑器具,而湯婆子則為冬季取暖的器具,也就是暖壺。

可是,人們為甚麼要把暖壺稱為「湯婆子」呢?

在冰天雪地的嚴冬裏,上古時代的人們就知道使用鑽木取火,既可取暖又能避獸。一堆乾柴,一燃篝火,這是最早的取暖方法。

慢慢的,人們又逐漸摸索出許多的取暖辦法,最常見的就是使用暖壺。

這是一種用銅錫製成的扁瓶,內盛熱水,在寒冷的冬夜,把它置於被子裡用以暖腳,如此便能伴著人們溫暖地進入夢鄉。

在徐珂《清稗類鈔・物品類・湯婆子》上載:「銅錫之扁瓶盛沸水,置衾中以暖腳。宋已有之,蘇東坡致楊君素札云:『送暖腳銅缶一枚,每夜熱湯注滿,塞其口,仍以布單衾裹之,可以達旦不冷。』即指此也。」

所以,在宋代時就有這種暖壺了。

暖壺除了稱「湯婆子」,也叫,「湯壺」、「腳婆」、「錫奴」。

如《紅樓夢.第五十一回》:「晴雯笑道:『終久暖和不成的,我又想起來湯婆子還沒拿來呢。』」

另宋代黃庭堅《戲詠暖足瓶》詩:「千錢買腳婆,夜夜睡到明。」

而之所以稱為湯婆子,則因為古代時,文人們喜歡獨樹一幟,於是有給一些普通器具、物品取擬人化名字的嗜好。

如所謂的「竹夫人」,唐時稱竹夾膝,宋時才始稱竹夫人,又稱為竹姬、百花娘子、抱節君、青奴。

竹夫人是由光滑精細的竹皮編製成的長圓形竹籠,約五尺長,一端有底,一端開口,可擺在床席間,也可以憩手足,它的作用就像現在的抱枕。因其四周有空隙,可吸收汗水,或加入薄荷葉、梔子花等鮮花,具有清神怡情的效果,盛夏之際,抱於手腳之間,絲毫不礙涼風直入胸腹。

宋蘇軾《送竹几與謝秀才》詩:「留我同行木上座,贈君無語竹夫人。」

《紅樓夢》裏的薛寶釵編了一謎語:「有眼無珠腹內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葉落分離去,恩愛夫妻不到冬。」 謎底就是「竹夫人」。

文房四寶(圖來源:Pixabay)

另文房四寶中的「硯」又稱為「即墨侯」。

《幼學瓊林.卷三.宮室類》:「石虛中、即墨侯,皆為硯稱。」又燭臺是插蠟燭的燈架,唐代時就被稱為「燈奴」。

毛筆叫「管城子」、「中書君」。

而酒又稱「杜康」,相傳周代的杜康善於釀酒,故作為酒的代稱。東漢曹操《短歌行》:「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而「曲道士」、「曲居士」則是對酒的戲稱,宋陸遊《初夏幽居》詩︰「瓶竭重招曲道士,床空新聘竹夫人。」

黃庭堅在《雜詩》之五︰「萬事盡還曲居士,百年常在大槐宮。」

婆子是對婦女的稱呼,但通常帶有輕視意味。如《初刻拍案驚奇.卷三十三》:「左右可將枷來,枷了這婆子!」

由於暖壺主要是用來暖腳的,所以就用婆子這種舊時對女子的賤稱叫了。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