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因失敗遭受挫折而心灰意冷的青年找到我,他滿懷沮喪地告訴我,他已經厭倦了人生,就要告別這個世界了。我沒有表現出驚訝,也沒有譴責,而是心平氣和地問他,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嗎?

他說:「沒有了,我的親人和朋友都瞧不起我,我的周圍充滿了蔑視的目光,我甚至覺得連街道旁的樹都在對我橫眉豎目。」

他就坐在我的書房裡。此刻這個世界彷彿就只有我們兩個人。窗外那片茂盛的白楊樹正在微風中沙沙作響。我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他也隨著我的目光望著外面的風景。

很久以後,我問他:「你覺得這片樹林看起來猙獰可惡嗎?你感覺這樹葉的聲響充滿了敵意嗎?」

他很疑惑地望著我,不理解我的意思,我接著拿出一篇我剛剛寫完的散文《窗外的風景》給他看。這篇散文寫的正是我書房窗外這一片樹林的景色。

我問他:「你難道沒有同感嗎?」他似乎若有所悟。

他說:「同樣的一片樹林,為什麼在你的筆下變得這麼美麗,而我卻感到它們與其他的樹林沒有什麼兩樣呢?」

我說:「這正是世界的真諦。你今天在我這裡看到的是我把這片樹林寫成的一篇散文,我建議你明天到我的隔壁去拜訪那位畫家,在他那裡你會發現他把這一片樹林畫成了一幅很美的國畫。」

這個年輕人似乎明白了什麼,他的表情已經由剛來時的沉重變得輕鬆明朗了起來。這時,有一種刷刷的聲音從樓下傳上來。我知道那是清潔工清掃路面的聲音。

我說:「這個清潔工每一天都會清掃這片樹林,你知道在他眼中的這片樹林是什麼樣子嗎?他看到的是每天哪棵樹上落下了幾片樹葉,哪棵樹將要枯萎,哪裡需要栽一棵樹。」

年輕人恍然大悟。他說:「我白了,這個樹林是不變的,他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一切都是因為不同的眼光。」

這個樹林是不變的,他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一切都是因為不同的眼光(圖片來源:Pixabay)

年輕人的精神完全放鬆下來。我告訴他,實際上,你的親朋好友還是你的親朋好友,他們甚至還不知道你的遭遇,一切都是為因為自己以為他們會怎樣看。路旁的樹就更沒有罪過了,它們還是跟以前一樣生長在那裡。而空氣,你現在還覺得令人窒息嗎?

年輕人如釋重負地走了,我相信他重新找回了生命的船槳。

我們的世界本來沒有那麼複雜,只是我們把它看得複雜了。你的對手也許本來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你的心理作用。我們的處境本來並沒有什麼值得憂慮的,結果我們自己卻把自己給嚇壞了。

 

文章來源:網路文章

(責任編輯:唐樂)