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回老家時,表弟說了一個故事給我聽。

他在一座城市當工人,生活很艱苦。每天跟磚塊、水泥、鋼筋這些東西打交道,非常勞累。體力上還能支撐,但飲食實在是很差。每天三餐都是饅頭,而且還硬邦邦的;菜是燙青菜,一點調味都沒有。在工地的旁邊,也不知道是誰家種了蔥,綠綠的,嫩嫩的,每次吃飯的時候,他們就會去拔一些,回來配著饅頭吃。

他說,剛開始拔的時候,就像做賊一樣,生怕一個穿著體面的人會突然出現在眼前,奚落一頓還是小事,最慘的可能要挨罵甚至是挨揍。然而,每次吃飯的時候,他們又常常忍不住誘惑,因為有這幾根蔥,飯就香甜了許多。

終於,有一天中午他們再去拔蔥的時候,被人發現了。那是一個騎著三輪車的拾荒老太太,她當時愣在那裡,表情呆滯地盯著表弟他們看了半天。表弟一看是她,不慌不忙地從田地走出來。因為這個老太太,經常來工地撿破爛,舊的鐵絲、破紙盒。

表弟說:「也不知是誰家種的蔥,配饅頭吃,挺好的。」老太太哦了一聲,點了點頭,說:「是啊,是啊……」

眼看著蔥一天天的減少。然而,某一天中午他們再去拔蔥的時候,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新種了一些,土還很蓬鬆。表弟他們對這個變化惶恐不安,因為不知道這家主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有人說,該不會是在「釣魚」吧?

大家覺得有道理。但是,過了幾天,表弟他們就更加肆無忌憚了。因為這個工地上,除了那位老太太,實在沒有其他人會來。

有一天下雨,工地停工。表弟和其他的工友到四周轉悠。他在工地東北邊發現了一個棚子,而棚子裡住著的,竟然就是那個拾荒的老太太。她正坐在門口看雨,裡面還有一個小孩在玩耍。表弟進去小坐了一會兒,才知道他們一家人從河南來,來這裡已經四、五年了。兒子和媳婦一早就出去拾荒了,還沒有回來。留下她,在棚子裡照顧小孫子。老太太問了表弟的近況,聽完之後,拍著表弟的肩膀說:「這麼小就出來了,多不容易啊,多不容易啊。」

老太太眼中淚汪汪的,表弟低下了頭,感受到了一種母愛的溫暖。

蹊蹺的是,每次蔥快拔完的時候,總會有新的蔥種上。一整個夏天,因為有這些蔥,表弟和其他工人才能忍受糟糕的伙食。直到表弟他們搬到另一個工地工作的時候,還有幾壟蔥旺盛地生長著。大家都說,這幾壟蔥估計能長大了。大家雖然彼此心照不宣,卻倒也真希望這些蔥能長起來。

初秋剛過,一個偶然的機會,表弟和幾個工友回到原來的工地拉施工的機器。回程的時候,他漫不經心地往那塊蔥地瞄了一眼,草叢深處,有一個人影頭髮蓬亂,正蹲在那裡收穫著所剩不多的蔥。雖然只是背影,表弟還是覺得有些熟悉,當他看到旁邊更為熟悉的三輪車的時候,那一刻,表弟明白了。

原來,一直是她,一個拚盡全力活著的拾荒老太太,在那個夏天,躲在生活的背後,一株一株地種下蔥苗,默默地照顧著他們,讓他們少吃了許多的苦。

一個撿破爛的老太太,有著這樣一顆熱乎乎的心(圖片來源:Pixabay)

表弟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睛有些潤濕了。他說,那個清冷的雨天,她拍我肩膀的溫暖至今還在。只是,我沒想到,在那樣的一個城市,一個撿破爛的老太太,會有著這樣一顆熱乎乎的心。

我終於知道了表弟一定要把這個故事告訴我的緣由。

是的,一個生命,把自己的愛默默地奉獻出來,毫不吝惜地給予他人,這樣一顆美麗的心靈,對於愛的承受者來說,是刻骨銘心的。所以,當你被一個人感受到,並被牢牢記住,你要清楚,那不是因為你的貌美,不是因為你氣質迷人,不是因為你的地位高高在上,也不是因為你所做的事情轟轟烈烈,只是因為你竭盡所能地為他付出了愛。

哪怕是再細微、再渺小的一點愛,也許薄如輕煙,也許細若遊絲,但對於一個需要愛,並懂得感知愛的人來說,你等於是給了他心靈的全部。

 

文章來源:《中國青年》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