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居住在大山中的年輕夫妻,踏著落花,攜手而遊。女子雙眼靈動,笑意盈盈,烏黑的青絲挽著個簡單的髮髻,絲絲縷縷的垂下,腳步輕盈如蝴蝶一般歡快的穿梭在叢林中。

男子緊隨其後,輕快的追逐著女子的腳步,一路歡聲笑語,空山幽谷因這一對璧人的到來,渲染的生機勃勃,明媚清幽,宛如人間仙境,醉了春風,醉了山水。

女子玩得累了,不覺汗水濕了衣衫,停在山澗間歇息,男子趕忙拿出摺扇,為女子送來陣陣清涼,兩人相視而笑,眉目間流淌著滿滿的溫情。

女子忽地奪過摺扇,一臉俏麗的拿著扇子,學著男子溫文爾雅的動作,大方的扇著,男子猛一抬頭,一朵碩大的紅花盛開在懸崖峭壁的石洞旁,鮮花送美人,男子為博嬌妻一笑,毫不猶豫的躍上山崖,伸手去搆,剛稍一使勁,忽然身子一晃跌下洞中。

須臾一切歸於寂靜,女子一驚,無邊的黑暗瞬間就吞噬了男子的身影,再也不見丈夫的音容,心也彷彿隨著男子墜入無邊的深淵。

前一瞬還柔情蜜意,後一瞬就生死相隔,一切來得太突然,誰知天堂地獄的距離,只是前一秒後一秒的瞬間。

直墜而下的男子感覺到死亡離自己越來越近,突然身子一震,觸到地面,眼前霍然一亮,知道自己還活著,睜眼一看,竟然是別有洞天。

只見碧空萬里,遠處雕廊畫棟,仙樂飄飄,襲人心扉,一群翩翩少年踏歌而舞、寬衣大袖、衣袂翻飛,舉手投足間儀態出塵,儒雅風流。個個生的骨骼清奇,仙姿卓越,眉宇間盡是堅毅,如若萬仞之山,堅不可摧。

男子瞬間驅走恐懼,不覺羨慕不已,想不到這世間竟有男子並具山水豐神。一團團,一簇簇,交相輝映,舞步鏗鏘有力,大袖一揮有排山倒海之勢,氣勢宏偉直衝霄漢。

男子恍若置身夢中,心思不如就留在這仙境中,修習道法,做一天逍遙自在的神仙,也好過一場虛幻的人生。

但思來想去,總是放不下嬌妻,沒有道別的分離,也是人生一大憾事。就這一念頭,他被原路送回了。

而石洞旁,一白髮老媼蒼然而立,守在洞口,年年月月,月月年年,望著手中的摺扇,始終不肯放棄希望。幾十年的等待,畫地為牢,等得兩鬢斑白。

山間的野花年年歲歲依然燦爛,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景物依舊,容顏已逝。

突然,山洞中躍出個美少年,驚得老媼向後退去,定睛一看,真是夫君回來了,一點沒變,還是英姿颯爽的少年郎,驚喜的撲上前去拉住,少年卻驚得不敢相認,眼前這個白髮蒼蒼的老媼就是當年的美嬌娘?

 

只是在仙洞看了一場歌舞的功夫,恍惚一瞬間,嬌妻變老媼(圖片來源:Pixabay)

只是在仙洞看了一場歌舞的功夫,嬌妻變老媼,男子眼神恍惚迷離的望著眼前白髮蒼蒼的人,老媼緊緊抓著他的二手,恍若兩世為人。

一生一世都在追求想要的東西,但得到的真是自己想要的嗎?幻境滅後,人最想要的是什麼?

──轉自《正見網》 有刪節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