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三天,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帶著舞者在台東池上稻田間舞出經典「松煙」,也讓攝影師劉振祥所拍下的雲門在「池上穀倉藝術館」展出,這背後推手就是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理事長梁正賢。

林懷民與雲門今天下午結束了在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的三場「松煙」演出,除了第一天的鄉親場專為在地居民開放,連著兩天的售票演出,替池上吸引近5千位觀眾。

池上的閒適氛圍、涼爽的天候,讓林懷民的內心天天開暢,他說自己變得「人來瘋」,比之平日在台北,他的說話速率快了,話更多了,他逢人就說雲門舞者最愛的舞台是池上,也不斷強調,5年前的首度造訪與這一次的再見,這個地方一直帶給他很多感動。

在前日的演出記者會上,林懷民一到場就猛拍身旁一位身形粗壯的男子的背,他指著那位男子說,池上能給人感動,事主正是他。他是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理事長梁正賢,也是在地建興碾米廠的負責人。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帶著舞者28日結束了在台東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的三場「松煙」演出,活動為擔任志工的池上國中學生建立自信心與認同感。(圖片來源:中央社)

林懷民說,池上有後來的冠軍米品牌,最初聚集農民力量、大力推動產地標章的人就是梁正賢;10年前,當台灣好基金會進駐池上,將藝術文化帶進農村,給了最大支援的也是梁正賢。

甚至,後來的冠軍米盈餘,梁正賢除了分配給農民,更將其轉為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的經費與當地孩子的學費、生活費,要他們上學讀書沒有後顧之憂。不久前,甚至還捐出家裡的60年老穀倉,又投入千萬打造成「池上穀倉藝術館」,目前以象徵性的一元簽約金委由台灣好經營。

很多人問梁正賢,做這麼多,圖的是什麼?有賺頭嗎?梁正賢笑得坦蕩,他說:「當你把視野高度拉到整個池上,什麼都是賺。」

梁正賢說,自己18年前到日本東北MOA大仁農場參訪,看到他們的農產品有產地標章的認證,社區裡有美術館的設立與濃厚藝文氛圍,然後不斷有觀光客造訪、有人參訪,他就想:「池上也應該這麼做。」

雲門舞集28日下午甫結束在台東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的三場「松煙」演出,這背後的重要推手就是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理事長梁正賢。(圖片來源:中央社)

於是,池上米在後來有了正名標章,是全台的冠軍米代表,也是有機、友善環境的先驅。當台灣好進駐池上後,梁正賢也是傾力相助,造就一年一度秋收稻穗藝術節,最後甚至成立池上鄉文化藝術協會,逐年接手承辦藝術節的相關工作,更進一步成立「池上穀倉藝術館」,去年年底正式啟用。

梁正賢說,從秋收稻穗藝術節到穀倉藝術館,自己想的不僅是讓池上被台灣看見,「更是讓池上被全世界看見。」這些年,當鋼琴家陳冠宇在池上田間演奏的照片登上「時代雜誌」網站當周最美影像,當雲門舞集在田間起舞「稻禾」的畫面登上「紐約時報」時,讓池上被世界看見的目標已然達成。不過,讓梁正賢最意外的,卻是雲門帶給池上的「後座力」。

雲門長年從事戶外公演,對於志工培訓自有一套模式,為了這兩次在池上秋收的演出,這套培訓方法也帶入池上,成了梁正賢訓練志工的典範,而這樣的志工模式,對於池上國中的學生,意外成為自信心的來源。

梁正賢說,國中的孩子總是叛逆,不好管教,自己與在地居民不斷尋求方法想要鼓勵孩子,雖然長年設立獎學金,但成效幾乎是零。

「5年前,林老師跟雲門來了,他們讓孩子參與了藝術節,組織他們排椅子、指引動線、撕票、顧流動廁所,然後林老師不斷讚揚他們,所有來的觀眾也給他們鼓勵的笑容跟掌聲,他們竟然因此改變了,開始對池上有認同,對自己有信心,也喜歡自己在做的事,因為他們有了舞台,有自信了。」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