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呂洞賓化作一位遊方道人,身背屠龍寶劍,腰懸金丹葫蘆,手執玉柄拂塵,來到黃河南岸,正遇到從汴京來的曹國舅,他要到終南山去求仙學道,因此來搭船過河。

艄公靠擺渡養活家口,要先給錢,才能上船。曹國舅一摸身上,分文沒有,就掏出了皇帝姐夫的御賜金牌,上刻:「國舅到處,如朕親行」八個大字。

船上和岸上的人們看見,慌忙跪倒三呼「萬歲」!但是旁邊一個遊方道人,不僅不跪,反而挺胸瞪眼,用玉柄拂塵指著曹國舅的鼻尖說:「你既想求仙學道,為何要亮出御賜金牌,仗勢壓人呢?」

曹國舅細看面前這位道長,長鬚當胸,仙風道骨,不覺「撲通」跪倒在地,口稱「弟子不敢!不敢!」隨聲,便把金牌扔到了河中。

呂洞賓揮動拂塵,就地一掃,曹國舅趕緊閉眼,頓覺兩腋生風,再睜眼一看,已經飛渡黃河北岸。他回頭遠望,那條木船還在原地呢。

呂洞賓說:「我就是從終南山來的呂純陽,與你有仙緣,特來指點於你!」

曹國舅遇見了真仙,好不喜歡,就叩頭懇求說:「弟子看破紅塵,撇下皇家厚祿,扔掉御賜金牌,庶可表明心跡。就請上仙帶弟子上終南山修行學道!」

呂洞賓哈哈一笑,說:「談何容易!終南山乃洞天福地,你是凡夫俗子,塵緣未淨,如何去得?」

說畢,拂塵一揮,早巳蹤影皆無。

曹國舅發誓說:「弟子曹友,一心求仙學道,縱受千磨百難,粉身碎骨,誓無反悔!」(圖來源:Pixabay)

曹國舅恨自己痴呆,剛才如果抓住仙師的衣袖,豈不同時飛升,既然他來指點,就是結下仙緣。

他望空禮拜,發誓說:「弟子曹友,一心求仙學道,縱受千磨百難,粉身碎骨,誓無反悔!」說完,便繼續向終南山前進。

你想,這位國舅爺在府中錦衣玉食、珠圍翠繞,何等的享受。出府來不是坐轎就是騎馬,靴底比普通百姓的氈帽都乾淨十倍。

他走了幾天,腳板下起的燎泡像葡萄串子,邁一步得、咬一下牙關;再說身無分文,宿店、吃食也成問題。他只好把錦袍、玉帶賣了當盤纏,朝靴換了雙八搭麻鞋,圖個腳輕。

這一天,國舅爺走到了秦中富水縣地面,錢已花完了,也沒有什麼東西可賣的了,腹中飢餓,神倦腿軟,就靠在一家店鋪的檐牆邊,打起盹來。

忽然覺得有人搖他的肩膀,迷迷糊糊地半睜眼一看,原來是位宮中太監。

太監嚷道:「國舅爺,您讓我們找得好苦呀!自您離京後,娘娘想您,茶飯大減,玉體欠安。我們奉了御旨,來接您回京。」

說畢,朝後一擺手:「快來呀,國舅爺在這裡!」只見一頂黃緞大轎,已抬到了他的面前,他被那位太監拉起,連攙帶推地到了轎口。

這時,國舅忽然清醒起來,想起了「粉身碎骨,永無後悔」的誓言,立即使了股狠勁,掙脫了太監的糾纏。

他再定睛仔細一看,哪裡還有太監和大轎的影子,只見半空中飄下一張黃色揭帖,上寫:

文火攻來武火煉,
不經九轉不成丹。
未曾磨得塵緣淨,
難上終南第一山!

他看罷後,心裡明白剛才是仙師使用神法,在考驗自己,幸虧朦朧中還能清醒,如果一腳踏進大轎,豈不前功盡棄?

趕快把那帖揣在懷中,說來也奇怪,他頓覺眼睛明亮,口中生津,不饑不渴,精神抖擻起來。他一邁步好像風吹著走,一天能趕出往日的三天路程。

這天,曹國舅來到了丹鳳縣城外,只見有一條清流。詢問路旁老丈,老丈告訴他,這叫丹江,順此而上便可望見終南山了。

他好不喜歡,便沿岸而行。忽見上游漂下一人,抱著一根木樁,高喊「救命啊」!聲音聽得真切,他不管自己的水性如何,也顧不得脫衣裳,「撲通」就跳到江中要去救人。

幸虧一個浪頭打來,把那人推近岸邊。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那個落水的人救上岸來。落水者是個市井少年,曹國舅問他為什麼會跌落水中?

少年未開口,先流兩行熱淚,他說:「家父是個大古董商,常年在外奔波。日前託人送回一個口信:他因買了一條玉帶,被關吏查獲,說是皇家之物,如何能落到他的手中?想必是盜竊來的,現在被押在富水縣牢裡。我辭別家母前去探望父親。因心急火燎,跨上橫江大橋,一失腳跌落水中,幸好抱住上游漂來的一根木樁⋯⋯」說畢又哽咽不止。

曹國舅聽了,大吃一驚,想不到自己賣了條玉帶,會牽連無辜,便對少年說:「那條玉帶正是我賣給令尊的。我和你一同前往縣衙申辯,讓他老人家早日出獄。」

這少年倒很通事理,他說:「恩人,那不是要耽誤您的大事了嗎?」「無妨,無妨!我乃閒散之人,無重大事,搭救你父要緊。」

「恩人如此厚恩,無以為報……」少年從懷中掏出一副羊脂玉板,雙手捧上說:「願恩人收下此物!」「令尊被我的玉帶牽累,理當去辯冤,何敢圖報,此物萬萬不敢接受也!」

忽然,那少年把手中玉板往地上一摜,竟成了兩隻仙鶴,刷刷刷搧動著雙翅。曹國舅驚異之餘,定神一看,面前哪裡還有被救起的落水少年?分明是純陽祖師,手執拂塵在微笑。

隨後他倆跨上鶴背,飛上終南山。那副玉板就成了曹國舅手中的寶物,曹國舅終於修道成仙。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Nicole)

标签: 分類: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