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河北省固安縣牛駝鎮林城鋪村,是本村魏漢臣的親身經歷。

魏漢臣年輕時娶了一位賢惠的媳婦。婆婆按照當地的風俗,給兒媳婦戴上一副鑲金的鐲子,這是當時最豐厚的見面禮。媳婦非常喜歡,經常戴在手腕上。婚後一家非常美滿。

一天,媳婦在給牲口炒料,手腕上的鐲子總是磕撞鍋沿,媳婦生怕把喜愛的鐲子碰壞,就把鐲子捋下,來放在天地爺台上了。

這時,鄰居惠氏來家裏串門,媳婦忙著翻鍋炒料,惠氏聊聊閒天,說笑一陣就走了。媳婦把料炒完,洗了手,去天地爺台上取鐲子,鐲子不見了。

魏漢臣媳婦找遍了周圍的物品,一遍又一遍的找,就是沒有鐲子的蹤影,媳婦心疼的哭了。

魏漢臣回家看到媳婦在哭,問了究竟,安慰媳婦說:「以後再給你買一副新的吧。」事情到此就告一段落,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相安無事。

幾年以後,鄰居惠氏死了。

1979年,生產隊解體的前一天,魏漢臣正在生產隊隊部餵牲口,這天下午,突然在村裏跑來了一匹小馬,看樣子斷奶時間不長。

人們看到後都爭相捕捉,幾乎出動了全村的人,圍追了一下午,結果誰都沒有逮住小馬。疲倦的回家休息去了。

說也奇怪,傍晚的時候,小馬不慌不忙的自己走進了飼養棚,這時魏漢臣正在給牲口拌草料,看到人們捕捉的小馬進了屋,就順手在小馬的屁股上用手一拍,小馬不慌不忙的就進了牲口棚裏邊。

從其他牲口身後繞到槽口上,魏漢臣隨手拿起一根韁繩,小馬一動不動,非常溫順的讓魏漢臣拴在槽口上。天大黑了,魏漢臣帶小馬回家了。

生產隊解體後,大約20多天,魏漢臣把小馬牽到集市上賣掉了。

賣掉小馬的第二天,魏漢臣睡覺時做了一個夢,夢中惠氏來找他,向他訴說了偷鐲子的經過,並說前世我欠了你的債,今世我做馬償還給你了,咱們的債算是清了

醒後,魏漢臣一算賣小馬的錢,正好夠買一副鑲金鐲子的錢。

人這一世做了壞事,下一世做牛做馬都要償還(圖來源:Pixabay)

魏漢臣對這件事久久沒有忘記,經常逢人就講。人這一世做了壞事,下一世做牛做馬都要償還,這一世做了好事,下一世要得福報的。這樣的事情是很多很多的。

──轉自《明慧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