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劇作家的理想,改變北海道富良野的文化產業。「人類明明能靠大自然恩賜的利息過日子,偏偏卻加以破壞動用大自然的本金」,一語道破日本劇作家倉本聰愛護環境的人生主張。

要介紹倉本聰不能不談及由其編劇的日劇「來自北國」(台灣譯為從北國來),這部由日本富士電視台製作的電視劇,以北海道富良野市為舞台,透過溫情慈愛筆觸描寫家庭親情之愛、人性之愛,主要演員和製作團隊歷經21年系列拍攝。

此劇在1980年代是日本家喻戶曉的電視劇,在台灣也曾多次在有線電視頻道播出。「來自北國」與倉本聰撰寫另兩部電視劇「溫柔時光」和「風之花園」,因故事背景地點相同,因而被稱為「富良野三部曲」。

由於該劇的成功,倉本聰從觀眾的來信中,知道不少人也懷念劇中質樸簡約的生活,年輕人想成為演員、想學寫劇本。因此他在1983年籌設「富良野塾」,開啟與年輕人一起靠自己的雙手建宿舍和教室的辦學生活。

本身已移居富良野的倉本聰,創辦的富良野塾以自給自足方式蓋教室教表演,有時會到戶外上課,學生們則幫忙農場務農打零工賺錢。

他的中文版新書「先跳了再說:我的履歷書」中述及富良野塾草創時,因節省開銷只買豬吃的紅米遭農會公文通知「紅米是豬專用的飼料,人類不可食用」等鮮為人知的小故事。

日本劇作家倉本聰自傳新書「先跳了再說-我的履歷書」27日在台上市,這是他的唯一中文版傳記。圖為倉本聰「先跳了再說-我的履歷書」日本版書封。(大塊文化提供)

在富良野塾辦學期間,他將心中的感動寫成了不少動人的舞台劇,26個年頭過去,「年輕人的氣質有了改變,上課漸漸都不提問,甚至有學員連我寫的電視劇、我的書,連看都沒看過就到課堂來了」,讓他不知如何與年輕人相處。之後富良野塾於2010年閉幕,總計畢業近400人,其中成為編劇或演員的占1/3。

2006年時,倉本聰還成立NPO法人「富良野自然塾」(目前仍在營運中),當時已經71歲的他,租下一座高爾夫球場,種植5萬棵樹造林,將其改造成環境教育場域。他在書中寫道,「造林需要50年,等到森林恢復成原貌,想必我已不在人世,但很高興植物、動物、鳥類的生命循環得以復甦」。

倉本聰在書中強調,文化、環境與經濟是直接相關,「真正的文明社會,是由經濟、環境、文化3根柱子三足鼎立,相互支撐社會的四平八穩」。他認為,至少總該有個人試著以小而美的3根支柱,將這個富良野小鎮穩穩支撐起來,「我想,這就是我居住在富良野的重大使命」。

目前已高齡83歲的倉本聰,為了撫慰東日本大地震與核電廠事故災民,仍持續投入創作相關舞台劇,尤其是2015年的舞台劇作「Nocturne-夜曲」,描寫原能員工的悲哀,一方面因海嘯失去愛女的受災戶,同時又得負起事故責任的故事。

長年來,倉本聰憑著傑出的劇作加上為富良野所做的一切,已是日本近代傳奇性的國寶級大師。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