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樂年老時,曾舉薦九方皋代替自己相馬。奇怪的是九方皋相馬竟然連顏色和公母也分不清,但伯樂卻自嘆不如。

秦穆公對伯樂說:「你的年紀大了,你們家族中有會相馬的人嗎?」

伯樂回答說:「良馬可以從形狀、容貌、筋骨看出來;至於天下之馬,好像滅絕了,好像隱沒了,好像消亡了,好像丟失了,像這樣的馬,跑起來沒有塵土,沒有車轍。我的兒子都是下等人才,可以教他們如何相良馬,卻不可以教他們如何相天下之馬。我有一個一道挑擔予賣柴草的夥伴,叫九方皋,這個人對於相馬在我之上,請您接見他。」

穆公接見了他,派他巡行求馬,三個月以後回來報告說:「已經找到了,在沙丘那兒。」

穆公問:「什麼樣的馬?」

九方皋回答道:「母馬,黃色的。」

穆公派人去取這匹馬,結果卻發現是一匹公馬,純黑色的,穆公知道了之後很不高興,召見伯樂並對他說:「你派去找馬的人也太差了,連顏色、公母都分不清楚,又怎麼能知道馬的好壞呢?」

見到了他所要見的,沒有見到他所不要見的;看到了他所要看的,遺棄了他所不要看的(圖片來源:Pixabay)

伯樂長嘆了一口氣說:「竟然到了這種程度嗎?這就是他優於我無數倍的原因啊!九方皋所觀察的,是馬的天機,只看馬的精華而不看馬的粗相,進入了馬的內核而遺忘了馬的外表;見到了他所要見的,無視他所不要見的;看到了他所要看的,遺棄了他所不要看的。像九方皋這樣看相的人,則有比相馬更寶貴的東西。」

等那匹馬到了之後一看,果然是一匹天下少有的好馬。

相馬、看人、看事其實都是一樣的道理,內涵才是最重要的。九方皋看問題不看表面,只重本質,這是他的高明之處。可惜能夠做到這樣看問題的人太少了。

 

文章來源:《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唐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