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幽谷老人正漫步山溪間,忽見一少年站立山崖,似欲跳崖狀,幽谷老人拍掌大笑。

少年莫名其妙回頭問道:「我痛苦已極,你撫掌大笑。請問,什麼事惹你如此高興?」

幽谷老人:「我在此山已經二十年了,不曾見過鬼,今天總算見到鬼了,所以撫掌大笑。」 

「鬼?你說誰是鬼?」少年問。

「你呀!你不正是個膽小鬼嗎?」幽谷老人說。

「我是膽小鬼?」少年憤然,「為了我的所愛,我敢於捨棄世間所有一切,包括我的生命,怎麼能說我是膽小鬼呢?」

「是呀!你在人生難題面前,選擇的是放棄人生,卻不敢以應有的態度,面對人生。世界之上,唯死容易,雙眼一閉,一了百了。而活着—尤其是有意義地生活着最難。你棄難而擇易,不是膽小鬼又是什麼呢?」

少年說:「可是活着,我太煩惱。」

幽谷老人說:「隨緣自適,煩惱即去。」

「何為緣?」

「世間萬事萬物有相遇、相隨、相樂的可能性。有可能即有緣,無可能即無緣。」

「何為隨緣?」

「有緣即住無緣去,一任清風送白雲。」

「你是說無欲無求、超塵脫世?」

「人生啟能無求?求而得之,我之所喜;求而不得,我亦無憂─苦樂隨緣,得失隨緣而已。以『入世』的態度去耕耘,以『出世』的態度去收穫,哪裡還有煩惱可言?」

「您是說,全力付出,不求回報?」

種樹時盡心儘力,施肥澆水,毫不懈怠。至少收穫果實多少,則是緣了。(圖來源:Pixabay)

「正是。正如種樹時盡心儘力,施肥澆水,毫不懈怠。至於收穫果實多少,則是緣了。」

「唉!隨緣的境界,雖然美妙無比,可是做到卻難呀。」少年感嘆道。

幽谷老人笑道:「所以,還是做膽小鬼最易呀。」少年呢,滿面羞慚,尋路而去。 

轉自~新三才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