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弘敬世代都住在淮河淝水一帶,劉家百萬家財,但十分注意道德修養,從不炫耀於人,人們也不知道他家到底有多富有。

有位善於看相的人,在去壽春的路上遇見了劉弘敬,對他說:「再過兩三年,你的死期就到了。家財萬貫終是空。」

劉弘敬說:「長壽短命都是老天爺決定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看相的人說:「相好不如道德好,道德好不如度量大好。你雖然壽命不長,但德行厚重,度量更是寬大,所以暫時先訂兩年的時間。這期間希望你積極地修善積德,這樣壽命也許能延長。我三年後,還會到這裡來。」

劉弘敬流著淚送走了相師。他回到家中,急忙安排身後的各種事情。他有個女兒要出嫁,需要四個丫鬟陪嫁。他花了八十萬錢,買了四名女子。

其中一人名叫蘭蓀,項目姿態十分出眾,雙目盈盈,與其他丫鬟迥然不同。劉弘敬詢問她為何要賣身?女子只是哭得像個淚人,過了很久,稍為停歇後,她才對劉弘敬說:「我家住洛陽,父親在淮西做官。遇到吳元濟造反作亂,父親遭殺害,家產被沒收入官府。我從此流落煙塵,滿腹冤屈,無處控訴。也不知道親人的下落。我已被賣了幾次了,今天又賣到這裡來了。」說完,又放聲痛哭。

劉弘敬感嘆萬分地說:「讀書人家的女孩子,受這麼大的冤屈,我不為她申冤雪恨,神明一定饒不過我(圖片來源:Pixabay)

劉弘敬感嘆萬分地說:「讀書人家的女孩子,受這麼大的冤屈,我不為她申冤雪恨,神明一定饒不過我。」

他又詢問這女子家中其他人的情況,又把賣身契燒了,收她做外侄女,又從自己家中拿了五十萬,幫她找個好人家,在嫁女兒之前,先把她嫁了出去。

就在那天晚上,他夢見一個人穿著普通老百姓的衣服,手上奉著一卷書簡,遠遠地就向他鞠躬致意,說:「我是蘭蓀的父親,我非常感念你的恩德,但沒有什麼可以報答你。聽說你壽命快完了,我該為你去懇請天帝,所以特來告訴你。」

過了三天,他又夢見蘭蓀的父親站在院子裡,穿著紫袍、手捧象簡,跟了許多侍從,十分威嚴。

他一邊稱謝、一邊對劉弘敬說:「十分幸運,天帝應允了我的請求,同意延長你的壽命二十五年,並保持三代富豪。那些殘害我一家的人,都要立案處理。天帝憐憫我受了冤屈,任命我承擔重要職務,讓我主管淮海一帶的山川河流。」說完拜謝而去。

過了三年,看相的人又來了,他向劉弘敬賀喜,說:「你的壽命已延長了,一定是積了陰德,感動了上天,從現在開始,還有二十五年,福祿澤及三代。」以後劉弘敬的福壽果然如所其所言。

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