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佛寺西門外開了一座茶館。這裡山青水秀,古槐成蔭,每年夏天,一些富貴閑人、寺廟裡的打雜和尚,還有一些當地住戶,常來茶館裡喝茶消暑,聊天解悶。

來茶館喝茶的人裡頭,有兩個八旗兵丁,一個叫紀四,一個叫武喜。他們倆仗著自己會一點拳術,常常惹是生非,欺負平民百姓。所以只要他倆一進茶館,老實人就趕緊躲開了。

茶館的老掌櫃既怕他們攪了買賣,又不敢得罪他倆,鬧不好還要碎壺砸碗、挨上幾拳。

曹雪芹和他的好朋友紅臉大漢早就想教訓教訓這兩個無賴,說來也是冤家路窄,那天曹雪芹和紅臉大漢到茶館喝茶,正好碰到紀四和武喜在那裡鬧事。

紅臉大漢在找座位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紀四的腳尖,只聽紀四「哎喲」一聲,大聲罵起來:「你沒長眼睛?大爺我坐在這兒,你看不見?」

大漢回頭掃了他一眼,雙手一拱,點了點頭,表示歉意。坐在旁邊的武喜不依不饒了起來,挽起袖子,衝上來就要動武。

曹雪芹從後面跟上來,不緊不慢地說:「二位息怒!要動武得有個規矩。請問,你們是要文打,還是武打?是單打,還是群打?」

武喜氣沖沖地說:「你武爺爺文的不該著,武的不欠著!」

紀四打量了一下曹雪芹和紅臉大漢,說:「群打不算好漢,單打才是英雄!」

那紀四是逞強鬥勝慣了的,在眾人面前也不示弱。他來了個先發制人:從身上掏出一枚「乾隆通寶」的制錢,朝桌面上一扔,伸出右掌往下用力一劈,就聽見「卡吧」一聲,銅錢裂成兩半。

他撿起半塊銅錢,扔給紅臉大漢,說:「今日有緣相會,就送給你半個銅錢作見面禮吧!」

這是下馬威,在旁邊圍觀的人都驚呆了,人人替大漢捏著一把汗。

那位紅臉大漢左手接過了銅錢,一聲不吭,用右手小拇指在半塊銅錢上輕輕地劃了一個十字,那銅錢就碎成了四塊!

他把碎塊扔到桌面上,朝他的兩名對手說:「你爺爺是個光棍漢,孫子還沒花過我的錢,你們拿去,買點花生、瓜子吃吧!」

圍觀的人們又是一驚。接著,就是一陣叫好、喝彩的聲音。

有眼不識泰山(圖片來源:Pixabay)

紀四和武喜看傻了眼,嚇得渾身發抖。愣了一會兒,才又是作揖又是施禮,結結巴巴地說:「小的有眼不識、不識泰山,請老爺高抬貴手,饒、饒了我們這一次吧!」

圍觀的人哄笑了起來,看著那兩個無賴狼狽地逃走了。

紅臉大漢拉著曹雪芹坐下來喝茶。茶館老掌櫃上前給斟滿了碗,說:「二位貴人,這下怎麼辦呀?等你們走了,他倆再來找麻煩,我可怎麼辦呀?我的買賣也做不成啦!」

曹雪芹喝了一口茶,對他說:「老掌櫃你不必害怕,我送你一副對聯,貼在門口,既能消災解難,又能讓你生意興隆!」

說完,取出文房四寶,揮筆就寫下:

  己巳一體多根尾巴小心砍掉
  戊戌同形少點良心應該學好

茶館老掌櫃把對聯貼在門口,看對聯的人就跟趕廟會的一樣。人們都說這副對聯的內容很深,字眼對得工巧,書法雄秀神奇,不是大手筆,斷斷寫不出來。

評論完對聯以後,人們少不了要到茶館裡喝碗茶,老掌櫃的生意越做越興隆了。

紀四和武喜聽說紅臉大漢的朋友寫了副對聯,也混在人群裡來看熱鬧。只聽一個老者念道:「紀四(己巳)一體,多根尾巴,小心砍掉﹔武喜(戊戌)同形,少點良心,應該學好。」

紀四聽了,心中思索道:「對聯罵我淨做壞事,多根尾巴,就像禽獸一樣,我要事再做壞事,就把我的尾巴砍掉。」

武喜也思考了起來:「對聯說我淨欺負好人,沒有良心,勸我要學好,別再動手打人,給我指了一條出路。」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齊聲說:「我們痛改前非,改邪歸正吧!」

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紀四和武喜從那以後,還真的改頭換面了。

聽說,他們還跟紅臉大漢、曹雪芹成了朋友。他們為什麼能變好呢?先是紅臉大漢的武功,後是曹雪芹的對聯,這就叫做「武攻」和「文治」。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