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岳母從台灣打來電話和妻子說,一個街坊鄰居得病死了,起初我沒太在意她倆說的是誰,後來我才聽明白個大概,原來母女倆談論的是借錢未還的一個老太太過世了。

我心想,這人沒死時,都討不回來的債,死了就更沒戲了。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了結了,可後來岳母又打來電話說,老太太的家人把錢還了。

「人死賬清」幾乎是現在市井慣例了,而人死後由後人代還賬的就有些新鮮了。

妻子說,這在台灣沒啥稀罕的,有時家裡有人去世了,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會託夢給活著的人。家屬因為收到託夢,趕緊就會把死者未了心願給圓了,否則就會心神不安。

這是不是有些太迷信了?

說心裡話,台灣有時還真讓我搞不懂,大陸幾十年的無神論教育,哪裡信什麼託夢、還願的神話,反倒是台灣電視上,時常會有類似的報導。

例如,某年大陸旅行團在台東花蓮一帶遇土石流,整車人不知所蹤,據說最後還是消防人員靠失事車輛裡的一個小販託夢給大陸家屬,才找到遺骸。

我真懷疑這是不是媒體弄的噱頭,可有些電視紀實欄目確實會連篇累牘報導一些和神鬼有關的離奇故事。更神奇的是,每一檔節目,都有不同的社會大眾,講述這些就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身邊的故事。聽得我也是將信將疑,有時還真會毛骨悚然。

有人曾留意台灣的各種新聞當中關於這類事件的報導,不外乎這樣幾類:因人為車禍溺水等致死的人,常有家人會夢到死者將秘密說出來,讓生者幫其完成心願。

還有遭遇不幸、遇劫的人託夢給相關人,甚至是警察將罪犯逮捕法辦。還有天災之前,死者給生者預警,讓整村人逃過劫難的。搜羅這類新聞放在一起琢磨,我真懷疑,神鬼是不是都跑台灣去了?

神鬼有也罷、無也罷,倒也不反感,畢竟也可稱得上一種民間文化,甚至一種習俗式教育吧。

在台灣,很多學校校訓都是老蔣時代留下來的,禮義廉恥仁愛智信之類。大陸各學校也有校訓,少數歷史名校有自己的歷史傳承,多數是八、九十年代之後才提出來,強調的關鍵詞多是些勤奮進取、開拓創新之類。

仔細比較兩岸校訓,確有不同側重。這不是學校的教育風格不同,而是兩岸民間文化的訴求不同。至少我知道的,在大陸,禮義廉恥卻是漸行漸遠了。

我在台灣看到過這樣的一件事,在大陸被稱之為乞丐的,在台灣被尊稱為街友(電視媒體就經常這樣稱呼),有位街友去一家知名的飯館乞討,他準備進門時,恰巧從飯館裡走出兩位女食客,他拉開門,躬身在旁,待女食客道謝、他又還禮後,才進門乞討。

我恰巧坐在門邊,很覺意外。這在大陸,不管是乞討的還是施捨的,哪有這般彬彬有禮?

更讓我覺得驚奇的是,這位街友乞討完準備出門時,忽然口鼻不適,他快步走出餐館,掏出紙巾,擦完丟進街旁的垃圾桶。我簡直無語了,這是乞丐?還是在演戲呢?

妻子說,你別動不動就大驚小怪的,街友也是公民,再說了,亂扔紙屑和吐痰吐檳榔那是要被重額罰款的,乞討來的錢哪能這樣就被罰走?這番話,我可至今猶記,道德與法規原來可以這樣統一協調在所有民眾身上。

不僅是庶民,即使台灣政客,也都有拜神的習俗(圖來源:Pixabay)

不僅是庶民,即使台灣政客,也都有拜神的習俗。

選舉之前要拜,選舉之後要拜,有個大事小情,趕著年節公眾法定假日,都會到各類場所裡拜拜,甭管哪家香火旺,只要有神靈的地方,就能見到大小官員的身影。

我曾好奇地問過台灣媒體的朋友,這幫父母官進寺廟頂禮膜拜,真的會有神靈保佑他們升官發財嗎?

朋友說,他們是求心安。這一句話,讓我琢磨了半天。

其實,人該不該敬鬼神,與人該不該講道德,幾乎說的是同一件事——人要有敬畏之心,知道有天地良心。

舉頭三尺有神明,才能知道人在天地之間。上有天,有的是道德良心約束;下有地,有的是法規妖鬼懲處。上不敬天下不拜地,就不知道德為何物,沒有了道德,人性就會喪失。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