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一位患血癌的囚犯被送來我們醫院,醫院發現他需要作骨髓移植。雖然他是罪犯,基於人道主義,仍然必須讓他接受治療。於是我們去國家骨髓庫裡配對,結果居然配對到了。

因為他是罪刑重大的刑事犯,我們心裏也不是很想救他,所以讓捐贈者知道病患的身份時,我們告訴他:「你可以說『不』!如果說不,這件事就算了。」

非常令人驚訝的是這位捐贈者說:「我願意!哪怕是即將槍決的死刑犯,只要他還活著的一天,只要用得到我,我還是願意。」

一個平凡的人竟有這麼大的胸懷,我們只好為他做骨髓移植。移植後他的反應極為良好,當他知道捐贈者清楚他是犯人,仍然慷慨地捐贈骨髓時,他非常感動,於是開始悔悟。他在監獄裡奮發圖強,後來考上護士學校,從護士學校畢業後,他申請來我們醫院當骨髓移植的男護士。現在他在醫院已經相當多年,主要的工作是向所有病患解釋什麼是骨髓移植。由於他親身經歷過骨髓移植,現身說法比一般醫護人員說明的效果還好。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善心的流轉竟有這麼大的力量 ── 一個人捐贈了骨髓,不但救了一個生命,還救了一個人的心靈,棄惡從善;世界上少了一個罪犯,多了一分安定的力量。

這又讓我想起在耶魯大學時,有一天在等電梯,旁邊站著一位穿紅衣服英俊高大的男性黑人,我問他:「你要到哪一樓?」

他說要到九樓,我說那是小兒科,他說:「對啊!我要到小兒加護病房當義工。」

他說:「我生下來時情況非常危險,在你們醫院住了五個月才出院,我現在長大了,就回來當義工。」

我聽了感受很深。耶魯大學附近的黑人區,常常被人們視為治安不良的區域。他告訴我,當時醫生們都說他是「浪費百萬」的孩子,要插管花幾百萬元,急救一個將來可能會吸毒犯罪的人,有什麼用?

不要救吧!這是很多醫生心中的想法。可是我們醫院願意提供這樣的服務,如今,他有感於當年人家救他,所以今天他要回報社會。

重要的不是善念的大小,而是善念在宇宙中流轉不息(圖片來源:Pixabay)

所以很多事情,不是用金錢能衡量的,如果用金錢來衡量,這世間就沒有幾件事情是值得做的了

這位年輕人回到我們醫院當義工,不論他能付出多少心力,但光憑他這份心意,就不知道到能感動多少人!因此重要的不是善念的大小,而是善念在世間流轉不息。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