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學時,我找了一份兼職,在鎮上的一家小店面賣咖啡和麵包。而那裡剛好是街區內幾條公車路線的停靠點。所以,經常光顧店面的人理所當然地大多都是乘客。

平時,我總是將紙杯子裡倒滿咖啡,然後就耐心地等待有人一邊指著玻璃,一邊點餐:「不,不是,是第二排後面的那個。」

每天下午4點鐘左右都會有一群孩子放學路過這裡,衝進來,要這要那的。當然,他們有時並不是要買東西,僅僅是想找個乾淨暖和的地方等車,對此,我並不介意。

時間一長,我就和孩子們建立了友誼。年長一點的女孩子們會和我談論她們的男朋友,而小一點的孩子則會說一些校園裡的軼事或者展示一下他們在課堂上畫的畫。

但男孩子們似乎總是有所保留,往往不太願意與人分享秘密,不過,他們依舊會到店裡等車。有時,他們的票不小心弄丟了,我也會替他們買一張。到了冬天下起了雪,我和孩子們都會十分焦急地等待誤點的公車。

他們還會打電話給父母報平安。即使過了關店的時間,我也會鎖上門,和他們靜靜地呆在暖烘烘的店裡等車。我喜歡和孩子們呆在一起,但從未想過自己會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什麼重要的角色–一直到了那個周日下午。

那一天,一位表情嚴肅的男子走進了店裡詢問:「您是不是每個工作日4點鐘在這裡當班的店員?」

我有點詫異:「我就是,您有什麼事呢?」

他介紹自己是我那群小朋友中兩個最可愛孩子的父親。他誠懇地說道:「我今天專程到這裡,就是為了向您表示感謝,為了您對我的孩子們所做的一切。他們每天都要轉兩次車才能到家,所以我一直很擔心。不過,慶幸的是,他們能在您這裡等車,因為您照顧了他們。」

我被深深地打動了,我告訴他這沒什麼,我很喜歡這兩個孩子。 「不,你不明白。當他們與『甜餅夫人』在一起的時候,我知道他們是安全的。這很重要。真的分常感謝您。」

這麼說來,我就是甜餅夫人了?!我不僅僅得到了一個稱謂,更重要的是成了一種標誌!

當你知道了孩子們在外的經歷時,就會有種奇怪的感覺。你會慶幸他們遇到了好人。(圖片來源:Pixabay)

現在,我已經大學畢業,為人妻為人母。我想起當我的孩子們外出闖蕩世界時,那些曾經照顧過他們的人。其中許多人我也沒有聽說過,而另一些人即使是知道也非常偶然。當你知道了孩子們在外的經歷時,就會有種奇怪的感覺。你會慶幸他們遇到了好人。

無論他們是溜冰跌倒,還是遇到交通事故,總會有人打來電話。有時,我會焦急地詢問:「我在找我的雙胞胎孩子,她們……她們長得很像……,她們說去了您那兒。」

「是的,她們在這裡,是來看姐姐的。需要我為她們帶個話嗎?」

有時,末班公車司機將女兒送到站後,並未立即離開,而是陪她等著我的到來。「因為晚上這個站有點偏僻,丟下孩子一個人不安全。」

我還知道,暴雨中,好心的警察會把孩子們送回家,因為他們知道我在工作。第二天清晨,熱心的鄰居就會打來電話:「昨晚我看見你家門前停著一輛警車,出了什麼事?」

噢,那不是警車,那是警察叔叔對孩子的一片關愛。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