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今天表示,他最討厭的字就是「傳統」,把一切蓋棺論定。例如讀到「詩佛」王維的詩,就去找詩中佛學的影子,事實上沒有一個作者可用單一特質描述。

宇文所安今天在唐獎教育基金會安排下,到台灣師範大學舉辦大師論壇,一早雖然下雨,但湧入的師生仍將講堂擠得水洩不通,連走道都坐滿人。

宇文所安擅長唐詩研究,他今天在演講中說,自己最討厭的字就是「傳統」,因為對於強調傳統的人來說,一切似乎都已經蓋棺論定了,沒有繼續探究的空間

唐獎第3屆漢學大師論壇26日在台灣師範大學禮堂登場 ,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Stephen Owen)(中)以「闡 釋:從小開始」為題,發表演講。演講結束後,許多粉 絲拿書請他簽名。(圖片來源:中央社)

宇文所安以唐朝詩人王維為例,許多人提到王維就想到「詩佛」的名號,於是在所有的詩中找尋佛學的影子,但其實在那個時代的人談到王維,很少提到佛學,因為仔細深究王維的作品,其實多數與佛學有關的詩,都是關於拜訪僧侶、旅遊寺廟。

宇文所安認為研究要「從小開始」,先從文本的細節開始。王維的詩作中使用了很多字詞,是當時長安貴族很少使用的字,甚至可以說是「低俗」的語言。例如「孟城坳」的「坳」,或是另一首詩「欒家瀨」,當時上流階級幾乎沒人姓欒。

唐獎第3屆漢學大師論壇26日在台灣師範大學禮堂登場 ,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後中)以「 闡釋:從小開始」為題發表演說,並回答現場聽眾的提問。(圖片來源:中央社)

「謝靈運跟兩千人爬山,讀其詩作好像只有他一人在爬;讀王維詩,才知道真實的世界是什麼。」宇文所安指出,王維的詩裡有許多農人的影子,他將這些人寫進詩中,也不排斥使用庶民語言。

宇文所安總結,研究王維詩作時,應先將佛教的意念排除在王維的詩外,「你會看到非常不一樣的長安。」問答時間時他也提到,要變才能通,文學研究因此才能永續。

唐獎第3屆漢學大師論壇26日在台灣師範大學禮堂登場 ,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後左2)以 「闡釋:從小開始」為題發表演說,並與中研院院士鄭 毓瑜(右起)、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兼所長 胡曉真、台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左)座談。(圖片來源:中央社)

今天與會的中研院院士鄭毓瑜表示,就像「盛唐詩人」不會知道自己在寫「盛唐詩」,宇文所安不墨守成規,建議大家從小處著手,這其實非常挑戰。

問答時間,一人問及中國大陸使用的簡體字是否會影響唐詩的傳承?宇文所安表示,很多唐詩使用的文字,宋代人就看不懂了,現在的人讀詩要先看白話翻譯,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語言在朝代更迭之間,已有很大的變化。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