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嘗君當了齊國的相國之後,他門下的食客就更多了。他把門客分為幾等:頭等的門客出去有車馬,一般的門客吃的有魚肉,至於下等的門客,供吃住,但也就是粗菜淡飯了。

有個名叫馮驩(一作馮煖)的老頭子,窮苦得活不下去,到孟嘗君門下來當食客。孟嘗君問管事的:「這個人有什麼本領?」

管事的回答說:「他說沒有什麼本領。」孟嘗君點點頭說:「知道了。」

過了幾天,馮驩靠著柱子唱起歌來:「長劍呀長劍,咱們回去吧,吃飯沒有魚呀!」

管事的報告孟嘗君,孟嘗君就將他的待遇再提高一等。

馮驩又敲打他的劍唱起來:「長劍呀,咱們回去吧,出門沒有車呀!」(圖片來源:Pixabay)

又過了五天,馮驩又敲打他的劍,唱起歌來:「長劍呀長劍,咱們回去吧,出門沒有馬車呀!」

孟嘗君聽到後,又跟管事的說:「給他備車,照上等門客一樣對待。」

又過了五天,孟嘗君又問管事的,馮驩現在狀況如何?管事回答:「他說什麼沒錢養家呢。」

孟嘗君知道馮驩家裡有老娘,就派人給他老娘送點吃、穿。這一來,馮驩果然不再唱歌了。

孟嘗君在封地薛城(今山東滕縣東南)向老百姓放債收利息,有一天,孟嘗君想清帳,想到馮驩好像都沒有什麼作為,於是讓他到薛城去收債。

馮驩臨走的時候,問孟嘗君收錢回來的時候,需要買點什麼嗎?孟嘗君說:「你瞧著辦吧,看我缺什麼,就買什麼。」

馮驩到了薛城,把欠債的百姓都召集起來,一一核對欠債條,之後當眾宣布:「孟嘗君知道大家有困難,還不出債的,一概免了。」

老百姓聽了半信半疑,馮驩點起一把火,把欠債條都燒掉了。

馮驩趕回臨淄,把收債的情況告訴了孟嘗君,孟嘗君聽了十分生氣:「你把債券都燒了,我這裡三千人吃什麼!」

馮驩說:「我臨走的時候,您不是說過,缺什麼買什麼嗎?我覺得您這兒什麼都不缺,就幫您買了『義』回來了。」

後來,孟嘗君的聲望越來越大。秦昭襄王聽到齊國重用孟嘗君,很擔心,暗中打發人到齊國去散播謠言,說孟嘗君收買民心,眼看就要當上齊王了。

齊湣王聽信這些話,認為孟嘗君將威脅他的地位,決定收回孟嘗君的相印,孟嘗君被革了職,只好回到他的封地薛城去。

這時候,三千多門客大都散了,只有馮驩跟著他,替他駕車上薛城。當他的車馬離開薛城,還差一百里的時候,只見薛城的百姓,扶老攜幼,都來迎接。

孟嘗君看到這番情景,十分感動,才知道馮驩當年說的是什麼意思。

 

轉自《新三才(有刪節)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