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和祖母結婚己逾半個世紀,多少年來,他們彼此之間毫不厭倦地玩著一個特別的遊戲:在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寫下「Shmily」這個詞,然後等著對方來發現。

他們輪番在屋前房後留下了Shmily」,一被對方發現,就開始新的一輪。他們用手指在糖罐或麵包盒裡寫下Shmily」,等著準備下一餐時讓對方發現;他們在覆著霜花的玻璃上寫下Shmily」;一次又一次的熱水澡後,總可以看見霧氣蒙罩的鏡子上留下的Shmily」。

有時,祖母甚至會重卷一整卷衛生紙,只為了在最後一片紙上寫下Shmily」。家中沒有Shmily」不可能出現的地方。倉促間塗寫的Shmily」會出現在汽車坐塾上,或是一張貼在方向盤軸心的小紙條上。這一類的字條還會被塞進鞋子裡或是壓在枕頭下。

Shmily」會被書寫在壁爐檯面所堆積的薄塵上,或是勾畫在爐內的灰底上。這個神秘的詞彙,就像祖父母的傢具一樣,成了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基於一種誠摯的愛和獻身精神,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體會到的。(圖片來源:Pixabay)

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理解祖父母這個遊戲的意義。年輕時我不懂得愛,那種純潔且歷久彌堅的愛。然而,我從未懷疑過祖父母之間的感情。他們深愛著彼此。他們的小遊戲已遠非調情消遣,那是一種生活方式。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基於一種誠摯的愛和獻身精神,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體會到的。

祖父和祖母一有機會就會握著彼此的手。他們在小廚房裡錯身而過時輕輕接吻;他們都知道對方想說什麼;他們一起玩拼字和字謎遊戲。祖母常忘情地告訴我祖父有多麼可愛迷人,依然還是那麼帥氣。她驕傲地宣稱自己的確懂得如何選擇」。每次用餐前他們都會垂首祈禱,感謝他們擁有的諸多幸福:一個幸福的家庭、生活順利,和擁有彼此。

可是,一片烏雲遮蔽了祖父母的家:祖母的癌症惡化了。

第一次發現是在10年前。跟以往一樣,祖父總是跟祖母肩並肩地走過人生艱難之旅的每一步。為了安慰祖母,祖父將他們的卧室漆成了黃色,這樣在祖母病重不能外出時,依然可以感受到周圍的陽光。

起初,在祖父堅實的手臂和拐杖的幫助下,他們每天清晨還能一起去教堂散步和默禱。但隨著祖母日見衰弱,終於,祖父只能獨自去教堂了,祈求上帝看顧他的妻子。然而那一天,我們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祖母離開了。

Shmily」被寫在祖母葬禮花束的黃色緞帶上。當人群散去後,叔伯、姑姑和其他的家庭成員又走上前來最後一次聚在祖母身旁,祖父步向祖母的靈柩,用顫抖的聲音輕輕地唱起「你知道我有多愛你……」透過悲傷的淚,這歌聲低沉輕柔地飄進耳中……我終於明白了他們特殊小遊戲的意義S-h-m-i-l-y」:see how much I love you(你知道我有多麼愛你)」。

因悲傷而顫慄著,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刻,這個令人震撼的發現。謝謝你們,祖父祖母,教我懂得什麼是愛。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